商界大佬也风雅

互联网,创业,新媒体,运营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吴不知,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袁宏道这句话如天上星辰,流散在民间精炼出六个字:人无癖不可交。但凡是个角色,就得有个爱好。慈禧老太婆大字不识一箩筐,就爱看戏,从中琢磨透了帝王之术。

做自己爱好的事儿是赏心乐事,做者无心,看者有意,一个人的爱好最能反映他的内心世界。

众所周知马云喜欢金庸,加上从小打太极,身上总有些许侠骨柔情。要是从小练好童子功,多扎扎马步,打打沙包,小时候的马老师也不至于被人胖揍一顿,缝了 13 针。

不过很显然,对武侠的喜爱塑造了马云豪放、洒脱、快意恩仇的性格。按图索骥从爱好入手,或许能更深入地理解那些成功的大佬们。

01

童年爱好与找补

“有的投资人稍微挣点钱就到处嘚瑟,嘚瑟来嘚瑟去,最后把行业嘚瑟没了。”

周鸿祎从来给人一种怼天怼地的感觉,从二马(马云、马化腾)到贾跃亭,几乎科技圈大佬每一个都曾挨过他的嘴炮,“周大炮”的绰号也不胫而走。不管江湖怎么叫,用他自传的书名概括最为妥当:颠覆者。

把时光倒转四十多年,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同那个时代所有普通人一样,打弹弓、做小车、叠纸飞机。不过这个瘦小男孩不一样,他所有的玩具全部是自己亲手做的,所以玩儿得特别带劲儿。四十年以后,这个心灵手巧的小男孩开了家公司,叫奇虎360。

长大之后,教主依旧喜欢亲自动手,改造无线电、双卡收音机。这番经历让他有极强自主性,同时也让教主行事带有浓郁的个人色彩。

从小独立的人到成年后往往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周鸿祎的这段青少年时光成就了 360 日后的江湖地位。在九年之前,怒怼腾讯模仿他人,那时的周鸿祎的确问心无愧。

周鸿祎

与周鸿祎类似,丁磊小时候动手能力也非常强。但丁磊不喜欢跟他人接触,这一点与教主大不相同。丁磊成年之后与马化腾一样,非常内向。

不过,内向并不等于不谙世事,乌镇、东兴饭局便是传统饭局文化在科技圈的复刻。

丁磊出身在一个浙江知识分子家庭,看起来像个乖乖男。但大学毕业后,丁磊与周鸿祎一样,从小形成的独立性让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有了后来电信局冷对挽留的领导,辞别父母远赴他乡创业。

旅美学者孙隆基在解析中国人成长心理时,借用了弗洛伊德的“力比多”理论:口欲期、肛门期以及生殖期。作为人格成长的最后一个阶段,生殖期的典型心理特征就是形成独立人格,在行为上则表现得有主见、有目的。

华夏历史悠久,但也形成厚厚的观念之墙,唯独立之人才能从墙上戳出一个看外面的洞,突破成规。

丁磊与周鸿祎的成长环境相对宽松,不用等功成名就之后再来找补。出生贫寒的刘强东却不一样,在一次采访中,他用十分有力、肯定的语气回忆自己的考学经历。童年压抑的兴趣爱好,总想在成年之后找回,这在心理学有个专有名词:补偿心理。

“任何同学跟我说话我永远听不到”,东哥再执拗,也无法掩盖因家贫所失去的美好青春。小时候没机会野,那么长大有了条件,偶尔就得超越规矩,彻底野一下,简称“越野”。

2008 年,在商场上杀出重围的刘强东,在一众哥们儿撺掇下买了一辆悍马。一般人在沙漠中体会的是越野的快感,东哥却品出了人生百态。

“沙漠的风景有一种凄凉的美……但 10 个小时过后,就会觉得枯燥无味,这时必须说服自己要坚持下去,一定不能放弃。”刘强东谈穿越沙漠的感受,颇有弦外之音。

东哥是吃过苦的人,读大学那会儿有年初一,曾穷到兜里只剩下1. 4 元,愣是从人大走了接近十公里路到北京体育大学。两顿饱饭后,又原路返回。

禅宗有句对联: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籍四时推?用到东哥头上颇为合适。如果他知道这句话,托人写幅对联挂在办公室,肯定比身后那幅画有意境得多。

奥卡片中有部《闻香识女人》,民间有模学样接了句“闻车识男人”。悍马霸气耐用,恰似在商场上敢冲敢杀的刘强东, 2012 年与苏宁之战便是例证。事后张近东也无不感慨的说,没人敢这么玩儿价格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爱好成无意识就是癖好,如果还沾了点儿雅趣,就可以称之为“雅癖”。在中文里,“你有癖”和“你有雅癖”听起来还是有差异的。

02

办公室的书法

办公室是个特殊场所,既有私密性,亦有开放性。通常而言,一位记者能在某位大佬办公室做采访,说明大佬对你很重视。

作为日常工作的地点,办公室又十分私密,如果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办公室的布置风格与大佬的喜好密切相关。

一盏水晶大吊灯,座位前摆了一张比三人床还大的办公桌,稍不注意以为走到人家卧室。桌对岸,放了一尊马踏飞燕。座位后面还密密麻麻排了一堵墙的精装书,全新,更甚者连封皮儿都没拆。这通常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老板办公室布局的标配。

2001 年,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飞速增长,大佬的办公室装潢也悄然发生变化。不再一味照搬外国人的洋气,中国商人就得挂点自家的东西。于是,书法、国画渐渐出现在诸多大佬的办公室中。

不过装修是个无底洞,总得考虑开支,熟悉艺术品行情的人知道某人书法价格若是每平方尺一千元,那么画的市场价至少得乘以三。综合性价比,大部分人愿意在办公室挂书法作品。

起初大多不管出自谁手,只要是毛笔写的,内容吉利就行。比如马到成功、鸿运当头。渐渐发现这么干的人多了,难以彰显自己地位。于是有文化的大佬剑出偏锋,没文化的就发发发、财神来,稍微有点常识,物主人的修养就高下立判。

生于 1983 年的程维就很有修养。 22 岁那年进入阿里巴巴,只用了六年时间就成为阿里B2B部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 2012 年创立滴滴,并掉快车,吃掉Uber之后,在出行领域几乎可以横着走。

不过程维是聪明人,懂得人年轻要虚心,不能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因此找人用行书写了一张横幅偌大两个字:虚心。

用词语警醒自己本是好事,但千不该万不该,古今中国在横幅阅读的次序上完全相反。照理说该从右往左读,但总有好事者与程维唱起了反调,活生生地将这两个字读成了:心虚。

虚心不成,反被误读为心虚,程维手握公众安全,脚踏出行领域,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用两个字做横幅的还是柳传志老爷子在内容上把握得最好。曾有几副照片,老爷子身后赫然挂着一张横幅,两个行楷大字特别显眼:弘毅。出自论语“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一种企业家的担当精神跃然纸上,或许还有一丝儒家那积极入仕的雄心。

写这幅字的人也颇有来头——前中国书协主席沈鹏。世纪之交的书坛,沈鹏因为技艺佳、业内地位高,一时间颇有洛阳纸贵,一字难求的景象。求得这幅字,柳老爷子应是破费心力。

与柳老爷子一样,李嘉诚办公室也挂了一字,是张对联,上书 24 个字: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住,向宽处行。此联无论内容还是书者,都颇有来头。

内容有禅宗色彩,也有浓郁的传统处世观,语出自晚清重臣左宗棠,文字则是由晚清学者、书法家吴熙载手书。

不过与内地大佬喜欢楷书、行楷不同,李嘉诚这幅 24 字对联是隶书。到目前为止,没人敢挂草书,更别说最抽象的狂草了。估计是怕被人问到,一时间答不上来,岂不尴尬?

书法的艺术价值不仅取决于是否出自名家,而且内容也要清新脱俗,富含哲理,如果还有历史来头,那就更了不得。根据经验判断,艺术品收藏价值越高,给人感觉藏主就越识货,修养也更高。

03

从喜好到收藏

收藏书法的确比较考验藏主的文化修养与艺术品鉴能力,虽然价格相对不高,但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不及绘画作品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世上有不认识的字儿,却从来没有不认识的画。

在大佬中,热衷收藏绘画,并且出手最阔绰的人无疑是王健林。王总在艺术品上从不吝啬,只要货好,钱不是问题。从藏品质量与数量看,王健林不仅有实力,而且眼光还不错。

王健林

收藏需要丰富的鉴赏经验。王健林 16 岁在军队服役时便特别喜欢收藏艺术品,彼时只是业余爱好。后来退役从商,渐渐积累起资本,自己的爱好也终于有了物质支撑。有爱好不说,王健林的机缘也着实不错。

1992 年从傅抱石家人手中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花费 800 万元购得《龙盘虎踞》。一年之后又以 140 万元拿下李苦禅的作品《五只鹰》。这幅画除了艺术价值高以外,来头也着实不小:在荣宝斋中堂挂了几十年。

真是千金难买我喜欢,荣宝斋经理当时开价一百万,王健林二话没说加了四十万拿下。后来这幅画走出荣宝斋,进了国民岳父的厢房。

20 年后,在纽约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王健林用1. 72 亿人民币买来毕加索晚年田园时期的佳作《两个小孩》。如今,王健林手中已有两张毕加索的作品,另一幅是《戴帽女人》。

最值得一提的不是王健林办公室那张石齐的《山水》,而是当代艺术大家吴冠中的大画。据说吴冠中一生作品不过千余幅,王健林收了 70 多幅。大画不过四幅,其中有三幅躺在王健林的收藏室里。

当记者问王健林是否会把藏品卖出折现时,王健林用钢筋混凝土一般坚定的语气说了一句金光闪闪的话:不卖!

姜还是老的辣,即便最近流年不利林身价缩水,王健林依旧舍不得卖掉自己那些宝贝。不像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经去年崔永元一番折腾,公司股价接连下挫。

情怀终归敌不过买卖,王中军在重压之下还是怂了,出手不少藏品。

王中军与王健林有着类似的同年,都是干部后代,在大院长大,而且不约而同在 16 岁有过一段军旅生涯。但在艺术情怀上却是天差地别。王健林像票友,对艺术品的喜爱属于半路出家,所以看上就买。而王中军却是真正喜爱,有实打实的艺术经验。

从小学画画,军旅生涯也没有磨灭王中军对艺术的向往,复员之后白天做美术设计,晚上跑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绘画技艺。路子也很正:素描、色彩与速写。即便后来事业成功,闲暇之时也会挥洒一番。

如果打开他的收藏室就能发现王中军坐拥大量绝世佳作,坦白地说艺术价值恐怕胜过王健林。

绝世佳作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名家大作,典型时期作品以及丰富的历史价值。

二王都有毕加索的藏品,但王中军手中那幅《盘发髻女子坐像》,不仅是毕加索后期的巅峰之作,在构图与表达上将女子情感的变化呈现出来。在头部,颜色从右至左逐渐由代表气恼的绿色变为愉悦的黄色,与立体构图完美的融为一体。

如不了解作品本身的背景,很难知道藏在此画背后的故事。 1948 年,毕加索刚从波兰回家,情人弗兰索娃·吉洛身怀六甲因没有情郎的陪伴而气恼。懂事儿的毕加索从华沙带回一件绣花外套,希望让佳人息怒。想到这里,便作了此画。

该作品完全符合绝世佳作的所有条件,更别提梵高传世名作《向日葵》、《雏菊与罂粟花》、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墨迹《局事帖》,光这三件都是无上瑰宝。

但王中军今年特别难熬,“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他最近卖了不少藏品,被人问到之时似乎也很豁达。

英雄都有落难时,秦琼落魄卖过马,杨志被劫卖过刀,王中军可比秦琼杨志水平高了不止一档,好歹拿出来的作品堪比一部近现代西洋史。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