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竞争VS底层挣扎,被“夜经济”裹挟的百态人生

2019-09-18 11:22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城市、夜景,交通,繁华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 9 月 17 日报道(文/周佳丽)

方才还在大学教室里听着线性代数的小白,此刻已在网咖一隅战得热火朝天;平常木讷寡言的小李,褪去了勒脖子的领带,在烧烤店挺着啤酒肚跟前同事吹着牛皮;时尚圈女公关小叶临下班补上了“夜店妆”,企图在舞池里甩掉白天的糟心事儿.....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白日里紧张有序的商业社会已然不见。现下的百态生活,都将是为了这款不用再伪装的“夜”。

他们中有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 80 后,也有被“996”折磨得死去活来的 90 后,更有青春大把好时光的 00 后。他们在夜店,在KTV;也在网红打卡店、商业综合体......这些似乎只有在夜间才能释放独特魅力的去处,无意间将他们汇聚在一起,催生了新一规模的“夜间经济”。

而有关于“夜间经济”的定义和作用早已被谈论了很多。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布局夜间生态,上海、北京、天津、济南等地更是出台政策推动夜间经济发展。“夜间经济”已经渐渐成为重要的消费增长点,从线下到线上,其对消费增长的贡献功不可没。

对此,猎云网以观察者的角色,分别从餐饮、娱乐、零售等多个业态切入,以进一步探讨夜间经济的发展脉络与现状,以及藏在它独特魅力背后的烟火人生。

晚间黄金档:外卖的江湖竞争

“我也不想闯红灯,但没办法啊。”杨康今天有些沮丧,因为赶时间给客户送餐不得不闯了红灯,结果被路口查酒驾的交警罚了五十,又被客户给了差评。一单外卖赚六块五,一个差评少则扣 20 块,多则 50 块。

这笔帐算得杨康心发酸,只好系统申请小休,买了瓶水送去客户家请求免了差评。如此一来,费了不少口舌不说,又耽搁了许多时间。

杨康今年 25 岁, 5 年前从甘肃来到上海,这期间干过的工作数起来也有好几样。半个月前,经推荐过来面试饿了么蜂鸟配送入了岗。在他看来,外卖员工作简单工资又高,是个不错的选择,“干得好了一个月一万五六不是问题”。

只是,导航有误,电瓶没电,客户刁难,站长批评......“意外”好像总是降落在这个新骑手身上,已经排在站点团队第 35 位的杨康,有了危机感。他点了点手机屏幕,外卖系统后台前端的骑手前三甲赫然醒目。

他只喃喃道:“要是今天没这事儿,干 40 单不是问题。”而团队第一名已经完成了 63 单。

相对于骑手之间的时间与名次之争,餐饮商家之间的品牌竞争可能要更激烈得多。可以看到,人们对食物的执着和情感诉求激发了商人们的营销思维,也拉长了商家夜间商业模式的运作。其中,18: 00 至凌晨 0 点是夜间餐饮消费最为集中的时段,这 6 个小时消费额达到夜间餐饮消费总额的90%。

线上,有打着汤都能喝的麻辣烫,说着故事的烧烤和串串,更有能蒸能卤能烤的鸡鸭鹅,足以满足“懒癌晚期患者”的味蕾;线下,商业综合体里的网红火锅店、主题西餐厅,弄堂里的小龙虾、土味馆儿,好吃好看又好玩。

共享厨房熊猫星厨创始人李海鹏告诉猎云网,从线下到线上,“夜间经济”已经渐渐成为重要的消费增长点。而熊猫星厨作为“餐饮综合服务运营商”,在夜间的餐饮消费上也是早有布局。除了本身自带的夜宵外卖业务,熊猫星厨还推出了市集生态,把传统的、具有网红感的小店进行整合成有体验、有品牌的高端集市。目前该板块已在深圳和杭州有多家门店。

只是食品和品牌愈演愈烈的同质化竞争,是如今餐饮行业躲不过的问题。就外卖市场而言,有人抄菜品,也有人仿品牌名,今天有某品牌火了,明天就一定会有雷同的品牌上线。

如今的外卖市场,与其说是品质的竞争,倒不如说是三公里内的全方位竞争,能抢一单是一单。这其中又由于夜宵的独特性,其产品线配送半径会大一点儿,也就扩大了竞争范围。

不过在李海鹏看来:“外卖其实到最后还是会回归到跟餐饮一样。不同的是,外卖在渠道上的精力会被削弱,反而最看重的是产品力。”在这个过程中,线上线下联动的餐饮品牌,一定会比纯外卖品牌的竞争力客观一些。

彼时,时间已过晚间餐饮高峰期,杨康坐在商家店里一边打着手机斗地主,一边等单子。由于白天遇到的糟心事儿,今天他得干到十二点才能下班,“不过也好,夜里总比白天好,订单不至于一窝蜂地来,路上车子少还凉快。“

问他在上海作外卖员压力大吗,“熬呗。”他顿了顿,没抬头。

网约车司机:“不夜城”的见证人

晚上六点直至凌晨两三点,王波的身份是一名网约车司机,驾驶着自己的私家车游走在各大商圈、影院、社区以及不可错过的酒吧街。“上海是座不夜城,我也不愁没单子。”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百年前就承载着“夜生活”代表的上海,在夜间经济的推动上,更是不得不提的排头兵。从 24 小时影院的亮相,到酒吧夜店的成街区规模,上海的“夜生活”不仅仅体现在餐饮、外卖等领域,其在文化上的消费也呈旺盛上升趋势。

第一财经曾通过统计酒吧数量、夜间电影场次数量、城市夜间公交覆盖范围占比、城市地铁末班车平均结束时间及城市地铁夜间活跃站点数量、抖音夜间打卡数量、夜间活跃设备数量和夜间灯光值强度,发布了“城市夜生活指数排名”榜,其中上海的深夜指数为100,排在第一位。

近期,上海更是出台了《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为进一步促进上海“晚 7 点至次日 6 点”夜间经济的繁荣发展,推出了夜间区长、夜生活CEO,任命他们协助解决企业在深夜时遇到的困难,从政策上引导做好深夜经济。

对此,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副主任刘敏曾公开表示:根据规划,希望未来能加快各类夜间文化、旅游设施建设,引进培育沉浸式话剧、音乐剧、歌舞剧……等各类具有吸引力和知名度的夜间文化艺术项目。并对对深夜影院、深夜书店、音乐俱乐部驻场秀等夜间文化娱乐业态秉持包容审慎态度,促进其健康发展。

夜间最繁华的时间段,王波都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街道,他调侃自己是“不夜城”的见证人。尽管深夜,他还能接到去到商圈影院的单子,也能碰到三三两两成团去酒吧夜店的小年轻;休息片刻去KTV附近转转,就一定会有收获。

不过,对于来自夜店的派单,王波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什么人都有,就怕喝了酒还闹事的,我还要跟着后面收拾烂摊子。”再者,“酒吧夜店附近黑车多,很多人直接上辆黑车就走了。”王波告诉猎云网,“也不必跟他们争了。”

好在,晚上的车程价格要比白天高一些,且越往夜里去,得到补贴的可能性也会多一点。“一晚上的话,能做十几二十单,赚个三四百块钱。”除了能赚到钱,晚上车辆少路况好,也是王波选择夜间兼职网约车司机的原因之一。

只是,最近他又有些发愁。 2016 年 12 月份,上海政府实施网约车新政,要求网约车车辆需在上海市注册登记的,同时驾驶员需要拥有上海户籍。截至今年 4 月,上海各网约车平台已累计清退不合格驾驶员1. 3 万余名,清退无资质网约车 35 万余辆。

日前,上海市交通主管部门还首次联合了上海市通信管理部门,对多家互联网出行平台开展执法检查。据悉,执法部门仅 7 月已向滴滴出行和美团出行分别开出累计 550 万元和 147 万元的罚单。

“最近上面查得紧,很多不合规的司机和车子都被清退了。”不是上海户籍,开的又是自己的私家车,王波决定这几日就去跟平台租辆有运营资质的车子继续开下去。“但其实,你在上海碰到的一大半网约车司机,都是外地人。”

“今年资金周转缺口比较大,没办法啊,先走一步算一步把。”刚过而立之年,王波身上的担子要比往年更重一些。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