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蔡徐坤粉丝的自白:手握5个微博号为爱豆打榜,真的太累了

2019-08-07 13:59 稿源:三言财经  0条评论

手机流量,刷单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 三言财经 授权发布。

作者|王白聿

距离浩浩荡荡的“坤伦大战”结束已经半个月,在蔡徐坤粉丝团宣布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后,微博明星势力榜内地第一已经易主,昨日榜单中蔡徐坤位列第九。

然而粉丝们还在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蔡徐坤“顶级流量”的名号。

在当下的娱乐圈,不管蔡徐坤还是其他流量对象,都陷入这样一种无休止的怪圈:没有曝光就没流量,没有流量就不存在流量明星,而资本偏爱流量和曝光。

在这个怪圈里,明星往往是造星游戏中备受非议的主角,公众想戳破流量明星的泡沫,粉丝们则在“信奉流量,苦于流量”中纠缠、徘徊。

“要给他更好的资源,就要让他站在各大榜单的顶端。”

小金今年 17 岁,准高二生。在蔡徐坤 2595 万的微博粉丝“ikun”里,小金不是最早的那一批。和很多人一样,她是通过一档比赛节目认识了蔡徐坤。

去年, 1998 年出生的个人练习生蔡徐坤参加了男团养成节目《偶像练习生》,节目首播 1 小时破亿,刷新了网络综艺播放纪录,以势不可挡之姿再度开启中国偶像元年。

最终,蔡徐坤凭借强大人气和实力,毫无意外地以第一名成绩C位出道,出道后粉丝量便迅速突破千万,微博转发评论动辄百万甚至过亿,成为超级流量的代言人。

比赛完结一段时间后,小金才在朋友的强烈安利下看了节目。

“其实当时我挺不以为然的,因为我也不是一个很痴迷于颜值的人,觉得那不过一个作秀的节目。但节目的第一个舞台《I Wanna Get Love》,他的确跳到我心里去了。”

看完节目后,她第一时间去搜索了蔡徐坤这个名字。

相较于众多出身大公司、“有背景”的练习生,蔡徐坤没有经济公司,没有所谓的包装,就连参加节目也是面临着和前经济公司解约甚至天价赔偿金风险,这种人设更显得他与众不同。

或许出于怜爱之心,ikun群体间早期流传这么一句话:“蔡徐坤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只有我们了。”

在“APP催生互联网新生态、数据转化为商业价值”的流量时代到来后,数据逐渐成为流量明星商业价值的某种佐证,成为衡量艺人和作品影响力的重要参考指标,以及是品牌方从粉丝经济中收割“韭菜”的依凭之一。

于是,一种“要给他更好的资源,就要让他站在各大榜单的顶端”的“使命感”,成为蔡徐坤粉丝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不仅是蔡徐坤的ikun们深谙其道,这种粉丝在环境与市场的影响下自发创立的一套规矩,很快成为整个饭圈裹挟的“群体性行为”,让人不自觉就去遵守其中的规则。

在数据等同曝光和资源的吸引下,制造数据自然成为粉丝的目标和基础工作。为此,粉丝每天自发给偶像做数据,无休止地抡博,试图在流量时代付出时间和真金白银为钟爱的明星换来曝光。

身处饭圈,像小金这种没有固定收入来源、无法全身心投入应援的高中学生,要想“为爱发电”,做数据显然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在粉丝团等官方组织的号召下,小金和其他散粉每天会转赞评蔡徐坤的微博,并浏览他的各条微博,以此提高微博互动量。

根据粉丝团发的链接,ikun们在大V的微博下安利蔡徐坤,把正面声音顶到最前面,控制评论走向,即所谓的“控评”。

为了给真路人刷个好的印象分,小金也会借着热搜去安利蔡徐坤,通过转赞评把一些优质的帖子顶上去,让路人轻而易举地看到。

在小金 3000 多条微博的大号里,有80%内容是转发蔡徐坤本人和营销号的微博,这些内容里有的是发自内心的几句称赞,有的则只是为快速转发而潦草打的几个字母。这仅仅是她 5 个微博号中的一个。

“4、 5 个号重复做是日常,我 5 个号都不算多,毕竟我只是个学生我也有自己的学业。很多有独立能力的姐姐们都是很多很多的。”小金解释道,这只是微博的日常任务,发歌后音乐平台也要做。

在成熟的饭圈,在组织的精密部署、粉丝的协同配合下,更多粉丝手握数十个账号没日没夜机械式的抡博、控评、反黑、净化,和一支体系完整的精密部队在行军打仗一般无二。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