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后暴躁归来,“国漫”天花板又要被顶高了吗?

2019-07-24 09:58 稿源:话娱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 刀疤弟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天生怪力,横空出世。

这不仅仅是在说哪吒,用来形容《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也同样合适。

如果有哪部电影没有上映之前就凭借高口碑出圈,在点映阶段便俘获大批观众,使其主动加入“自来水”大军,《我不是药神》之外,无出其右,而《哪吒》的出现,再次为电影市场带了新的焦点。

自 7 月 13 日开启限量点映至今,《哪吒》的点映战线已达拉长近半月。当前累计电影票房已达 6185 万,想看人数达13. 2 万,点映场次达 20000 场,场均上座率高达79.7%。豆瓣上,《哪吒》的评分为8.7,超过上一部有“国漫之光”之称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评分8.3)。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这个头顶俩小发髻,露着一口鲨鱼牙,挂着俩黑眼圈的小小孩儿,不仅用张狂又叛逆的性格圈了一大波“姨母粉”,也让经典神话故事中的“哪吒”在当下有了全新的映照。

01

暑期档的“定心丸”

对于今年的暑期档来说,《哪吒》是颗定心丸。

暑期档拉开帷幕的前几天,“国产电影保护月”让位“进口电影保护月”的论调便在业内口口相传。不可否认的是,前有诸多因素诘难,今年暑期档国产电影数量较之以往确实有限,而类型题材也较为单一,不得不靠进口电影支撑门面。

开局至今,进口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和《狮子王》算是交上了一份勉强及格的答卷。不过两者虽为好莱坞电影工业下精打细磨的产物,但却资质平平——《蜘蛛侠》已在大盘盘滞近 1 个月,日票房比上一名《扫毒2》减少近 1000 万,《狮子王》则因特效问题以致口碑不达预期。两者都未能达到全民出圈的地步,撑起大盘实为勉强。

国片方面,《扫毒2:天地对决》史无前例席卷下 12 亿票房,成为系列港片中的佼佼者,然而目前票房增速已略显乏力,上座率在票房榜前 5 名中垫底。另一位《银河补习班》本在暑期档被寄予厚望,然而口碑却限制了其长线发展,猫眼预测票房呈一路下跌状。

国片荒凉,《哪吒》成为了寄托。目前,《哪吒》在社交网络上的各项指标呈现领跑之势。豆瓣评分、淘票票评分、猫眼评分为当前档期电影中最高,微博、抖音热度也呈上升之势。

在微博上,#哪吒#、#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是男孩子吗#、#敖丙 哪吒#、#敖丙和哪吒一同承受天劫#、#太乙真人#等相关话题阅读量过亿,不少知名电影博主给出了相当优秀的的点评,使得电影口碑发酵迅速。在抖音上,#哪吒#相关视频的播放量也达到了亿次级,不少观众自发制作宣传物料,扛起了“自来水”大旗,目前,影片热度只增不减,粉丝呼声完全不输当年的《大圣归来》。

但也有媒体指出,《哪吒》的点映时间过长,在社交网络上全面刷屏导致提前消耗了影片的热度,也让影片的关键情节“被剧透”了。

这些担心并不是全然不必要,近年来,不少电影选择依靠点映发酵口碑争取排片。正常来说,一部电影往往在上映前一周开启点映,品相好坏,一周足以判定,因此既有像《我不是药神》那样未映先火,也有像那样《银河补习班》这样率先哑火的,点映后观众的反应决定了电影的后续发展空间。

不过综合来看,《哪吒》的超长点映还是带来了积极效应,影片的热度节节攀升,甚至出现了更多值得探讨的内容。

02

《哪吒》的出圈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目前,哪吒和敖丙已经成为同人圈的抢手CP——一个是魔丸化身的“混世魔王”,一个是灵珠转世的“天赐异类”,同生共死,从单纯的友情到反目成仇,最后转变为共同抗争天命的“命运共同体”。

红蓝颜色的对比,水火形态的对立,令不少观众CP嗑到飞起。与此同时,自制同人文、同人漫画也收到广大网友的欢迎,纷纷表示希望能在今后的续集中看到两人更多的互动。

网友对于《哪吒》的讨论、挖掘程度远远超出了《大圣归来》、《大护法》、《白蛇:缘起》等国产漫画,而官方也不忘在热度上添上一把火。由于《哪吒》和《大圣归来》都为十月文化和彩条屋出品,同宗同源,《哪吒》官微也没闲着,推出“哪吒x大圣”联动视频,把《大圣归来》中江流儿和大圣“哪吒到底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的话题延续了下去,实实在在收割了一波转发热度。

此外,官微发布了多款别出心裁的海报以及哪吒的表情包,哪吒或咧着大嘴儿露出鲨鱼牙,或瞪大眼睛盘算着鬼主意,或嘟着嘴儿卖萌委屈,一个灵动又搞怪的形象呼之欲出,打脸此前“史上最丑哪吒”的论调。不少女孩儿自发成为“姨母粉”,捧着手机盯着小哪吒抖动的小肚腩、胖胖的莲藕臂心生怜爱。

《哪吒》以0.1%的排片, 4 度逆势冲上微博热搜榜单,自豆瓣开分之后,想看人数更是迎来剧增,哪吒无疑成为了这个暑期档最酷的仔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03

哪吒的前世今生

距离上一部《哪吒闹海》的诞生,已经 40 年过去了。

40 年之前的那个小哪吒,拒绝迂腐规则、不甘臣服虚伪,提剑抹脖子一幕气贯古今, 40 年后,那个反骨少年已经被赋予了新的气质,他反抗既定天命,周全朋友、家庭和百姓,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宣言。

这体现了国产动画片发展至今在主流价值观上作出的取舍,也是在经典神话故事与观众审美流行之间作出的平衡。

在《哪吒闹海》诞生之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刚刚走出那场十年浩劫。政治意识形态松绑的《哪吒闹海》在艺术上有了自由度,因此也有了“割肉剔骨还父母”、不畏强权牺牲自我的哪吒悲剧形象。

善与恶,二元对立,不可调和,东海龙王代表的是阴险、贪婪、噬人肉的极恶势力,李靖维护着一套虚伪的社会运作法则,而哪吒则代表着善良、正义与良知的一方。这种对正义的讴歌正是时代处于百废俱兴时的需要。

而由导演饺子设计出的《哪吒》,则塑造了一个与以往人们的想象截然不同的哪吒形象——一个集现代儿童与皮克斯“总动员”系列熊孩子形象的“恶童”,有着现实人所拥有的喜怒哀乐。他的痛苦来源是对身份的困惑,以及乡亲们的偏见,因此他要打破偏见,逆天而行。

影片中呈现的父母对于孩子的爱与鼓励,朋友之间的惺惺相惜,与当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息息相关。这是时代变化的结果。

此外,影片也打破了善恶对立论,给予反派行为动机,让他们的行为更加合乎情理,比如申公豹承受着身份的偏见,敖丙背负着家族的期许,观众看完之后反而被他们的坚持圈粉。

但两个版本的《哪吒》并没有割裂,我们依然可以在电影中看到熟悉的场景与人物,比如那个关心哪吒的家丁,比如新版《哪吒》中混天绫与火尖枪的共舞像极了 1979 年版本《哪吒闹海》中哪吒单挑龙王的打斗动作。两个版本的《哪吒》在这样的细节之中合为一体。

国漫的精雕细琢,不断为观众呈上优秀的作品,我们也期待着《哪吒》这场“光芒”,能够照亮更多的创作者。

作者 / 刀疤弟弟

责编 / 如谦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