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过半,为什么分账过3000万的网大都没有?

2019-07-12 17:06 稿源:毒眸公众号  0条评论

八千万的网大,还会到来吗?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甚至被淘汰,网络电影市场已经不想当初那般“温和”。

在网大诞生之初,视频网站为了鼓励更多从业者入局、产出大量作品来满足平台付费用户的观影需求,因此早年间平台对于水平参差不齐的各类网大几乎不设立门槛地敞开怀抱,只要片子足够吸睛、能吸引用户观看,几乎都可以获得较为理想的平台分账。

但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专业从业者的涌入,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加上政策调控越来越严格,平台被动下架与主动整改同时推进后,一些原本粗制滥造的内容和打擦边球的题材渐渐无法从平台手中“骗钱”,质量平平的轻而易举地分得高票房的情况很难再出现——有从业者表示,“培育期”过去后,即将迎来的则是“收割期”的严峻考验,视频平台对于优质网大的优惠倾斜更加明显、对质量相对不佳的作品会愈发严格。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已经有多方开始尝试新的题材和类型,但现阶段能看到的作品更多的仍是“降妖伏魔”,而对于网络电影来说,这正是阻碍着其获得五千万、六千万甚至八千万更高分账票房的短板。“视频平台对网大的期待是越来越高的,但事实上,目前的网络电影质量和水平并不能完全满足平台和观众的期待。”高锐对毒眸说道。

因此,在不少从业者看来,以目前网大的水准来判断,占据主流的只能是一两千万分账的影片,“一两千万分账更接近于目前市场的真实水平,去年的四、五千万事实上是非常个别的个案。”去年的《 2018 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中就显示, 2018 年前台播放量超过 1000 万的网络电影有 278 部,占总数的27%,而播放量小于 100 万的网络电影有 476 部,占总数的46.2%——当有近一半的网络电影播放量不及百万,以平台的分账规则换算下来,这些片子拿到的钱也将少得可怜。(点击阅读:五千万分账网大背后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 盘点2018⑤)

(数据来源:《 2018 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

短时间看来,网大“八千万”心愿的实现并不容易。

今年的新政策对大中小公司来说都是挑战:对于以小成本投入为主的中小公司而言,其创造的题材类型经常会受限于严格的政策要求,众多项目的“夭折”让他们的日子变得更加难过;而对于头部公司来说,对政策监管也仍需要一定的适应期,八千万的实现无法一蹴而就。“我们正在慢慢调整过来,下半年各家公司都会陆续有很多代表当下网络电影真正制作水准的作品出来,这些作品是有机会拿到还不错的票房的。”董冠杰对毒眸说道。

其次,八千万的实现需要的绝不是只能制造噱头、但是质量上经不起更大范围的观众考验的作品。有多位从业者对毒眸表示,新的票房纪录需要的是出圈,而不是停留在只满足小镇青年的喜好,“让对影片题材、质量有追求的更多观众都能产生兴趣和观看行为,这样的作品一旦出现则很容易成为爆款。”

对于网络电影市场来说,利好的是,行业目前的“冷静”影响着从业者的心态的变化,“之前因为在题材的红利期,导致很多制片人、导演都比较浮躁,而现在大家开始沉下心来、看重内容本身、更踏实地深耕剧本和制作了。”高锐说道。

另一个利好在于,从各大视频平台的会员基础来看,网大分账的天花板也仍有想象的空间,“爱奇艺会员破亿,三家平台的会员数仍然在保持增长,所以从平台土壤来看我觉得是完全支撑得了七八千万分账票房的,”牟雪说道,“但能不能真的实现这个票房,还是要看片子本身有没有能把平台的会员转化成片子本身会员的品质。”

“我始终坚定不移地看好网络电影的前途。”牟雪认为,网大是一个用户可以花小钱买到开心的产品,而这样的产品在目前的市场上仍然拥有巨大的潜力。只不过从野蛮生长的时代逐渐蜕变后,到了新的时间节点的网络电影,想要实现八千万甚至更高票房分账的梦想,也许还需要更多沉下来脚踏实地做内容、提质量的摸索。

当然,网大行业里曾有过像《灵魂摆渡·黄泉》这样的高分账影片出现,这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带来的不仅仅是分账金额上的幻想和鼓舞。业内人士们不约而同地将《灵魂摆渡·黄泉》的成功归结于扎实的剧本和故事上,这给了从业者一些创作上的方法论指导,董冠杰表示:“如果想要做四千万的爆款,一定首先要在剧本上加大投入,在剧本上的投入是代价最小、能换来回报最多的。”

实习生任玲栗、董梦圆对此文亦有帮助。

image.pn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