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过半,为什么分账过3000万的网大都没有?

2019-07-12 17:06 稿源:毒眸公众号  0条评论

电影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 张颖,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六千万”、“七千万”、“八千万”,这是去年《灵魂摆渡·黄泉》和《大蛇》两部网络电影票房分账创造超四千万、五千万的纪录后,头部网大公司的从业者对今年网络电影分账冠军的预测和期待。

然而 2019 年过半,行业所等待的数字非但没有如期而至,反而与之相距甚远。截至目前,在平台已经公布的票房分账榜单里,最高分账影片票房只有 2698 万,上线的影片数同比去年也减少了约三分之一;由于从今年 2 月开始,新政策的出台对网络电影的备案审查进行了调整,同时几乎所有从业者都感受到了题材上的限制,有资深网络电影从业者告诉毒眸:“今年如果只做网大,很多人都要吃不上饭了。”

就在去年,影视行业被称为“寒冬”之际,网络电影却备受高额分账的鼓励,大小剧组扎堆横店热火朝天地开工,彼时谁也无法预料到情况会在如此短时间内急转直下;不仅外部环境上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网络电影本身仍绕不开撞题材、制作水准不够精良的瓶颈,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很大地阻碍着其突破原本固定的观众群体、产生被广泛关注和好评的新“爆款”的可能——

不足两千万的成绩,看似令人失望,但在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看来,这个数字则更能诚实地反映着网络电影市场真实的情况:“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四五千万只是偶然和个例,一两千万才是常态。”在已经沉寂了半年的一、二千万的“常态”之下,我们是否还能大胆设想曾被翘首以盼的“八千万”的到来?

今年的网大为什么没“爆款”?

“只有一部分账能超过两千万的片子,这是我们此前完全无法想象的。”今年上半年的网大市场表现让很多从业者乐观不起来。

从爱奇艺昨天公布的“网络大电影年度票房榜”和优酷上月公布的网络院线票房榜来看,目前最高分账金额的影片为“鬼吹灯”IP系列的《鬼吹灯之巫峡棺山》,该片在爱奇艺上线 30 天、拿下 2698 万的票房分账,与去年同期的分账冠军《灵魂摆渡·黄泉》(上线 150 天) 4241 万的票房相比,前者的分账金额远远无法与后者相提并论。

 爱奇艺公布的网络大电影 2019 票房榜

而抛开分账冠军影片来看,目前优酷和爱奇艺平台分账过千万的影片共有 17 部(截至发稿,优酷只公布了1- 5 月份的分账数据),数量上略多于去年同期( 15 部);但去年除了《灵魂摆渡·黄泉》外,还有另一部分账达到 4036 万的《齐天大神·万妖之城》,仅这两部影片就足以拉动去年上半年整个网大市场分账金额的大盘(点击阅读:网大,已经开始比电影赚钱了)——但今年在没有“爆款”的情况下,有视频平台的负责人公开表示,今年目前网大整个市场分账金额比去年下降了30%甚至更多。

尽管今年各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体量有了进一步的增长扩大,但从网络电影已有的分账情况来看,付费会员对网大兴趣似乎在下降。有业内人士对毒眸表示,今年上线的网大不仅数量少、而且题材也被严格限制,因此导致了爆款的缺席:前五个月上线的作品数量约为 377 部,与去年同期相比也减少了近30%,以目前趋势来预估,今年全年上线的作品数量也会较去年有大的缩减。

我们估计有一千多部片子都在片方手里压着不能上线,一些小公司能不能撑着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一位从事网络电影制作多年的导演对毒眸表示,政策的监管和调控是影响上半年市场变化的最根本因素。

今年 2 月 15 日,广电总局实施了网络视听节目备案新规,并上线了新的“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以往由视频平台代为备案的网络电影现在则要由片方自主备案,有的片方从通过规划备案到取得上线备案号花费了近 3 个月的时间,这对于原本从开机到上线用时都极短的网络电影来说,无疑是大大拉长了他们审批上线的时间。

广电总局发布的信息备案系统升级文件

而在新的备案方式下,通过审核的片子数量迅速减少,有从业者表示,一些在之前可以上线的题材和内容也在政策的监管和把控下被“拒之门外”。事实上,不少被拒之门外的题材和影片,正是此前网络电影受众所青睐的类型:

凡影 2018 年网络大电影观众研究报告显示,“更爱看网大”的人群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相对较多,而网络电影的消费动因主要由“题材新颖、满足好奇心、观看方式灵活、内容尺度大”四点构成,猎奇心态是网络大电影消费者的主要心理特征。因此,对于很多网络电影的观众而言,那些因“猎奇”而遭受审查限制的影片则正是他们需要的类型,当这部分类型的影片被大批量地淘汰,他们的观影需求则无法被满足、高票房的影片也随之难以产生。

之前一些牛鬼蛇神的网大现在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上线了,有的还需要进行重新审查。”曾有媒体报道称,有很多片方收到了视频平台暂缓排播的通知,甚至有已经定档的《虎门镖局》等影片临时撤档。在头部网大公司的从业者看来,大批在新的阶段不符合要求的影片被市场淘汰,这正是行业洗牌的过程,而严格的政策则加速了这一过程。映美传媒联合创始人、COO高锐认为,洗牌能促使更多优质作品的诞生,市场上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会得到很大的改善。

除了政策影响,优质内容的供给缺失也被认为是上半年市场表现平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我认为核心的原因并不是市场的不景气,而是现在上线的作品质量还不能够吸引到更广泛的用户。”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告诉毒眸。

相比去年《灵魂摆渡·黄泉》7. 1 分的豆瓣高分、《陈翔六点半之铁头无敌》6. 2 分的评分,目前高分账网大名单里还未出现口碑和评价能超过这两部影片的内容;在分账过千万的 17 部影片里,最高分为 6 分、最低分只有2. 9 分——没有能吸引到更广泛的观众的“出圈”之作,网大也就无法实现高分账的目标。

 

政策愈发严格、原本一些有大批受众群体但不符合规范的“热门”题材影片开始上线困难,加上网络电影的质量并没有达到能冲破固定受众群体、形成爆款的水平,这些让今年的网大市场从去年由新的高票房分账纪录所创造的热潮中冷却,在这种形势下,考验各网络电影公司和从业者真正实力的时刻已经到来。

 网大“主旋律”

政策趋严,网大的题材和方向也在发生变化。

“最早的时候,网大是有个剧本就能拍的,那个时代已经完完全全地过去了。”在愈发严格的监管之下,原本的大批“牛鬼蛇神”变得十分“危险”,网大内容类型上开始出现越来越明显的调整。

从去年《灵魂摆渡·黄泉》等女性向的作品被观众广泛讨论和青睐开始,新的类型已经在慢慢地打开新的市场:《独家记忆》系列网络电影“再见爱”“相信爱”“勇敢爱”三部作品在爱奇艺上线一个月,共拿下了超千万的票房分账,成为网络电影中青春校园题材作品的佼佼者;于优酷上线的《最后的日出》尽管票房分账并不高,但其作为一部科幻题材的影片则丰富着网大在类型上的多元性。

不仅如此,网络电影也开始向着“主旋律”进军。在今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通过“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特别企划”发布《我的喜马拉雅》《我是警察》《大地震》等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向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献礼。也有从业者对毒眸表示,一些如农村题材、劳模英雄事迹的主旋律现实主义网络电影也将陆续开机、上线。

以前大家是不会考虑都市、校园爱情或者现实主义题材的,因为当时的市场没有需求,这一类影片很容易被淹没掉。现在大家都在原来魔幻、玄幻这些网络电影主类型的基础上在寻求新的方向,所以市场上爱情片和现实主义题材的网络电影开始陆续出现。”奇树有鱼创始人&CEO董冠杰对毒眸说道。对于网络电影而言,新的题材和类型正在涌现,而这也是整个行业走向精细化的表现。

爱奇艺发布的“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特别企划”

除了题材上的创新变化外,院线电影中的从业者流向网络电影市场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去年到现在院线电影市场公认的“不景气”之下,很多从业者开始在“火热”的网络电影市场中寻找机会。有业内人士告诉毒眸,院线电影上游创作团队的人员价格比前几年有了降低,愿意投身网大的院线电影从业者越来越多。

牟雪则对毒眸透露,新片场正在进行中的网络电影项目中,有《妖猫传》《芳华》这一类院线电影的武术指导、甚至有曾拿过金像奖最佳剪辑奖的剪辑师,“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网络电影的监制和导演都是在院线电影中有过优秀作品的专业人员,他们已经逐渐改变对网大的印象、意识到一块市场的巨大潜力。”

而有过知名院线电影作品的导演、表演水平过关的演员和有丰富摄制经验的幕后制作团队,这些专业力量越来越多地进入网络电影市场后,能为网络电影带来的不仅仅是营销宣传上的“噱头”,更是从内容、质量上改善、提高着网络电影的水准和格局。

当网大越来越向专业的方向发展,精品出现的可能性变大,平台的投入和扶持也在升级变化:

腾讯在不久前刚刚将网络大电影升级为自制电影,并将单部电影的预算提升到 1000 到 3000 万,并按级别来匹配相应的运营资源;优酷则在几天前上线了“剧场模式”,让合作方自运营厂牌,让入驻的公司寻求自主了解、管理用户的方式;爱奇艺对网络电影原有的营销分成模式升级为“营销分成+联合营销”,更强调结果导向,促使片方对于影片的主动营销行为,并对头部影片有更多的资源倾斜——

爱奇艺的“营销分成+联合营销”模式说明

在目前评级模式下,等级越高的网大分账的金额越多,获得营销推广资源也更多,这对于质量水平较高的网大来说有了更多的收益可能,而质量不佳的影片则难有生存空间。因此,以往小作坊粗制滥造生产的作品将被剔除、头部公司获得的机会越来越多,新的变化之下,网大行业的马太效应也将越来越明显。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