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将引发外卖行业洗牌?

3

洗牌前夜

就目前主流的垃圾处理技术来说,主要有焚烧、填埋和堆肥。固废观察公众号,曾形象地描述了这三种垃圾处理方式的位置。

“焚烧只是排行老三,老大是填埋,老二是堆肥,他们都出生于农耕时代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眼下,老二堆肥在正病休在家,基本上不太管事;老大填埋心有余而力不足,行业地位大不如从前;老三焚烧则正是年富力强,全国各地到处可以见到它的身影。”

那垃圾分类和禁塑令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垃圾分类对可降解材料行业是一件利好的消息?针对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在杭州负责垃圾分类推广的俞女士。

据了解,杭州市现在一天的垃圾生产量三到四年就可以把一个西湖填满;从 2007 年到 2019 年不到 12 年的时间里,杭州已经填埋了 1700 多万吨垃圾。原本预计使用 24 年的填埋体积, 12 年就被填满了。

(杭州余杭区近几年生活垃圾量)

就以杭州市余杭区近几年生活垃圾量的变化来看,当地政府处理垃圾的成本和压力可想而知。

(数据来源:国家海洋和大气局、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

这些生活垃圾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卖餐盒、包装袋、餐具等等。使用几个小时,或者几分钟的这些垃圾,需要 450 年才能被降解。而这也是垃圾分类的原因之一。如外卖餐盒和剩余的食物一起处理,原本在土壤中能快速分解的食物,降解时间将延长数倍,这无异于无形中增加了资源成本。

从禁塑令到垃圾分类,在环保方面刻意或无意选择了蒙眼狂奔的外卖行业,“睡”了十余年后,已到了不得不睁开眼的时刻。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针对“外卖餐盒的环保和安全”“厨余垃圾和塑料垃圾为何要分开”等问题,进行了采访。

上海的滕先生表示,垃圾分类后的环保意识有一定的提升,但是可降解材料成本较高,推广起来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对普通消费者来说,环保公益的理念不可能强制推行,也不可能立刻提升,大家选择上还是看性价比。

上海的单女士补充表示,之前就比较关注外卖餐盒的安全、健康和环保问题,但一直不知道该如何规避其中的风险。

“除非像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规模的餐饮连锁企业,一般的餐饮企业,谁会去专门从材料到工业设计再到餐盒自己打通上下游做产业链的整合?没有规模的前提下没什么成本优势,耗时耗力。”安哲告诉我们,目前在产业链整合的前提下,可降解材料的价格略有下降,但平均价格还是比现在餐饮企业提供的塑料餐盒还是偏贵。

以目前已经成型的外卖餐盒来看,平均一个淀粉基可降解餐盒在1. 5 元左右,与品质中上的塑料餐盒价格持平。

《商业周刊中文版》在今年年初,吃不起、越来越贵的外卖进行了一次报道。报道中着重点明和分析了一个现象——外卖越来越贵,商家的成本越来越高。

中国烹饪协会公布的全国餐饮收入情况中了解到,从 2018 年开始,第三方外卖平台费用已被纳入,成为餐饮成本的一项重要数据指标。该协会分析,由于人工、房租、社保、残保金、第三方外卖外送服务平台费用等各项成本不断攀升,涉企收费尚无明显变化,餐饮市场表现增长乏力。

易观分析师杨旭也在采访中预测:“ 2019 年以来外卖价格在普遍上涨。上涨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是平台佣金的提升,二是配送费的提升。”

这一预测,还未加上即将到来的“环保餐盒革命”。如使用成本较高的生物可降解餐盒,对不少中小规模的外卖餐饮商家来说,算得上雪上加霜。将此类成本转嫁到消费端后,主打性价比和便捷的外卖行业,也将逐渐失去优势。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迭代成更安全、更环保的“餐盒”,也只是在还这十几年外卖行业粗放增长中留下的债。但,如不降低环保和安全的成本,主要依靠“个人环保意识”的乌托邦方式或严苛处罚手段的“垃圾分类”,商家和个人又能坚持多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