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教育的“未来力”:关注数据、本地新闻、社交媒体和商业模式

2019-06-04 09:09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news,新闻,报道,报纸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新闻业处于十字路口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随着技术和媒介消费习惯的改变,新闻行业似乎将处于持久的震荡之中。全球的新闻从业人员都在竭力对传统做法进行筛选、抛弃和创新。

这些“弃旧图新”的工作,大部分都需要年轻记者来完成。正是这些即将进入新闻编辑室的新鲜血液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新闻会成为什么。基于这些,一个问题自然而然地浮现了:新闻教育应该如何帮助未来的前行者做好准备?

在尼曼《 2019 新闻预测》报告中,研究者认为未来新闻业发展有四个重点:数据、本地新闻、社交媒体和商业模式。下文中的主人公——四位一线新闻教育工作者,正在这些领域进行着前瞻性和探索性的课程实验。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独家编译Storybench的文章,和你一起看向新闻教育可能的未来。

建立数据的流畅性

Cheryl Phillips在《西雅图时报》有着 12 年从事数据新闻的经历。 2014 年她离开采编一线后,加入了斯坦福大学新闻学院。“在斯坦福,他们工作的重点是降低新闻报道的成本,开发数据新闻的能力。比起我曾经的工作,我觉得这些更具创新和影响力,” Phillips说,在斯坦福她看到了自己更多的可能和潜能。

在斯坦福计算新闻实验室,Phillips创建了开放式的警务数据项目。这可能是展现新闻学院如何帮助学生为数据驱动型的世界做好准备的最好案例。

传统上而言,警察系统的业务数据是可供记者自由使用的。但是在现实中,如果记者需要比较不同时间、城市的此类数据,就需要跨越处理不同系统复杂数据的困难。开放警务项目就是希望通过数据收集和整理,使其成为一个可比较的、全局的开放数据库。Phillips说,在和警察、官方对话时,准确的数据十分重要却又难以获得。“如果我们让这一部分变得容易,就能促进更多的新闻工作。”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Phillips组织学生启动、完成了这一项目。她让学生收集整理全国的公共警务数据。目前,他们已经积累了1. 3 亿条数据以供记者使用。

Philips建立的开放警务数据库

“在数据新闻方面的高级技能的学习,能够帮助学生有更好的机会被完成伟大的新闻工作。通过这些课程的开设,学校正在投资学生和这一领域的未来。

恢复本地新闻

Tim Franklin在辞去Poynter研究院院长后,开始在西北大学新闻学院工作。长久以来,他始终关注如何改进本地新闻。“从历史上来看,全国各地的新闻从业人员在减少。尤其是地方层面新闻沙漠的增长令人恐惧。

在成为一名新闻教育工作者后,他提出了“本地新闻倡议”(LNI)这一对本地新闻进行研究资助和投资的项目。在他的《本地新闻设计》课堂上,学生们被要求和鼓励提出创造性的本地新闻解决方案。课程中诞生的可行想法将通过LNI项目在现实中实施。

“本地新闻倡议”(LNI)计划

另一门课程则汇集了数据科学专业的学生,他们正在致力于开发出本地新闻的推荐系统。

对学生而言,这帮助他们寻找到职业发展的可能空间。“地区媒体正在寻找能够进行读者数据分析的人才,他们对这类人才有着强烈的渴望和需求。”Franklin说道。

LNI启动的项目

对新闻媒体而言,大学可以帮助他们弥补因为预算削减和员工流失导致的真空。他认为,“新闻学院越来越应该借鉴教学医院的传统,将学术和产业连接起来。新闻教育机构可以成为本地新闻媒体的重要支撑。

了解社交媒体的力量

不管你是喜欢还是讨厌,社交媒体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一部分。几乎每个记者都有自己的社交账号,媒体正在向自己的社交团队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然而,社交媒体的更多价值并不容易挖掘,并且随着新平台的不断出现,该领域缺乏一以贯之的行业标准。

在伊萨卡学院,Anthony Adornato教授开设了《移动和社交媒体新闻》这门课程。他将自己的课堂用作各种实验,在这里,学生几乎是在实时地尝试着各类最新的产品和技术。“如果有新的东西出现,我们会把它马上带到教室里。”

Adornato在他的教学大纲里,列出上述资源以供学生实时掌握社交媒体的新变化

Adornato对这门课程设立了明确的教学目标:让学生为他们在新闻编辑室里将要面对的情况做好准备。他说:“使用移动和社交媒体来收集信息、发布新闻、与读者互动,这是新闻现在的样子。”

在具体的课程学习上,Adornato告诫学生不要“陷入”对某种具体工具的投入,而是要仔细地进行景观监控,比如读者的媒介消费习惯。Adornato还告诉学生,不要把社交媒体仅仅看作是传播工具,“新闻生产并不总能做到透明,借助社交媒体,记者可以向读者展示自己的工作,建立起更多的信任和联系。

Adornato为学生布置的课后作业

在假新闻时代,Adornato还致力于教会学生们审查UGC内容。随着深度伪造内容和其他创造性伪造信息的流行,社交媒体在另一面也是记者的雷区。

那些离开校园的学生告诉Adornato,这些课程是有用的。“在现实世界里他们的确遇到了各种问题,幸好他们在课堂上已经有了处理应对的经验。” Adornato说道。

开发新的商业模式

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变化着的商业模式》课程已经存在了许多年。但是四年前,当Jim Flink开始教授这门课程时,他开始做出进一步的调整和改变。

在此前,该课程主要是学习财务表格和理解媒体的营收情况。曾在初创媒体机构担任过高管的Flink认为,“这种方式没有给学生提供需要的练习”。他开始调整课程,关注更加具体、细节的内容,比如产品生命周期和适应性等问题。

传统上,新闻编辑室的经营业务和记者们之间存在分歧。Flink希望通过这门课程弥合这一鸿沟。“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模式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以及它们背后的原因。”

现如今,一些最具创新的商业模式往往来自小规模、还未建立起声望的数字媒体。“立足于区块链技术的Civil的创新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Flink说,相比与这些更小也更灵活的媒体,传统媒体适应、改变的速度要更加缓慢,“所以此前侧重分析大型传媒集团商业模式的传统需要改变”。

Civil是基于区块链技术诞生的新闻社区

现在媒体行业面临的问题需要交给年轻记者和教授。“很难再一成不变地保持研究传统,”Flink说,“必须让学生们接触到真正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认识、了解真实的现实情况,再回到课堂上提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image.pn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