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小吴奇遇记:一场因眉毛起落的网络狂欢

2019-05-29 08:44 稿源:GQ报道公众号  0条评论

网红直播间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源公众号GQ报道(GQREPORT),更多独家报道请关注GQ报道。”

采访、撰文:李颖迪  

编辑 :何瑫 

一条因修理发际线而起的电视新闻,让 18 岁的浙江男孩吴正强意外成为网络狂欢的主角。按常理看,小吴并不具备成名的条件,只是靠一份租房中介的工作勉强谋生。命运的改变,仅仅因为一双让人“看了就想笑”的眉毛。这半年,小吴上综艺、接代言、拍时尚大片,机会不断。有人对此错愕不解,也有人“享受”着他带来的快乐。当小吴的一则绯闻意外流出后,那个曾经迅速吸纳他的“美丽新世界”,又迅速地抛弃了他。

眉毛

5 月 19 日一大早,“周震南撞脸小吴”登顶微博热搜。前者是男团选秀《创造营2019》的冠军大热门,人气值是第二名的两倍还要多。在这组Vogue Me拍摄的大片里,周震南的头发高高竖起,眉毛又浓又黑。

网友拿他和小吴作对比。“震惊!周震南蹭网红小吴热度!”

小吴是谁?去年 8 月前,没满 18 岁的小吴刚从浙江东阳的农村来杭州打工,在表姐开的租房公司当中介。一次去理发,店家开出一张四万元的账单。浙江本地媒体《 1818 黄金眼》报道了这件事,节目上网后引发了一场绵延数月的网络狂欢。网友们觉得,他的眉毛搭配上无辜又无奈的表情,太有喜感。

上世纪 60 年代,安迪·沃霍尔曾经预言:未来,每个人都可以在十五分钟内出名。这句话在小吴身上得到了应验。《 1818 黄金眼》播出的第二天,他的手机就被打爆了。化妆品厂商、影楼、网大导演、直播公司,都打电话找他。更多的陌生人打给他说,小吴我爱你,还叫他老公。

一些年轻人找到租房公司,其中一位得知小吴在洗手间,便等在门口。小吴出来洗手,男孩看着,又跟着他穿过黑暗的走廊。小吴问,他干吗?租房公司的经理开玩笑,这人在厕所等你合照呢。

这只是个开始,不到半年,小吴上了近 20 次微博热搜。他不再推销房源,上了《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参加电影发布会和吴镇宇“租房论战”,成了 2018 年微博之夜的嘉宾。他拍的第一支广告,就登上了上海人民广场和北京望京地铁站。

身边人的生活也随之改变。小吴原先沉默寡言,租房业绩总是垫底,在家里常受冷落。自从走红,家里人围着他转:租房公司老板的表姐成了他的“经纪人”,对接所有商业活动;表姐夫帮小吴运营微博和抖音;堂哥比小吴大十岁,原本也在表姐的公司当中介,成了随行保镖,小吴走哪儿,他跟哪儿。

但安迪·沃霍尔的预言还有后半句:每个人都可以出名十五分钟。可是,短暂的出名之后呢?网络狂欢来去匆匆,人的命运又将如何发展?

“周震南撞脸小吴”登上热搜榜时,小吴并没有像过往那样投身其中,让话题变得更热。他被微博搞怕了——两个月前,正是小吴人气蹿升的时候,却发生了一起风波:他和一位“粉丝”的微信聊天记录被对方张贴在朋友圈,聊天截图显示,小吴语言露骨,还发送了一张裸露的个人照片。小吴发朋友圈回应道:我只是逗人家玩而已,大家不要当真。

但截图很快从微信蔓延到了微博上,还上了热搜,“杭州租房#小吴撩妹的聊天记录被网友曝光了!”小吴急忙打电话给表姐夫求助,却换了个说法:自己微信被盗了。

此时,营销推手叶梁正在高铁上。小吴出名后,很多商业订单都是叶梁促成的,他对合作方宣称是小吴的经纪人。客户不断发微信问他,小吴到底怎么回事?他打电话问表姐夫,这不是你们的炒作吧?表姐夫回答,真的不是。

表姐夫和表姐赶到小吴家。两人数落小吴,你一句我一句,一旁坐着的小吴母亲也插几句:为什么不说实话?后面没广告接了,没钱赚了!

表姐夫和表姐联系叶梁,一起商量对策。叶梁提出的方案是,要表明微信不是小吴发的,而是有人恶意伪造。他找朋友拟律师函,并和表姐约定,发完律师函后,对此事不再回应,等风波平息。

但他没料到,律师函还没发,表姐凌晨接受采访,说微信是小吴的堂哥发的——太多粉丝调戏小吴,堂哥看了比较气愤,才和人家瞎聊。

而堂哥起初并不知道表姐的回应。他后来对叶梁说,反正不是我发的。

叶梁哭笑不得:这家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看不懂在干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麻烦的制造者小吴却消失了。他把手机落下,从家里跑了出去。母亲拿起落下的手机,按照通话记录一个个号码拨过去,得知小吴躲在了同学家。第二天傍晚,小吴自己回来了。为了防止他再出意外,表姐夫和表姐当着他的面,把他手机里的两张电话卡拔了出来,连同手机一起没收了。

小吴很快感受到了行为的代价。微博上很多声音批评他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不能因为有了一些名气和收入就不约束自己的行为。为他拍摄时尚大片的时尚博主、给他拍摄说唱歌曲MV的导演,纷纷删除了和他合作的痕迹。叶梁也一个月没联系过小吴了——出这种事,最开始真接受不了,他毕竟是我的一个作品!

听说我在采访小吴,一位租房公司的公关向我打听小吴的联系方式,想让小吴干段时间销售,趁势做轮营销。小吴同意了他的申请,让他去联系表姐夫:就是说让我用我的名气,给他们租房,是吧?

后来,公关给我发来一连串微信消息,带着点懊恼意味:

“传播方案都写好了,上网一搜尼玛有这个,我才发现他人设已崩塌。”

“我想的蛮好一个传播点,被小吴给糟蹋了。”

“这个小吴不争气。”

“这种人都不该红!”

最终,他放弃了与小吴的合作。

保镖堂哥回到租房公司上班,重新在朋友圈转发房源。小吴一个月没更新微博,也不理会记者们发来的微信。

表姐夫说,把小吴手机给收了,就是要他与娱乐圈从此告别。“把前面全部割掉,让他重新做人,重新开始”,“别到最后把小命都保不住了,是不是?”

 ❷

 推手 

对于小吴在撩妹事件后的沉默,叶梁不太赞同。他觉得这是“艺人”都会经历的事情——哪个大明星没碰到过舆论危机?

小吴表姐和叶梁都强调,自己才是小吴的经纪人。叶梁称自己给小吴设计过 11 次热搜,最后实现了 17 次。他递来名片:北京环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品牌事业部总经理。他 36 岁,刚植完发,除了眼袋有些重,看不出年龄的痕迹。

小吴走红后,表姐和表姐夫便把替小吴做决定的权力攥在手里。叶梁说,最初他向小吴表姐提出,你们就告诉我,一年之内到底想赚多少钱,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按中长期的规划去做,不要过度曝光。

“但这点很难和他们达成一致。”后来活多的时候,小吴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我和叶梁坐车穿过上海繁华的淮海路,一路铺满了Adidas的广告灯牌。叶梁望向窗外,指着说,之前这条街,全是小吴。他点开手机,寻找一段视频,语气有些得意,“都是有效观看”。

视频里,来往的路人行色匆匆,却在见到小吴时停下脚步,举起手机,拍照留念。广告上,小吴画着浓黑的长方形断眉,下眼线,脸打上紫色高光。还有一幅, 52 个小吴“鬼畜”式排成队列,向左斜肩,望向别处。

这是小吴上过《 1818 黄金眼》后接下的第一个商业代言。看到小吴的表情包后,叶梁马上和合作的手机租赁平台提出,撤掉定好的日本男模,换成小吴。

叶梁抢占了时间上的先机。他联系小吴表姐,先遭到拒绝,再用“商业的逻辑”谈,以“不方便透露的金额”说服了表姐,签下这场商业合作。

他设计断眉妆,想要“日漫的感觉”,让小吴和三个一线时尚模特一起拍摄产品上线广告,“蹭”吴亦凡的流量,拿同款手机,摆同款pose。

小吴记得那次拍摄。化妆师手劲大,将他的眉毛一遍又一遍地描黑、加粗。他被刮疼了,但没好意思提。“我,完全按照厂家意思。他们怎么说,我怎么做。”

现场状况不断,小吴觉得像待在一个工地。面对摄像机,他不会摆动作,叶梁费着劲儿掰他胳膊,让他甩领带,用手指划过眉毛,嘟嘴,花了一上午。拍摄进度延迟,其他三位模特都等着。

开拍前,由于小吴太瘦,准备的衣服尺寸不符,西裤用别针别起来,上衣没法子,只能由工作人员拉他和堂哥到附近商城去买T恤。但一小时了,小吴还没回到现场。

叶梁冲着手机话筒跟堂哥喊,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来?

堂哥回答,一路都有人找小吴合影,打乱了他们的进度。

叶梁连连摇头,大家像看动物一样拍他,谁能想到他红成这样!才 1000 米的路,走了一小时。

等小吴回来,叶梁指示堂哥,去给小吴买鸭舌帽、口罩,赶紧带上。

叶梁预设的几个热搜都中了,吴亦凡,断眉妆。我第一次去小吴打工的租房公司,经理冲我喊:你一定要帮我们写上去——网上说我们炒作买热搜,我们哪儿买得起啊!小吴和堂哥也总说:热搜,总是那样莫名其妙。

叶梁说,小吴团队并不知道一些热搜是他“做”的,整套流程中还包括与营销号的合作,但那是不能说的秘密。“认知冲突,我们一直研究的课题。一个草根年轻人,凭什么享受一线明星的待遇?这就是全民心理预期的反向思维。”

叶梁反复使用“冲突”这个词:小吴脸上有冲突嘛,眉毛,型是好的,眼睛,也算好看,至少不歪不斜。但放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特别的符号,和logo是一样的。

小吴成了叶梁第一个出圈的作品,他的朋友圈,三分之一都与小吴有关。后来叶梁团队又策划了“小吴拍摄时尚大片”与“P小吴大赛”,让“全中国会用美图秀秀的女孩”都帮小吴“变美”。双热搜,5. 5 亿次阅读。他说正准备拿后者参加戛纳广告节。

断眉妆广告上线前,《 1818 黄金眼》所属的浙江 6 频道播放了小吴为横店影视城拍摄的代言广告——小吴穿着自己的白衬衣和休闲裤,念着广告词,破音了。他还去了横店的海洋馆,当众人面,双腿叉开,转呼啦圈。没转上几个,呼啦圈就掉了。他捡起,再转。主持人鼓掌,小吴,加油!

叶梁说着激动了:看完那广告,当天晚上睡觉都是那张脸,那么丑,太毁形象了,不能这么消费他呀。

我问叶梁,怎么觉得人家就是消费,你们不是?

他回答,我们是很正经的包装,造型不丑,还蛮可爱。

同事附和,真的不丑。

但在我们刚提到小吴时,同事开口,“之前炒作……”。她很快纠正了自己的说辞,“之前帮小吴做的一些事。”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