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如何大战羊毛党?

社交,媒体,合作,创业,互联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石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羊毛党是互联网经济的一个衍生物,只要互联网存在,只要你足够有人气,羊毛党就会依附上去。

一个用户在趣头条App上一下子邀请来了 100 人,这个用户拿到了比较丰厚的奖励,但被邀请的 100 人在留存和活跃上,表现极差。这个举动引起了趣头条反作弊部门的注意,经平台核实、判定,这批用户存有问题,被处理掉了。这件事发生在 2017 年。

通常,趣头条是这样判定一个账号是否为羊毛党账号的。

他们有自主研发的设备指纹、特征安全、渠道归因等组件,以此来判断用户的设备是否正常、用户的行为数据是否正确、渠道的拉新是否正常。

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确定它肯定是一个作弊用户,其实我们会直接把它拦掉。”趣头条技术副总裁姜杰说,如果有一些用户疑似在作弊,它们最开始不会处理,只会观察,去观察它们的后续行为是否异常。

反作弊部门隐秘,但又十分重要

在趣头条,反作弊部门隐秘,但又十分重要。这个部门多与用户增长部门打交道,它承担了用户质量以及渠道健康度监测考量的重要职责。

姜杰在接受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独家访谈时说,这个部门的价值在于,肃清作弊或低质流量,对于用户来说,为 3 亿用户提供更加健康公正的阅读环境;对于公司而言,承担着为公司节省不必要成本浪费的职责。

趣头条App在 2016 年 6 月上线,很快,有些专门钻内容平台空子的羊毛党盯上了趣头条,在快速的用户增长中,趣头条技术部门意识到了业务形态可能引起的作弊风险,在 2017 年年初,开始成立并研发反作弊相关的系统。姜杰透露,该部门目前主要从作弊或可疑用户、渠道质量两个领域进行监控和处理。

在建立初期,会遭受比较多外部攻击。比如利用iOS端一键复原新机的手段,Android端会有多开、脚本自动化控制的手段。

2018 年 8 月份,趣头条遭遇一波来自iOS端的攻击。当时,趣头条正在进行新用户一元即时提现的活动,也就是说,一个新注册用户,可以立马提现一元钱。

在短期内,iOS新注册用户数量陡然变多,其中可能存在蹊跷,团队立马检测了不同时段新IOS注册用户的特征,发现一批用户进入趣头条后状态异常。

经过一番分析,反作弊部门在用户手机注册端找到了原因,那些用户都是用iOS系统注册的趣头条账号。iOS有一键还原系统的功能,还原系统后,所有原来的相关特征信息都会被抹掉。

抹掉之后,对趣头条的后台来说,一旦有人再次使用相同iOS设备注册新的趣头条账号,后台会认为那是一台新的iOS设备。这就给羊毛党提供了刷量的空间,羊毛党会使用大量虚拟手机号注册趣头条账号,从中拿到补贴。

“当时的监控已经基本完善,但SDK,尤其是IOS的SDK还在不断加固中,当时能采取的唯一办法,是立即先停止线上的 1 元提现功能,然后反作弊团队通宵达旦,更新了SDK和服务,完成之后,重新上的线。”趣头条方面告诉刺猬公社,趣头条的业务特点,决定了会有灰黑产业链通过业务或系统的一些漏洞来牟取非法利益。加上渠道市场也一直存在假量、低质流量的问题,这就让趣头条身处在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市场环境中。

自趣头条App上线以来,就一直被羊毛党盯着,羊毛党行为在趣头条爆发是 2018 年上半年。那时,趣头条处于强拉新阶段,据趣头条IPO时公布的数据显示,共花了8. 36 亿。有一些激励措施比较大的梯度好友邀请模式,你邀请的人越多,获得的收益越大,比如邀请 5 个好友,可以获得 20 元,平均一个 4 元;邀请 10 个好友,可以获得 50 元,平均一个 5 元。

同一时期,字节跳动也花了大价钱做拉新活动。 2018 年 3 月 22 日,“石家庄网警巡查执法”发布通告,今日头条风控部门向警方求助,旗下的火山视频App被人恶意批量注册虚假账号、利用技术手段批量盗用并上传视频,进而骗取大额补助。

警方通过资金流、信息流、人员流等多维度分析,发现了一个以李某为核心的诈骗团伙,该犯罪团伙购买、制作相关软件,利用多种技术手段骗取返现补助。

3 月 13 日,河北警方对该犯罪团伙进行收网抓捕,团伙头目李某以及犯罪骨干成员 15 名落网。警方查明,在 2017 年底到落网时为止,该团伙控制了数万个头条账号,每天上传各种视频千余条,两个月骗取补助数十万元。

该团伙还通过直播平台、录制视频、微信群等方式,在某电商平台售卖做号系统软件。这些软件可以模拟手机系统、修改IP地址、批量注册头条账号等,每套软件售价数万元,做号团伙以此来获取暴利。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