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读书还是做网红?青少年的网络新革命

2019-05-23 09:02 稿源:话娱公众号  0条评论

直播,视频,网红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卡拉羊,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个鸭屎绿,一个失血白,真的是绝配!”操着李佳琦口音的小学生用一段视频,在微博获得了 2654 万次观看。

在这位中国小学生走红微博的同时,日本冲绳一位 10 岁的小学生中村逞珂也在YouTube上通过经营自己的频道“少年革命Yutabon”,呼吁“不要去上学!我们是自由的!”成为了一个网红。

随着几位小学生网红的走红,“选择好好读书还是选择当网红”的讨论再次被掀起,不过这次“网红文化蚕食青少年”不再成为大众思想的主流,网络上更多声音开始表示:如果小学生足够有才华,为什么不能成为网红呢?

01

 从抗拒到接受

5 月 19 号,一位互联网资讯博主@千面娇娃杨老师在微博上回答了一位网友关于“如何劝解想做网红的学生好好读书”的问题,一时激起了网友对“选择好好读书还是选择当网红”的讨论。

有趣的是,短短几年时间,互联网关于“网红”的声音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2016 年作为直播元年,“网红”一时间如雨后春笋般大批量生长起来,根据 2016 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问卷网,79.9%的受访者认为,“网红”就是为了出名、各种搏上位的年轻人;在43.8%的受访者印象里,“网红”是通过整容、撒谎包装自己的骗子;40.5%的受访者觉得“网红”是搞粉丝营销、卖低劣品的淘宝卖家。只有15.2%的受访者表示“网红”也是红人,12.7%的受访者将其看做是独立、努力做自己的表现。

到了 2017 年,由于快手、抖音等短视频软件的飞速发展,“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触网”成为媒体的首要责任,该时间段“网红”以极端炫富的方式走红,大肆宣扬拜金主义、恶意炒作绯闻,自毁形象、挑战道德底线等等,都让处在叛逆期的青少年极易产生追随心理,扭曲价值观。

“网红”被许多接受传统教育的人称之为“互联网喧嚣之下的泡沫”,不知多少人都在用一种嘲讽的姿态等着“网红时代”的破产。但另一方面,“网红”用其极具迷惑性的外表吸引着年轻一代的目光,对于生长在互联网时代,习惯接受所有光怪陆离的 95 后、 00 后来说,网红已经成为了新一代任命对生活和工作模式的向往。

2 月 14 日,英国《每日邮报》刊登了一项对青少年未来职业规划的调查,其中渴望自己未来成为视频游戏开发者、社交媒体博主或网红的青少年达到了11%。而新华网在 2018 年发布的《 95 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的调查图表,更是指出在中国想要从事主播、网红的 95 后占比已经高达54%。

▲新华网在 2018 年发布的《 95 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

而在中村逞珂成为网红的同时,据日本公司Kuraray对于“小学生未来理想职业”的调查显示,“成为一个YouTuper”已经在 2019 年日本小学一年级男生的理想职业中排名 13 位,较 2018 年上升了 2 位。

可以看到,社会对网红的接受程度已经不再如过去一般将其视为洪水猛兽。不仅仅是青少年对其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不少成年人也表示了对这一“新兴职业”的认同。日本著名脑科学家茂木健一郎、日本职业棒球手Yu Darvish等人都明确表示了对中村逞珂的支持,茂木健一郎甚至专门发了一条推特,表示“有网友说我支持中村是在‘支持有才能的人’,但我想,说是‘支持有个性的人’会更贴切一点。”

在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待“网红”的态度也变得耐人寻味。

早期网友对网红的刻板印象较为深刻,其形象被固化为整容、博出位、拜金等等,舆论对网红的态度也是不屑及贬低。而随着PAPI酱、李子柒、华农兄弟等人的走红,“网红行业”开始大量深入人们的生活,并呈现出多元化之后,网友开始不再对“网红”本身做出抵触,而是对网红的类型开始挑挑拣拣。

“要边读书边做网红”成为了新时代人们对“选读书还是选网红”的主流态度,但实际上这种“我全都要”的思想实际上并不具有现实性。

▲微博网友对待“好好读书还是做网红”的态度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