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十年特写:文艺青年王微、落寞的土豆、冲出次元壁的B站

05

B站的最终走了过来。

在数次与 A站的「对决」中,服务更稳定的 B站继承了 A站当年的大量 UP主。

B 站吸引他们的,或许与当年土豆举办的土豆映像节,吸引叫兽、后舍男生、胡戈们的并没有差别,而这也正是连稳定服务都做不到的 A站,几乎从未顾及的。

2010 年 ,Mikufans 更名 bilibili 后不久,如今被称为「年轻人的春晚」的拜年祭前身《春季X圣诞》登录 B站。包括叫兽、性感玉米等在内的四十多位知名 UP主共同完成了一个拜年视频。

拜年祭只是其一,线上鼓励创作的活动在 B站几乎从不间断,鬼畜区大会,动画区MMD大赛等的不断丰富,越来越多 UP主聚集到 B站。

创作者与用户的联结不止于线上,2013 年开始,B站开始举办 BML(Bilibili Macro Link),为 UP主开启了一条「造星之路」。

如同早年的土豆映像节,BML 某种意义上正在实现王微的那句「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而这些 UP主们,也回馈给了 B站更多。几乎大部分社会舆论事件,都会以「现已加入鬼畜豪华全家桶」的方式,在各大社交平台疯狂传播。

由二次元文化中继承而来的恶搞、自嘲、戏谑手法加持的二次创作后,总是能以「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消解事件的本来面目,掀起诸如「律师函警告」的更大波浪。

在科技唆麻(ID:techsuoma)看来,越来越多的「萌新」进入 B站,逐渐成长起来的青少年用户也开始有了更丰富的内容诉求。VLOG、纪录片、评测体验、广告、教程、吃播……二次元起家的 B站,反而有了当年土豆的「草根气息」。

@卢诗翰 就曾拉取过 B站数据,显示 B站目前数量第一内容是游戏类,第二内容是生活类,第三是娱乐类,第四才是番剧。甚至被爱成为「C站」的CCTV,也曾以「在B站学习」力挺 B站。

与其追问「B站的二次元气息是不是在被稀释」,不如说正是「二次元文化」内核所散发出的自由与想象力,才真正帮助 B站最终扛起了「原创视频阵地」这面大旗。

从某种角度而言,标题中的那个问题,亦是问题的答案。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