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戒不掉点赞

2019-04-28 09:33 稿源:爱范儿  0条评论

点赞,好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我们身处一个被「赞」控制的世界。

当耗费 1 小时发出自我感觉理想的朋友圈后,点赞数只有:1 个。

于是你内心开始摇摆、挣扎、惶恐:这段文字太煽情吗?这张图片 P 太过吗?这个视频是不是不好玩?我要不删了吧?或者删了再发?发了还有人赞吗?

当点赞数骤然陡增,你的肾上腺素也不断飙升,同时,你可能将在更多社交平台重复这一受捧的过程,以及,无数次打开这条动态,进入一种高度的自我欣赏状态。

分享文字、照片、视频,已经成为各大亿量级用户的社交软件中,最普遍又无形的人气竞赛。而社交媒体所带来的焦虑也不断增加,我们可能永远无法从「关心自己是不是受欢迎」中毕业了。

不过这个「赞」,也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点赞,让人上瘾让人丧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包括微博,都考虑过「赞」存在的必要性。

他们似乎都不同程度地意识到:这个充斥着诱惑、渴望、狂喜、落寞的存在,正在助长一种不健康的痴迷。

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表示:

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创建一个「点赞」或「喜欢」的按钮,这不仅没加强互联网对话,更没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影响。

Instagram 也据称正在测试一项完全隐藏「喜欢」的新功能,它让用户能看到别人给自己的点赞量,但别人看不到,这将让粉丝更专注于分享的内容。尽管 Instagram 澄清还未测试,但也表示一直在寻找减轻 Instagram 压力的办法。

▲ 图片来自:twitter @ wongmjane

而像微博、Facebook,都在尝试用表情符号让点赞以更多形式呈现,用户可以用哭、笑、惊、怒表达更广泛的情感。

因为点赞这件事,并不只是一个下压动作那样简单。

社交媒体已经成为我们表达自我、塑造自我认同、形成和建立关系、了解周围世界的空间。

点赞带来了这个时代里不可磨灭的美好感受,也有着激发人们欣赏、信任、共鸣、同理心等优秀特质存在。

当我们将点赞数作为他人关注外物的标准,并熟悉它背后的心理和原因,我们就能知道为什么人们更爱某些事物,并可以利用这些来享受被关注的好处,无论是从个人还是商业层面。

Snapchat,阅后即焚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只是点赞对于个人的影响似乎弊大于利了。

一项研究发现,过度使用社交媒体就像网络成瘾的症状一样,源源不断地刺激着大脑产生快感的系统。在发出朋友圈的那刻,我们分泌的激素可以飙升到 13%,不亚于一些人在婚礼当天「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的感受。

当一个帖子比平时多了一些赞,我们就会想要更多,大脑中产生快感的多巴胺,已经不止在为我们创造快乐,而是通过赞而不断提升心理预期,让我们更难以满足。

智能手机和应用程序明显是为了触发多巴胺的释放而设计的,当手机发出嗡嗡提醒声时,我们总是忍不住伸手去拿手机,就像在口袋里放了一台老虎机,它的目的就是让我们面对新消息的诱惑而「情难自控」。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RSPH)和 年轻健康运动(YHM)发布的报告发现,1/6 的年轻人将在生命的某个阶段经历焦虑症,在过去的 25 年里,因为互联网社交,焦虑和抑郁的比率增加了 70%。

而在这其中,Instagram 和 Snapchat 对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影响最大。RSPH 的首席执行官 Shirley Cramer 称:

它们独有的视觉特性是影响背后的原因,因为这两个平台都非常注重形象,用户会因为粉丝的点赞而欲罢不能。

点赞就像这个时代的慢性成瘾症,满足着我们的欲望,扩充着我们的焦虑,消耗着我们的热情,模糊了我们的真实,但在一个个间隙之中,我们仍忍不住瞥一眼,自己是不是得到了更多人的「红心」。

手机,社交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一种孤独的社交符号

滑动手指,点击喜欢,一键完成。

点赞也是这个时代成本最低的社交方式。

在我们最普遍使用的微博和微信里,一轮狂赞收获得到了多大的褒奖,一次平淡可能就让人跌落忧虑的谷底。而开启了朋友圈的一个赞,后面就是源源不断的社交关系。

微信朋友圈里,好坏并不是点赞的唯一标准。新认识的朋友发自拍了,甭管好不好看,以赞会友;加远房亲戚微信了,就算发的是无法直视的夫妻宝典,先赞为敬;上司转发了 996 深度励志文,怎么同事都赞了——不赞不快。

但是公司团建照片刷屏朋友圈时,一个不经意的发现也能让你彻夜难眠:为什么老板唯独不赞我?

这是现代再普通不过的社交情形,也是我们想要保持彼此关系的直接方式,甚至还达成了一种互惠效应:你赞我,我赞你,有来有往,不欠人情。

只是这简易的「点赞之交」,可能无法加强真正的亲密度。

更多情况下,它其实会让人们觉得缺乏关注。

数字社交媒体教授兼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学校主任 Karen North 表示:

在社交媒体里,我们点赞做的只是观察她们,表示认同,而不是向他们展示我们关心的事情,更别说用它加深友谊。

点赞阻止了有意义的对话,鼓励浅薄,并加剧社交媒体的最具心理破坏性的影响,这将助长了一些被动和懒惰的人,不用有效的方式进行真正的对话。

同时一项由 Vogel 领导的研究显示,人们还无法避免一股「向上社交比较」的趋势。这意味着你将总是忍不住自己与比你好的人对比,无法判断自我的真正价值,然后引起虚荣、自卑,和极端的心理。

在这种社交中,人们更像一个重压的窥视者,而不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

这也是为什么研究表明狂热的社交媒体用户更容易患抑郁症:

他们会感到孤独,因为在没有互动的情况下看待其他人的经历,有时会感到被拒绝或被忽视,或者他们只是觉得,他们的朋友并不像朋友一样对待他们。

但他们也通过不互动的方式对朋友做着同样的事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