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中的视觉中国

2019-04-12 09:39 稿源:新榜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新榜,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视觉中国就是个无耻流氓!”

今天,在一个又一个的自媒体行业交流群里,人们愤愤地咒骂着,鲜有为这家中国最大的互图片版权代理交易商辩护者——尽管,这家A股上市公司的言行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并没有太大瑕疵。

骂声源于那个黑洞。

昨晚 21 时,经过盛大预告,全球多家科学机构联手公布了首张黑洞照片。一时间,在微博、朋友圈、知乎等中国社交网络和媒体平台上,众人皆谈黑洞、相对论、爱因斯坦,区别只在于,是转发一两篇科普文章,抑或跟风蹭一两个无伤大雅的热点玩笑。

此时的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一手打造并于 5 年前成功借壳上市的公司,即将在 12 小时后遭遇一个巨大的舆论黑洞。毕竟,这个春天不仅值得全世界天文学家庆祝,其实也是他的好日子——根据 2014 年公布的证券市场文件,以柴总为代表的 10 位股东将在明天( 4 月 12 日)获准限售股上市流通,约合市值103. 30 亿元。

是的,就在人类迎来首张黑洞照片之后一天,只需要再过一天,柴继军和他的视觉中国创业伙伴们,就可以把自己锁定 5 年之久的纸面资产变成一笔可流通可交易可提现的真正财富了。

可是,黑洞就是这么神奇,就选在了这一天爆发,仿佛要让视觉中国再也无法借助“合法维权”的加速度逃出被告们的怒火。

和每一次网络舆论事件相似,这次又是好事者从视觉中国网站上发现了槽点:一张网页截图显示,视觉中国将这张由科学机构公诸天下的图片作为一件可售卖商品挂在了自己的网站上,并注明“此图片是编辑图片”,警告使用者若想用于商业用途则需进一步接洽。

这显然不符合很多人的朴素认知——是啊,昨晚还普天同庆说这是全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怎么,睡一觉起来,这张黑洞图片就成了需要付费购买的私家财产?那我们昨晚发的那些段子、海报,岂不是要赔上一大笔钱?

真有好事者紧接着就去询问视觉中国的在线客服人员,对方的回答坐实了猜测,对话截图显示,一位比着OK手势的美女笑吟吟地回答:“价格一般几百到一千不等”。

要知道,昨晚消息公布后 3 个小时,仅微信公众号里就有超过 800 篇推送内容是和这张黑洞图片相关(根据新榜数据)。如果真是涉及侵权,无异于一场图片版权“灾难”。

意外之后,是普遍的困惑。“科学界一般都会倾向于传播这种伟大成果,很难想象科研机构希望用这个图赚钱”,昨晚刚熬夜发布了《看完黑洞照片发布会,我简直要笑死了》并收获 10 万+阅读量的”毕导“现在是笑不大出来了。在向新榜讲述自己的困惑时,这位清华大学博士网红说:“如果有媒体单纯是非商用报道用它配图,还要被索赔的话,那我觉得不太地道,但这毕竟是道义上,如果的确违法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我也不懂”。

新榜今日发邮件询问EHT公共信息总监Peter Edmonds,这张图片是否可用于微博和微信公众平台,对方回复:非商业目的可以免费使用

毕导是名校博士,自然懂得分寸。三表就不一样了,这位骄傲地自称”互联网大喷壶“、”负责吐槽一切”的东北小伙从来就是“炮手”,两次三番指着鼻子大骂腾讯尚且不在话下,还曾引得马化腾亲自赞赏、过问,如今又何惧你小小视觉中国?

15 时许,“三表龙门阵”重装上阵,从陈胜吴广那里借来檄文金句,大喝一声“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我若引用了‘黑洞照片’是断然不怕的,因为我遵守‘欧洲南方天文台’提出的CC4. 0 协议就好,‘视觉中国’无权干涉...我比较担忧的是,'视觉中国'是否太多次刻意混淆如上案例所呈现的版权细节,来'搞定'不明就里的自媒体...在视觉中国的所有维权过程当中,确实有一些情况属于主观故意,但更多人收到维权威胁的时候,会惊觉这只是自己的无心之失,甚至有时会觉得只要删除照片就可以,不需要补交赔偿...故而,自媒体或很多企业认为‘视觉中国’有‘钓鱼执法’之嫌。”

文中,三表引用了另一篇来自微信公众号“航通社”的分析,以示“视觉中国”实乃“钓鱼执法”之惯犯、恶犯,动辄狮子大开口:“充满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他们警告的手法十分恶劣,语气严厉,而且基本不给思考机会。感觉就是将每一个盗取他们图片的人,都像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那种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看待。”

作为进一步的证据,三表也提到了今日午后使得舆论黑洞进一步放大的原因:“‘视觉中国’居然将国旗、国徽声明了版权,还言明:如果要商用,请拨打客户代表电话XXXX。以‘国徽’图片为例,页面‘价格提示’显示:‘用于内文不低于 150 元,整版跨页不低于 500 元,杂志封面不低于 1000 元,商业使用价格另议。’”

没错,此时的中国网络舆论场上,视觉中国所遭遇的咒骂声已经穿透了自媒体行业,因为这组声明了版权和购买费用的的中国国旗、国徽图片图形,更多的围观议论者涌了进来。其中有一位,相当有份量,大名“共青团中央”。

下午 15 时许,这个在微博上向来非常活跃的官方账号看似轻轻地问了句:“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并且有意附上了视觉中国的微博账号,相当于点名问政。

被这样一个正部级组织称为“贵公司”,相信只要是稍微熟悉一点中国舆论生态的围观者都能明白,这下,视觉中国麻烦大了!

法律博主唐有讼总结了一下“视觉中国被共青团中央点名是什么后果”,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后果不堪设想”。

是的,还没等到“引起高度重视”的有关部门去视觉中国查税、查合同、查黑恶势力,一大波各路账号涌进了共青团中央的微博评论区,跟风责问——看上去甚至比昨晚追逐黑洞时还要踊跃。其中多有海尔、360、百度、凤凰网等,以各自商标相关图片图形在视觉中国网站上的待价而沽为据,一个接一个地打出问号,直至把这一原本只属于某个行业的话题生生顶上了微博热搜。

在上级组织的感召示范下,一些地方共青团的官方微博账号甚至玩起了行为艺术,不仅在评论区里四处搭话,甚至要在自家头像上特意加上标识,宣称要防止视觉中国盗走。

事既至此,视觉中国已经无可挽回地掉进了一个舆论黑洞。更何况,一些在图片说明、标签上有明显“政治不正确”之处的海外版权图片网页也已经被挖掘出来,呈于众人面前,招来一轮又一轮的斥责。

待到新华社也已出手,以“众怒已经爆发了“形容视觉中国此时此刻所堕黑洞时,柴继军再也坐不住了。

他此前那段针对黑洞照片版权争议的回应——“用此图蹭个热点用于公司广告等商业目的有风险”——现在看来实在没怎么照顾到人们的情绪,更不足以回答共青团中央举着国旗对“贵公司”的质问。 18 时许,视觉中国决定低头道歉:“经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为此深表歉意!我们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持续性的加强审核,避免类似情况发生。感谢广大网友的监督!特此致歉!”

道歉有用吗?这个问题,恐怕没那么容易回答。能得到的答案是,晚间,视觉中国官方网站已经无法打开,而那些从证券市场杀来的声音则在热烈猜测明天解禁百亿市值的视觉中国会不会因为这一个降临在前夜的黑洞而陷入跌停。例如,“港股那点事”就在咬牙切齿地诅咒“流氓最合适的去处,是监狱”。

其实,视觉中国之所以在事发之初相当笃定是有原因的。

作为中国当下最大的图片版权代理交易平台,这家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凭借符合法律规定的维权行为获得了业绩增长,并且成功地使得一批自媒体选择与其签约,批量购买图片。

从授权程序上来说,黑洞照片本来只不过是视觉中国每天新增海量版权资源中非常普通的一张。

下面这个视频解释了这张照片的来源。


根据科学家们的说明,这张照片是根据 8 台分布于南极洲、欧洲、美洲及夏威夷的射电望远镜的观测数据整合而来,天文学家们用了 5 天给黑洞“拍照”,又用了 2 年把这张照片“洗了出来”。

“这肯定不是单独的摄影作品,从Katie Bouman在TED的演讲《怎样拍摄一张黑洞的图片》分析,我倾向于认为属于图形作品,或者是图形和摄影的一种结合。但无论如何,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熊磊之介绍说。

他认为,“目前来看这张图可能是最开始科学组织已经授权很多家机构来用,包括了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就是这个图你们可以用,甚至做一下精度的压缩,只要不改变图本身。从目前的信息判断,可以判定,整个相关科学组织放弃了从这个照片中牟利、或禁止别人使用的权利。”

也就是说,黑洞照片是有版权归属的,但到底归属谁呢?

从外媒发布的报道来看,照片的版权方主要为EHT(事件视界望远镜)、NSF(国家科学基金会)和ESO(欧洲南方天文台)。而法新社、视觉中国受权代理其著作权。

事实上,今天视觉中国的一系列回应中也对版权归属问题进行了说明。

上午,视觉中国方面向虎嗅回应版权归属问题时谈到,他们没有权利、也不会维护这张图片的使用权,这张图片是该研究机构向全世界大批量分发的,他们并没有得到独家授权。

而后又回应质疑:

所以,尽管有关黑洞图片版权归属的争议此时已经沸沸扬扬,今天下午 16 时左右的视觉中国仍然不知“大祸临头”,而是继续发布了这个只顾着“警告他人”的声明:

总而言之,视觉中国在坚持着自己是多么的“合理合法”:

1. 图片的授权来自欧洲天文台,视觉中国从法新社获得了代理版权。

2. 视觉中国没有独家授权,也不会对图片的使用权进行追究。

3. 按版权方的说法,图片可以免费用,但要商用必须联系欧洲南方天文台。

4. 网友以个人名义发布,只要不恶意诋毁、歪曲事实,不需要授权。

5. 自媒体使用可能会有法律风险(因为自媒体可能涉及商用,可能会被版权方追责)

的确,中科院院士武向平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的表述其实从侧面也佐证了视觉中国的立场:“黑洞图片一旦发布了,就是全世界可以使用的,媒体上也可以看见,只要标注是哪里来的就可以”。

但是,三表都说了,“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新华社都说了,“我们尊重版权保护,但如果打着版权保护的幌子做起了生意,怕是不太合理”;对了,最最重要的,共青团中央站在国旗国徽下对“贵公司”的追问还一直没停呢!

在所有冷嘲热讽视觉中国的名人中,张颖是特殊的一个。这位著名的投资人在 9 个多月前就曾经在微博上怒斥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是“漫天要价”“勒索”,并立下FLAG:等着吧,总有一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连十个月都用不着。所以,今天下午,紧跟共青团中央的旗帜,张颖立刻转发,来了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做人啊,最怕的就是招惹宿怨。或许,视觉中国有一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合理合法,但众怒从来懒得理会那些,只记得你的“吃相”有多么难看,你的言行有多么“流氓”。更不用说,作为中坚力量的自媒体,只期待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在有关图片版权的博弈中获得一些舆论筹码。

和柴继军一样从媒体人转型为上市公司创始人的牛文文在晚间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应该是暗指此事:“一家长期无视公众情绪的垄断公司,实际上已是在危险中裸奔,可惜公司及其创始人往往还在自恃模式无敌科技创新甚至上面有人等等狭隘自大认知,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等闲视之。”

暂且放下郁结已久的公众情绪,回到图片版权市场本身。

既然这张黑洞照片的版权问题并不复杂,视觉中国也确实拥有图片的官方代理权。为什么还会犯了众怒,以致被人“挖坟”?

“一个重要原因是拍摄图片这件事越来越平民化了,以前拍摄图片需要付出巨大成本,需要专业的设备,进入特定的地方,报社还要专门设立摄影记者这样的工种,但今天人人都有手机摄像头,除了少部分艺术类的摄影,拍照尤其是那种记录下现场的所谓编辑类照片,已经‘祛魅’了。以前是付费购买那些专业人士的专业设备和专业技能,但现在大家会觉得不就是一张照片,我也能拍,凭什么你要卖那么贵。”一位长期跟踪图片版权市场的人士对新榜说。

此外他认为,另一个原因是肖像权和物权的缺位。视觉中国也承认,自家网站上有大量图片并没有获得拍摄对象的肖像权和物权,结果是,作为拍摄内容的核心主角并没有收取费用(因其是公众人物等),但这些只是按了快门的拍摄者及其代理商却大行收费,有“喧宾夺主”之感。

甚至,回到视觉中国的发家史,还关联着职务作品“以公谋私”的原罪。一些媒体机构的摄影师,以其工作便利拍摄的图片,其版权应属于机构,但事实情况下,这些摄影师私下将图片交由视觉中国等代理商销售,个人得利。另有一些类似会议聘请的商业摄影师,也有意识地利用组织方的信息不对称,一边收取拍摄费用,另一方面又将图片版权自行对外销售。

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图片较之文字的唯一性上,以及图片的存储成本和搜索成本较高的问题上。本质上,这类图片版权公司是效率撮合平台,除了视觉中国,还有东方IC、全景等,维权也都是他们的盈利方式之一。

一边是符合现行法律的版权生意,一边是对廉价图片日益旺盛的需求,何时、以何种方式能从黑洞中走出,目前尚不可知。

还是人民日报说得好:“当版权保护成共识,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有著作权。问题在于,著作权是否真成立?平台有没有净化版权池?商业模式是否经得起推敲?避免版权保护陷入‘黑洞’,与提倡版权付费一样重要。”

比三表还要调皮,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微博账号在说这段深夜寄语时,开了个“不敢配图”的玩笑。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