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操刀,网易驶出舒适区

2019-03-04 09:03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再造网易“不易”

“工匠精神”下的网易产品矩阵,始终缺少一款“杀手级产品”,比如邮箱和有道虽然达到 8 亿用户规模,但都不是用户黏度特别高的应用,不足以打开新的局面或是引爆一个市场。

对丁磊来说,电商承载了他更大的梦想。 2016 年丁磊曾说,“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众所周知,这些年中国互联网电商领域,不仅阿里树大根深,京东枝繁叶茂,后起之秀拼多多来势凶猛,电商领域的竞争波及到商家时,“二选一”亦是常态。如此的竞争态势下,网易考拉和严选能冒出头来,已实属不易。

2015 年 1 月,考拉诞生。有资料记载,网易 2014 年社招员工达 1200 人,是过去五年社招人数的总和。 2016 年严选诞生。严选是丁磊消费观的传递,丁磊参与设计了平台中多款商品的设计,还定下了严选在 30 天无理由退换的规矩。

产品经理丁磊,知乎上有一个案例,通过一款丝袜讲丁磊如何把控品质。严选一开始找的是一家意大利供应商,丁磊家人试穿了这款袜子,发现穿上后会慢慢滑下来。丁磊不满意,让团队去跟供应商商量怎么生产适合亚洲人的袜子。

丁磊对品质相当有要求。跟他接触的员工提到,平台上出售的产品,无论颜色、大小、款式、设计,大多数都是丁磊亲自跟供应商一点点敲定的。他要求下属做了一个严选的样本展列室。此外,他会去看用户评论,然后反馈给相关部门。

网易电商诞生后,便显示出强大的助推能力。 2016 年前,网易的营收主要由游戏、广告和邮箱等构成; 2017 年开始,网易考拉成为国内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收入占比突破20%, 2018 年的市场占有率也达到了26%。

据网易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网易四季度净收入为198. 44 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0. 20 亿元人民币,电商业务净收入为66. 79 亿元人民币。营收贡献方面,网易电商业务营收最新占比为33.66%,达到历史最高。

整体数据不错,整个网易赚钱,但赚钱的速度大不如前。

2018 年第四季度,公司毛利率为38.6%,同比下降2. 9 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 7 个百分点,其中,游戏毛利率为62.8%,仍然位于高位,而电商毛利率仅4.5%,自电商业务上线以来,首次跌破了5%,创新及其它业务毛利率为-5.2%。

不到5%的毛利率,在任何行业都算是很低了,再扣除一些其他的支出以及税收开支等,可以说网易在电商行业,虽然已经探索了 3 年多,仍然还是处在一个赔钱获客的状态中,营收越高,意味着亏损越多。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电商业务似乎拖累了整个网易的财报,甚至使得一贯对网易颇有信心的投资人都打了退堂鼓。

就连长期持有网易股票的段永平也,在去年 9 月份与斯坦福大学与华人学生进行了交流和分享时说,现在把网易的股票基本卖掉了。“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虽然股价证明我可能卖错了。”

段永平与丁磊渊源颇深。

2001 年 9 月 4 日,网易被正式停牌。《华尔街日报》的评价是,“总部设在北京的互联网门户网站网易似乎走到尽头”。那时候的丁磊打算卖掉公司,重新创业。深圳五洲宾馆,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劝丁磊坚持。

丁磊听了段永平的劝,选择了坚持,而后网易终于复牌,并持续走高。段永平以不到一美元的低价格大量收购网易股票,而网易股票在 2006 年 3 月经过一拆四的股票分割后, 2007 年 2 月股票价格在 20 美元左右。段永平赚的锅满瓢满。

依据当下的情况来看,段永平相当的精明,他知道什么时候买掉能实现最大的财富收益。刚刚过去的 2018 年,网易的市值跌去了三分之一。

对于网易而言,整合业务以及裁员过冬也属于必然之举。

硬币的两面

纵观网易近二十年发展历程,能让外界记住的知名高管并不多,除了曾挑起内斗的前CEO黎景辉,陌陌CEO唐岩、YY董事长李学凌、猿题库创始人李甬等人都是在离开网易后创业成功,才被更多人所熟知。

网易历史上从未采取过集权式管理,除了最核心的游戏业务丁磊自己干预较多,各部门都是各自为政,资源分配不均,而不被丁磊重视的部门要在没资源的情况下做业务,便就被培养了创业能力。

尴尬的是,尽管是在网易获得成长,但很多离开网易的高管基本都是和丁磊不欢而散。 2014 年陌陌上市前夜,网易突发公告,谴责唐岩在网易期间存在多项不法行为,丧失职业操守。丁磊和唐岩等离职高管之间的个人恩怨成为业界热点。

谁是谁非,真相已经难以考证,但游戏的“得”、新市场的“失”、以及丁磊与离职高管之间的矛盾,背后逻辑实际上是统一的。

“网易从来不是一家平台化公司,以产品经理自居的丁磊,其内部管理方式更多是一种兴趣式管理,其看好的新产品,必定亲力亲为,不看好的产品,则很难获得资源和支持,加之决策随意性强,不少项目有头无尾。”出任过网易网站部产品总监的纯银曾告诉《深网》。

丁磊本人对新业务偏保守,习惯性先观望再跟进,如果看不到短期成长为千万级用户或盈利的可能性,在网易,内部创新就变得非常艰难。

据《深网》了解,丁磊曾经看好网易电影票业务,连续几年参加上海电影节,时常组织相关部门讨论发展方向;也曾经大推高端婚恋社交平台“花田”,等等,但很多业务发展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吝啬、保守、随意、缺乏耐心和长远眼光。”谈及丁磊的缺点,一位经常接近他的网易离职高管如此和《深网》评述。

以媒体业务为例,一直以来丁磊本人对门户的创新并不重视,据《深网》了解,网易传媒部门的高管,也拿不到网易上市公司的期权奖励。

一方面,作为新媒体能接触到最新的行业信息和资源,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内部狭窄的创新空间,从网易门户,便陆续出走了李学凌、李甬、方三文、唐岩等创业者。

有报道称,唐岩在网易期间曾萌生做一款移动社交产品的想法,当唐岩带着这款产品的思路向丁磊要百万美金前期投入时,丁磊觉得不值得投入,这款产品也就作罢。这也最终导致了唐岩的离开和陌陌的诞生。

在唐岩创办陌陌三年后,丁磊才决定借助易信发力移动社交,但此时早已错过最佳时机。

网易离职员工群里,有员工感慨,“我感觉网易的管理思路有很大的问题,每次业务稍微有点向上发展的势头,就会社招一个更资深的来接手,很少想着基层提拔。”

“业务要大规模发展的时候,基层干活的员工很难提升,又有一大批空降中高层。最后吃亏裁员的还是基层员工,在网易做基层员工太辛苦,做中层养老,轻松又容易,做高层则缺少股权激励。”一名网易离职员工表示。

这些,都为今日网易的困境埋下了伏笔。

网易的未来

刚刚过去的 2018 年,不仅仅是网易,中概股和港股都是一片惨淡。阳光灿烂修屋顶,此刻架构调整战略和收缩也显示了丁磊对网易调整的决心。而这种调整其实早就开始了。

2018 年 11 月,网易曾将包括网易漫画、网易文学、网易蜗牛读书与LOFTER在内的网易文漫事业部的业务打包并进行独立融资,失败后将将网易漫画出售给二次元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站)。

此后的 12 月 3 日,网易薄荷宣布自 12 月 31 日起停止服务,服务器上所有图片、视频等数据将被清空。

据财经杂志报道,网易 2019 年在游戏上将采取保守策略,立项难度变大,资源倾向于大IP大产品。而网易云音乐在 2019 年开始网易云音乐将会缩减开支,减少对于腾讯音乐所持版权的购买。

一直以来,对“佛系”一词有着别样解读的网易CEO丁磊认为企业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他表示:“佛,讲究的是静心。只有静下心、沉下心,才能做出好产品。”

如今,在互联网寒潮之下,不知道网易的裁员还算不算它“佛系文化”的一种。

除此之外,网易当前面临的更大问题可能是,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转向产业互联网并聚焦人工智能的当下,网易如何转型?

一直以来,丁磊把网易的企业文化形容为“稳扎稳打、专注、锲而不舍”。即使在网易最困难的时候,他依旧保持乐观。

在 2018 年网易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给出了答案,他称教育是网易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

幸运如丁磊,能否带领网易重新启航?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