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字体的著作权保护Q&A!附近年来重大字体诉讼案

版权,盗版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公司法务联盟(ID:CCA-legal),作者:张艺,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计算机字体是否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客体,自计算机诞生素来争议不断,司法实践中和学界方面皆未有定论,同一案件在两级法院出现相反判决的情况亦不鲜见,学界亦是百家争鸣。本文通过研习自 2005 年方正诉文星案以来几个热度较高、影响较广又较为典型的案件(见文末表格)和有关学术论文,提出以下问题和观点,以求共同学习和交流。本文所述计算机字体皆为汉字字体,且对于已经进入公有领域成为公众普遍使用的具有工具性功能的字体(如,宋体、黑体、楷体等),不论从著作权法规定的角度还是社会公共利益的层面看,皆不是本文讨论的范畴。

Q1:计算机字体是否可以拆分成三个层次——字库软件、字库、单字字体来认定法律属性?

通过查看历年各级法院判决书中争议焦点的阐释和论述,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法院在审理计算机字体的著作权案件中对其法律定性是相对混乱的,比如在方正诉文星案中,一审法院北京一中院对方正兰亭字库同时认定为美术作品和计算机软件,而同案二审法院则否定了计算机软件的定性,再如,在方正诉暴雪案中,一审法院北京高院认为方正兰亭字库构成美术作品而不构成计算机软件,而在二审法院最高法的判决中恰好做出了相反的认定即方正兰亭字库构成计算机软件而不构成美术作品。笔者认为,对于计算机字体的法律性质,不能一概而论,就其本身来讲“字库软件、字库、单字字体”是其具备的固有的三个层次,在整体定性困难的情况下不妨尝试将其拆解开来看,可以看到近年来法官、学者都在向这个方向探究,如,在 2010 年以前的几个典型案件中法院大多仅对涉案字体的性质作为一个整体分析,而在其后法院开始逐渐关注到字库和单字字体的不同从而分别定性。要注意到,同一创作成果(假设我们将计算机字体视为创作成果而非单纯劳动成果)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根据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将其归入一类作品,并不意味着不可以根据其另一种表现形式将其归入另一类作品。

Q2:如果可以,应当分别如何定性且是否分开保护?(互不冲突,侵犯了什么就保护什么)

 1.字库软件的定性及侵权行为的认定

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条之规定,计算机软件是指计算机程序及有关文档。该条例第三条第(一)项规定,计算机程序是指为了得到某种结果而可以由计算机等具有信息处理能力的装置执行的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号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

对于字库软件的定性笔者认为最高法在方正诉暴雪案中所作论述较为妥当:“字库软件中的字体文件的功能是支持相关字体字型的显示和输出,其内容是字型轮廓构建指令及相关数据与字型轮廓动态调整数据指令代码的结合,其经特定软件调用后产生运行结果,属于计算机系统软件的一种,应当认定其是为了得到可在计算机及相关电子设备的输出装置中显示相关字体字型而制作的由计算机执行的代码化指令序列,因此其属于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条第(一)项规定的计算机程序,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即,字库软件的法律定性应当为计算机软件。如此认定,则方正诉文星案和中易诉微软案即为典型的计算机软件侵权,文星字库对方正兰亭字库的整体使用以及微软操作系统对中易字库的整体使用皆是典型的计算机软件侵权行为,这一点和文星案一审法院北京一中院和微软案二审法院北京高院的判决中的观点是一致的。

 2.字库本身和单字字体是否具备独创性构成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美术作品,若字库本身不构成美术作品,是否可归为汇编作品而受到保护

问题来到这一层就变得更为复杂和艰难,字库和单字字体的法律定性是相互关联的,本节将共同讨论字库和单字字体,那么字库本身和单字字体是否具备独创性呢?

支持字库作为美术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观点通常是从字库整体具有独特统一风格、一定的审美价值和设计制作过程复杂进行分析,而单字字体亦是更多的从审美的角度和对创作者思想的体现程度出发进行分析,在方正诉宝洁案中,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达成难得的一致,都认为中文字库具有一定的审美高度且设计过程复杂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美术作品,但对于字库中的单字是否具有作品属性两级法院皆持否定态度“无论达到何种审美意义的高度,字库字体始终带有工业产品的属性,是执行既定设计规则的结果,受到保护的应当是其整体性的独特风格和数字化表现形式,对于字库字体,受到约束的使用方式应当是整体性的使用和相同的数据描述,其中的单字无法上升到美术作品的高度。”

至此,问题又进一步演变成是否具备一定的审美高度且有脑力劳动的投入就可以视为其具有独创性,这就涉及到了独创性标准的问题,我国作为大陆法系国家对可以成为作品的创作成果的独创性要求较高,对于字库和单字字体是否具有独创性还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私以为,字库和单字字体都是在已有的汉字基础上进行设计加工,对其独创性的要求不宜过低,否则就会出现大量经轻微改动笔画粗细角度或稍加设计的字体享有版权的情况,为字库公司和个人创造极大的字体盈利空间,造成维权泛滥甚至滥诉,这不仅不能起到鼓励创作的目的,甚至会妨害汉字作为文化交流和发展工具的功能性从而破坏社会公共利益。笔者的观点更倾向于不完全排除计算机字库和单字字体作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客体,但司法机关和立法机关应当通过司法解释或立法的方式确定字体成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客体应具备的独创性标准,此标准应当高于一般。

对于字库是否构成汇编作品的问题,在中易诉微软案中,北京一中院的解答值得借鉴。根据《著作权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为汇编作品,其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可见,构成汇编作品必须在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上具有独创性,中易字库整体上仅是中易电子公司根据国家标准而创作的所有的字型的集合,在内容上是执行国家标准,且没有进行编排,因此不构成汇编作品。

Q3:书法作品当然的构成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美术作品,那么计算机字体是否可以类比探讨?

主张字库和单字字体为美术作品的观点常常会用之类比作为著作权的客体已无太大争议的书法作品。关于这一点,向佳红诉九层妖塔片方等公司案和叶根友诉肯德基案是一对有趣的案例,同样都是书法家提起的字体侵权诉讼,向佳红的七个单字获得了十四万元的赔偿而敲响了很多人尊重字体著作权人权利的警钟,而叶根友案则被二审法院驳回诉讼请求。不同的案件固然有诸多不同的细节导向了不同的结果,在这一对案例中的不同则是向佳红案中九层妖塔影片中直接使用了向佳红的书法作品,而叶根友案中肯德基在宣传资料中使用的七个字“新春快乐虎到福”是从新浪网上免费下载下来使用的,二审法院认为肯德基未直接使用叶根友涉案几个字体的原稿不够成侵权,叶根友字库虽然是基于书法原稿设计制作的,但在转化成计算机字库的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技术的处理而不是对书法原稿直接的复制,不能直接认定为美术作品。通过对比两个案件,我们可以看到书法作品和计算机字体的区别,哪怕是基于经过版权登记的书法作品原稿设计而成的计算机字库是否能构成美术作品依然存在较大的讨论空间,遗憾的是,在叶根友案中二审法院江苏高院并未提及叶根友计算机字库是否可以定性为美术作品,判决意见中将其纳入了计算机软件的范畴进行了探讨。

刘春田教授在《论方正“倩字体”的非艺术性》一文中的观点指出:“倩字体”不具有和书法作品相似的艺术性,强调了计算机字库的工业产品性质而非艺术品。笔者赞同刘教授的观点。虽然不能据此认定计算机字库绝对的不能构成美术作品,但可以看到计算机字库即便是具备一定的独创性也很难达到作品的高度。

小结

综上所述,计算机字体软件可以作为计算机软件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计算机字库、单字字体一般不具有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应当具备的独创性(但不排除特殊情况)。

在公众日常生活中的对于计算机字库中单字的使用不足以构成侵权,但对于字库软件整体的下载使用而未经权利人许可则极有可能侵犯其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个人或者企业在收到字库公司的提示侵权的函件后亦不必太过惊慌,应当首先自查是否确实存在侵权行为并积极与字库公司取得联系,在过去 2018 年里大多数的计算机字体侵权案件都是以和解结案的,从事相关行业的企业和个人亦应当提高版权意识,在使用非公有领域字库之前应当通过正规途径购买字库软件,目前来看市场上字库的价格都不是太高。另一方面,字库公司亦应当理智维权,不要挑起滥诉,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寻求更加规范的盈利和生存模式,通过发函协商和司法诉讼的途径获得赔偿毕竟不是字库营收的长久之计。立法和司法机关应当尽快出台相关规定,规范字库市场,寻求即能鼓励字库行业繁荣发展亦不损害公众利益和文字工具性的平衡点

附件:几大知名字体诉讼案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