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再迷恋北上广

2019-02-23 10:42 稿源:全天候科技  0条评论

创业,互联网,媒体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2 月 19 日元宵节,这是工作以来,张子豪第一次和家人在这个节日一起聚餐。

往年此刻,他已经返回北京,坐在互联网公司的一个工位上,多数情况下,他会以加班来度过这个节日。不过,今年春节过后,他决定留在家乡成都。

从大学毕业至今,他已经在北京工作了 8 年,妻儿留在成都,每年有一半时间,妻子会带孩子到北京和他团聚。张子豪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腾讯,大约4、 5 年之后,跳槽换到趣店。

随着孩子快到入学年龄,他开始考虑回乡,“从房价、户口上看,我都没办法把家人接过来,一直住在北京,回成都是早晚的事。”离开的契机,发生在 2018 年底, 11 月,趣店决定搬迁至厦门,最开始,只是号称部分员工前往厦门出差,不久后,要求几乎全部员工迁至厦门。

对于张子豪来说,厦门和成都同样意味着离开一线城市,两者之间,他选择了回家。

张子豪背后,是大批互联网“大龄程序员”的共同选择。北上广一线城市的竞争、户口、生活成本,使这些已经成家的程序员们考虑“逃离 ”,回到二、三线城市。

提升他们“逃离”意愿的另一个原因,是互联网行业在二线城市的快速发展。“以前回家,感觉和北京的互联网环境没法比,在发展阶段、能力上,都落后两三年,”张子豪感慨,“大概从 2 年前吧,差距越来越小,现在几乎是同步的。”他坦承,行业环境的变化,使他在抉择“去与留”时,减少了顾虑。

如果说,张子豪表达了部分互联网从业者的心声,他的前东家趣店“南迁”,则代表了部分互联网企业的选择:出于成本、政策等多方面考虑,将公司总部迁往二、三线城市,或是在当地建立“第二总部”。

在最近几年中,除趣店外,在成都、武汉等二线城市(也被称为新一线城市)落户或建立分部的互联网企业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小米、字节跳动、小红书、锤子科技、瑞幸咖啡,不一而足。

这些企业的到来,为当地带来了税收、人才、更多活力和更前沿的互联网模式。但硬币的另一面,互联网公司的特点决定了他们也可能为热烈欢迎他们的“新一线城市”带来潜在的风险。

在互联网公司大迁徙的潮流下,中国互联网版图正在经历新一轮调整。

到二线城市去

二线城市开始与大型互联网企业挂钩,大约是在 10 年前。

2007 年,腾讯在刚刚开始运营的成都天府软件园中,买下两栋楼,建立成都分公司。十年之后,在全国爆红、成为腾讯营收支柱的《王者荣耀》,即诞生于此。

2009 年,阿里进入成都,并宣布在此建立研发中心,投资 1 亿美元,成为四川互联网行业当时最大的投资项目。

时过境迁,这些事件所引发的讨论已逐渐消声。再次引发“互联网逃离北上广”这一话题,是在 2017 年 10 月,小米CEO雷军宣布将在武汉建立小米的第二总部,总计将投资 230 亿元。

从土地拍卖信息上看,小米武汉总部占地面积将超过2. 8 万平方米,雷军称:“小米武汉总部是以万人规模来规划和思考的,将以研发为核心。”武汉对争取雷军和小米的到来,表示了极高的诚意。据说有这样一个小细节:雷军有一次搭乘凌晨两三点抵达的航班前来武汉考察市场,当时的组织部长坚持到机场迎接,使雷军颇为感动。

一年之后,小米内部鼓励“搬迁”的迹象更加明显。部分员工收到公司邮件发来的《搬迁员工相关福利政策》,这份内部文件显示,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从北京搬迁到武汉、南京两地的员工,可以享受“工资不变、一次性补贴 3 万元、当地人才公寓住宿、以及当地低价买房不限购”的福利政策。

在 2018 年 8 月的一次讲话中,雷军谈到,鼓励员工转岗到武汉工作,虽然初期条件差一些,但到 2019 年 9 月,条件将会大幅度变好,到时将按照到武汉的落地人数分房。

小米“南迁”仅仅是开始,从 2017 年至今,在“逃离北上广”这个显得有些“标题党”的话题下,一系列互联网公司选择在成都、武汉、西安、厦门、海口等城市落地,并以此为基础,在当地继续扩招。

落地武汉 4 个月后,小米又在南京举行签约仪式,在当地设立南京总部; 2017 年 6 月,在锤子科技的新一轮 10 亿融资中,有 6 亿元出自成都政府所属投资企业,同一年,阿里巴巴在西安成立西北总部; 2018 年 11 月,趣店宣布迁至厦门,几乎同一时间,小红书全球零售总部落户武汉;从 2018 年起,字节跳动先后在武汉、杭州、成都等五个二线城市设立中心。

“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在进行转移时,对环境的适应性更强。”上海交通经济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分析,传统行业受到供应链限制,转移需要搭配庞大的上下游企业,而互联网以“人”为主,异地办公难度较低,在迁移时对环境的适应性更强。

如果说互联网企业向二线城市的迁移,对于一线城市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失去,对二线城市,则是“得到”和“发展”。

与北京中关村一样,如今在每个“被选择”的二线城市中,都有一个类似的科技园区,比如,成都天府软件园,武汉光谷,厦门软件园等等。在过去几年中,这些园区的互联网企业数量在快速增加,不完全统计,在“第二总部”政策下,武汉光谷已经“收获”互联网企业超过 62 家。

在这里发展的互联网企业,无论是房租、或是人力成本,都比一线城市更低。戴德梁行 2018 年底发布的报告指出,在写字楼的租金水平上,一线甲级写字楼的平均租金为 309 元每平方米每月,接近二线城市的三倍。更不用说政府在招商引资时为企业提供的低价土地、免租金等优惠政策。

在人力成本上,多数情况下,从一线城市迁来的员工薪水不变,不过,一位二线城市互联网招商人士表示,在本地招募的员工,薪水约为一线城市的八成左右。

成本降低,企业有更多的资源倾斜到规模扩张上。 2018 年 8 月,小米人工智能业务部迁至武汉时,雷军对小米人工智能与云平台副总裁崔宝秋许诺,公司对搬迁到武汉给予 3 倍支持,在北京招 1 人,对应在武汉可以招 3 人。

根据《长江日报》报道,湖北省政协委员、小米武汉总部负责人刘国俊在今年 1 月表示,截至 2018 年底,小米武汉办公面积达到 1 万平方米,现有研发人员约 1200 人, 2019 年,准备再租1. 3 万平方米写字楼、面向全球招收 1000 名研发工程师。

“对于城市来说,互联网企业落户,不仅仅带来税收,更意味着产业转型和发展,以及人才的引进和回流,”武汉光谷互联网+办公室负责人告诉全天候科技,武汉拥有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一流学府,发展互联网行业,有利于大量本地毕业生和人才留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