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明星资料5元打包卖”的灰色产业链

萨特曾经说过:“当接触是不可能的情况下,窥视的欲望就占了上风。”

越是难以被看到的隐秘的一面,越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同时窥探的快乐也会比普通观望强烈无数倍。正是因为私生饭无比的渴望与爱豆近距离接触,渴望获取更多明星不为人知一面,所以他们不惜为此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在这层需求下,也诞生了以贩卖艺人隐私为核心利益的饭圈灰色产业链。

粉丝经济的灰色地带,艺人隐私被无底线贩卖

在某偶像节目的一个代拍交流群中,明码标价的出售着艺人的身份信息,只需要 5 块钱就可以打包购买内地娱乐圈 500 位明星的身份证件,护照,机场刷关方法等信息,这种交易中,明星个人隐私的廉价程度令人咋舌。

深扒“明星资料 5 元打包卖”的灰色产业链

饭圈中,非法获取艺人隐私信息的途径无非几种,其中最核心的人物就是职业黄牛。而明星信息泄漏的途径,第一种是相关工作人员或者同学朋友泄露,比如艺人录制综艺节目,影视摄制组或者艺人公司的内部人员等对外透露了信息,这种属于第一手资料,售卖价格几千元不等。

第二种是部分黄牛掌握的黑客技术,通过入侵明星的账号,定位乘坐航班等技术,来获取艺人的身份信息。当一手黄牛获取到信息后,再以层层递减的价格在饭圈斤进行多次售卖,如前文中 5 块钱就可以买到的打包信息,就是粉丝自己以略高的价格购买后再低价走量出售。

当艺人的隐私信息贩卖之后,这条灰色的利益链条开始滚动,一切围绕着明星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被售卖的产品,比如以拍摄艺人照片为赚钱途径的职业站姐,机场完成图片拍摄后,以售卖photobook(相片图册)给饭圈底层散粉的方式,获得利润,其中巨大的差价让成功的站姐售卖一次pb可以赚取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利润。

饭圈中有金字塔一般的天然等级划分,面对巨额利润的诱惑,很多站姐为了获取独家照片所以铤而走险,只能以牺牲艺人的利益为代价,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性,饭圈上游的真实情况是很多散粉并不了解的,站姐和私生饭的重叠几率,远远比明面上看到的要多。

深扒“明星资料 5 元打包卖”的灰色产业链

总结来说,以侵犯艺人隐私为核心的追星产业链,上游参与者就是站姐、黄牛和代拍,最底端的受众和消费者就是广大的散粉。黄牛为站姐和代拍提供艺人的航班、证件和酒店等隐私信息,以航班为例,一条艺人航班信息 5 元— 15 元不等,帮忙代刷关一次150- 200 元不等,这种底层黄牛走的是薄利多销路线。

深扒“明星资料 5 元打包卖”的灰色产业链

而比如录制综艺节目的时候,一些有关系的黄牛会买通工作人员,提前售卖拍摄地点信息,甚至实时发布定位信息给站姐,让她们全程追私跟踪来拍照。此前TFBOYS组合王俊凯录制《高能少年团》时,因为信息泄漏,私生粉丝在结冰路段被跟踪别车,险些造成危险,其信息的源头就是来自于黄牛。

购买拍摄地址信息一般是分天售卖,一次价格300- 500 元不等,而酒店和行程信息是独立分开售卖的,酒店信息一般是150- 300 元不等。除了售卖信息的黄牛之外,追车大叔也是一类由私生衍生出来的新职业,在韩国有专门从机场跟踪艺人的追车大叔,而国内例如一些偶像节目的拍摄地附近,随时都有一些车停靠在路旁,他们的车往往非法改装过发动机,为了实时超速赶上艺人的商务车,一次追车的价格按包次和包天不同计算,一般在200- 400 元不等。

而蹲守在机场的职业代拍,主要客户群体是不能到现场的站姐,按照明星的人气热度和图片稀有度,如果提前预定会更加便宜,但是也有高价奇迹,比如蔡徐坤曾经一条关外独家视频被卖到了 2000 元人民币,对于金钱的趋之若鹜让很多粉丝走上了职业代拍的道路。

深扒“明星资料 5 元打包卖”的灰色产业链

在这条以侵犯明星隐私为基础,黄牛、站姐/职业代拍、粉丝三方形成的畸形产业链条中,对于私生饭的界定早已经模糊。因为从产业链的源头开始,明星成了世俗意义上的“受害者”。而更现实的是,这条产业链似乎并不会因为部分明星的愤怒而终止。产业链的诞生在于粉丝群体人性中对于偶像狂热的占有欲,私生对明星信息的渴求刺激上游黄牛等贩卖信息,而上游市场产生的利益市场又诱惑着中游站姐、职业代拍等产生,最后下游散粉群体完成链条的利益输送,再催生出新的私生群体,链条逐步完整。

另一方面,目前国内粉丝经济还处于一个“三不管”的灰色地带,法律对于私生行为的判定十分模糊,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更加纵容了私生行为。而即便是对盗摄、偷拍、跟踪处罚相对严格的海外国家,法律的制约下也没能将私生行为完全禁止。

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但是人类的需求,从来不是理性约束就能禁止的。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