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2019年公开信:分享慈善事业中的九大感悟

2019-02-12 22:17 稿源:新浪科技  0条评论

比尔盖茨 微软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新浪科技讯2 月 12 日晚间消息,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盖茨联合发布 2019 年慈善公开信,在公开信中,他们分享了一路走来的九大意外,并呼吁大家也能获得鼓舞,并将慈善付诸行动。

在公开信的开头部分,比尔·盖茨首先对老搭档、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的逝世进行了缅怀,他称保罗·艾伦才华横溢、博学多识,同时热爱音乐、科学、慈善等事业,“保罗值得拥有更长的生命,他的离去让我们倍感失落。”比尔·盖茨称。

在信的正文部分,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分享了在慈善事业道路上的另外九大意外,包括对非洲、家庭基因检测、温室效应、数据歧视、青少年犯罪、民族主义、厕所、教育以及贫苦女性等九方面的思考。

比尔·盖茨呼吁:“我们希望大家也能获得同样的鼓舞,并付诸行动。只有这样,世界才能变得更好。”

以下为比尔·盖茨 2019 年公开信全文:

你怎么评价 2018 年?和你之前想像的一样吗?

我们的答案恐怕是否定的。无论是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还是参加竞选的女性数量创下记录, 2018 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站在今天回望过去,世界已经和我们几年前的展望大相径庭。

意料之外也有好处,它能警醒我们世事未必如愿,也能激励我们行动刻不容缓。有些意外敦促我们改变现状,有些意外则表明我们期待的改变已经在发生。

“无论是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还是参加竞选的女性数量创下记录, 2018 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二十五年前,我们读到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贫困国家每年有数十万儿童死于腹泻。这个出乎我们意料的数字,促使我们确立了盖茨基金会的理念。我们相信,在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中,所有人都应从创新中受益,没有任何一个孩子会死于可预防的疾病。但我们看到的是,不平等依然大量存在。

这个发现是我们的慈善之路上的重要一步。震惊之余,我们心生愤慨,并决心为此采取行动。

当然,也有令人惊喜的意外。刚开始了解疟疾的时候,我们以为只有发明长效疫苗才能切实推进抗疟事业。孰不知,得益于推广使用蚊帐和其他多种手段,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自 2000 年以来已经下降了42%。

在今年的公开信里,我们希望和大家分享一路走来的另外九大意外。有些让人忧虑,有些给人启迪,但无一不激励我们采取行动。我们希望大家也能获得同样的鼓舞,并付诸行动。只有这样,世界才能变得更好。

1、非洲是最年轻的大陆

比尔:全球老龄化趋势仍在持续,但非洲的年龄(几乎)没变。这听上去令人费解,仔细分析一下就能明白。

“非洲年轻人决定了整个大陆,乃至全世界的未来。”

普遍的寿命增长导致全球人口年龄中位数不断提高。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能长大成人,妇女的生育数量也逐渐下降,带来的结果就是全球人口年龄正在慢慢向中年靠拢。

非洲却是例外。非洲人口的年龄中位数只有 18 岁,北美则是 35 岁。未来几十年,非洲的年轻人数量将一直保持上升。

这背后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尽管非洲很多地区人口出生率下降,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最贫困的地区却在上升。这既可能成为资产,也可能成为负债。我和梅琳达认为,恰当的投资无疑将释放非洲的巨大潜力。非洲年轻人决定了整个大陆,乃至全世界的未来。

梅琳达:谈到经济发展的诸多要素,经济学家通常会强调“人力资本”。换言之,未来取决于年轻人能否获得优质的健康服务和教育。健康和教育是经济增长的双重引擎。

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能对年轻人进行投资,那么到 2050 年,该地区的劳动力在全球中的占比会翻一番,并为亿万民众创造更好的生活。

女童教育堪称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受过教育的女童能够生活得更加健康、更加富裕。(如果女童能够接受 12 年的优质教育,所有女性终生创造的收入将增加 30 万亿美元,比美国经济总量还多。)她们的家庭也会因此受益。女性受教育水平越高,就越有可能养育健康的子女。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计,在中低收入国家,如果所有女性都能读完中学,那么儿童死亡率将会下降一半左右。

非洲的年轻人得以健康成长、接受良好教育,并被充分赋权——尤其是女孩儿们也能获得同样的机会,而不是被遗忘——这是我最为憧憬的社会进步。

2、家庭基因检测既能帮助发现“连环手”,又能预防早产

比尔:去年,一则警察利用基因检测结果抓获“金州杀手”的新闻轰动世界。但家庭基因检测的好处不止于此。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的用户自愿提交了四万多份样本,通过对这些样本的分析,科学家们发现了早产与六个基因之间的潜在关联,其中的一个基因负责调节人体如何利用矿物质硒。 

有些人的基因妨碍硒的正常代谢。由盖茨基金会资助的23andMe研究发现,有这种基因的孕妇更易发生早产,这表明硒对产妇的分娩时间有重要影响。

“科学家们发现了早产与六个基因之间的潜在关联。”

了解早产的原因非常重要。全球每年发生 1500 万例早产,这是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的头号杀手。早产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位母亲身上,但有些群体的早产率更高(接下来梅琳达会具体介绍),低收入国家的早产儿死亡率远高于富裕国家。

到今年年底,研究者们将有望搞清楚硒对早产风险的确切影响。如果二者之间的关联足够显著,硒的代谢就有可能成为经济易行的解决方案,帮助孕妇足月生产。

这种关联只是近年来我们取得的突破之一。在更精良的工具和更充分的数据共享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开始理解早产发生的原因,以及如何能让胎儿在子宫里孕育得更久。斯坦福团队开发的简易早产血检让我尤其兴奋。它能帮助孕妇预测何时分娩,从而配合医生降低风险。

梅琳达:比尔介绍了一些很有前景的发现,但即便如此,我们对早产认知的匮乏还是令人吃惊。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其他事情像早产这样——足足影响着全球10%的人口,却被如此忽视。 

我们无法识别大多数早产发生的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孕妇更容易早产。例如为什么高个子妇女孕期更长?为什么非洲裔美国妇女的早产率高于从非洲国家移民来的妇女?这些依旧成谜。一种理论认为这是社会文化造成的,因为非洲裔美国女性一生面对种族主义和歧视,这些压力对她们的健康造成了伤害。另一种理论认为,在美国长大的女性体内的微生物构成与移民不同。我们无从得知真正的原因。

但我们很清楚地知道:即使同为早产,生产的时间也对伤害程度有着重要影响—— 36 周出生的婴儿要比 34 周出生的健康得多。完全杜绝早产可能不太现实,我们的目标是尽量延长孕期,让每个孩子尽可能足月生产。现在,我们终于开始填补这方面的知识空白。

3、今后四十年,全世界每个月都将新建一个纽约市

比尔: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充分了解如何才能阻止气候变化。 

你或许读到过类似信息: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我们在电力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事实上电力只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四分之一。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21%来自制造业。提到制造业,多数人想到的是流水线上的小配件,但其实还包括建筑材料。生产钢铁水泥要消耗大量化石燃料,过程中又会释放大量碳等副产品。

随着城市人口在未来几十年的持续增长,全球建筑体量到 2060 年预计将会翻倍,相当于从现在开始每月新建一个纽约市。这需要大量钢铁水泥。我们需要想办法在不加剧气候变化的前提下实现这一切。

排放大户不止制造业一个。农业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24%,这包括牛打嗝和放屁时排放的甲烷。(我自己也很意外,居然会在年信里正经探讨关于牛肠胃胀气的问题。)

重要的是,我们如果要解决气候变化,就要让农业、电力、制造、交通、建筑等所有导致气候变化的行业都实现近零排放。我把这五个领域称为气候变化的五大挑战。

指望人们不用化肥、不开轮船、不盖房子、不坐飞机,这些都不现实。要求发展中国家为了其他人的利益而放慢本国发展也不公平。例如在中低收入国家,牛还是很多人收入和营养的重要来源。

有一个解决方法是对这五大领域的创新进行投资,从而在不破坏气候的前提下保持发展。对于每一个重大挑战,我们都需要突破性发明。

我可以分享一些进展。欧盟委员会最近承诺投资这五个领域的研发。我参与发起的十亿美元规模的突破能源风险投资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针对致力解决这五大挑战的清洁能源公司进行投资。(我在突破能源风险投资基金的工作与基金会帮助农民适应气候变化的工作彼此独立。)

我们需要更好地让公众了解这些挑战,而媒体对这些问题的广泛关注将对此大有助益。读到太阳能电池板的故事固然不错,但我们也需要了解关于卡车、水泥、牛放屁等方面的信息。

4、 数据也存在性别歧视

比尔:我每天花大量时间研究健康和发展方面的数据。关于妇女和女童的数据如此之少,让我始料未及。我想主要原因在于,我们人为地将某些问题划分为“女性问题”和其它问题,而女性问题通常得不到深入研究。这将妨碍人类整体的进步。如果不了解全球半数人口的情况,就无法实现真正的进步。更何况科技让数据收集如此简单,我们没有理由继续这样。

梅琳达:发展中国家的妇女去年收入多少?她们拥有多少财产?女孩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比男孩多多少?

我不知道答案。其他人也不知道。因为这些数据根本就不存在。

我和比尔可以用整封年信的篇幅谈论数据在促进全球最贫困人口发展上的作用。数据会催生更好的决策和政策,帮助我们制定目标、评估进展,也让倡导和问责成为可能。

因此,关于妇女和女童的数据缺失危害甚大,导致我们无法帮助她们改善生活。

问题不只是数据统计忽略了部分女性,而且决策者们所依据的现有数据质量也很糟糕,甚至是带有性别歧视的。我们通常认为数据是客观的,但我们得到的答案往往取决于我们提出的问题。如果问题本身就带有偏见,得到的数据也会如此。

例如,关于发展中国家女性的数据,我们所掌握的数据大多与她们的生殖健康相关。因为在很多地方,女性在社会中的主要角色是妻子和母亲,这也是研究者们关注的重点。但是,我们并不清楚她们的收入或资产,因为在许多国家,收入和资产都是按家庭来统计的。由于丈夫往往被视为一家之主,所以已婚女性创造的价值就都被划归到男性名下。

如果我们只能依靠这些有缺陷的数据,就容易低估女性经济活动的价值,也难以衡量女性的经济状况是否得到改善。

三年前,基金会开始投入巨资填补其中一些数据空白。我们和很多其他组织一起,加速推进性别数据革命,包括为数据采集者提供新的工具和培训,以及按性别划分现有数据并从中获取洞察。

数据收集分析的工作听上去很枯燥,实际也的确如此。但如果能善用数据,赋能千千万万的女性,那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几年前我访问肯尼亚时,曾陪同一位名叫克里斯汀的数据采集员前往内罗毕最贫困的地区,挨家挨户做女性调研。她告诉我,她在工作中接触的很多女性从未被问及有关她们生活的问题。克里斯汀说,当她登门拜访并解释来意后,这些妇女能感受到自己受到了重视和关心。

我认为她的观点很有道理。我们选择衡量的对象往往体现了一个社会的价值标准。因此在涉及了解妇女和女童生活的问题上,我们不能接受我不知道”这样的答案。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