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2018:在丛林和阳光的双重法则下,血战到底

2019-01-31 14:08 稿源:读娱公众号  0条评论

美女,主播,陪玩,直播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读娱 | yiqiduyu

文 | 赵二把刀

本文为年度系列稿第五篇

从年初直播答题的火爆到被紧急封杀的昙花一现,我们看到了平台创新的欲望和难度;从 55 开、MC天佑、陈一发儿、虎牙莉哥的被封杀,周二珂从熊猫回流斗鱼,以及从龙珠到斗鱼成就直播一哥的旭旭宝宝的崛起,之后更是主播的大流动,这一年我们也见证了主播生态的大变革,越来越多的优秀主播冒着被封杀被起诉的风险也要从一个平台到另外一个平台,这其中肯定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预兆。

回顾 2016 年和 2017 年,直播行业可谓百花齐放、百舸争流,而过去一年却经历了“炙手可热”到“剩者难为王”,无论是成功IPO的还是仍然苦苦挣扎上岸, 2018 年都让让人感受到内容监管掀起的大风爆,以及资本化、商业化,也包括短视频兴起给直播带来的生存压力:许多曾经熟悉的平台慢慢淡出,许多熟悉的主播或消失或转换平台,这就是 2018 年直播平台上演的优胜劣汰的丛林之战,而读娱君就试图通过从平台、主播以及资本这三个角度的复盘2018,也算是在岁末年初之际给读娱君一直关注的直播领域做一个小结。

1

请回答直播2018

撞天花板和认知回归

2018 年初,轰轰烈烈的直播答题热潮被打压后,整个行业其实都比较平淡,虽然虎牙、映客分别在美国和香港上市,但整体来看,即使有电竞概念的崛起直播行业和直播平台的风口确实渐渐消退,尤其是在用户规模、创新模式上,流量红利已经消耗殆尽。

用户规模上,直播app几乎触摸到了天花板。在稍早之前,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 2018 年度大报告》中,最关键的用户规模上,亿级和五千万级用户的名单中没有出现直播app的名字。

相对比的是,短视频的崛起,抖音和快手携手成为亿级的app,而包括出行、地图、音乐乃至阅读等类别的app,也都有出现在五千万和亿级的名单中——这似乎说明,在 2016 年的势不可挡和 2017 年的“千团大战”之后,直播行业在 2018 年真正迎来了天花板,如何迈过 “用户规模五千万级”的门槛,也成为直播行业在 2019 年最大的挑战。


其次,资本的“冰火两重天”。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 2018 年期间直播行业的相关融资并购仅有 12 起,大批的直播app因为没有资本的输血开始收缩乃至关停;但与此同时,资本近一步押注大平台, 12 起融资的金额就超过百亿,其中虎牙、斗鱼这两大平台的融资金额就占了行业总融资额的大半,拿下了近 10 亿美元融资。

没有资本的加码,很多曾经风光无限的直播app也都陷入了困境之中,王思聪的熊猫、苏宁的龙珠,以及全民TV等等,都面临着资金短缺、人才流失的困境,甚至在前景不明朗的下半年,斗鱼也传出过“变相裁员”的新闻,可见,资本对于直播领域的判断应该和其他赛道发生的故事一样:弱肉强食、“剩”者为王。

最后,监管的加强,也使得直播平台必须在阳光下成长。 2018 年 4 月以来,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内容领域进行集中整顿, 7 月更启动“剑网2018”专项行动。 2018 年,在高压及规则之下,直播和在线视频、短视频等一起,经历了一个监管大年,约谈、自查、整改、关停、下架的消息不断,行业强者斗鱼、虎牙等均不同程度被处罚,很多影响力大、吸金能力强的大主播倒在了监管之下,MC天佑、卢本伟、陈一发儿、莉哥等我们熟悉的大主播销声匿迹…..与此同时,平台的“自查”也在加强,自发性的监管、封号、内容审核成为常态,而平台和主播们也更加的重视价值观和正能量,所以在公益活动、社区活动中,也可以看到直播平台和大主播的身影……

2018 年的大环境压力传导之下,也使得主播和主播、主播和平台、平台和平台之间的竞争开始白热化。暨南大学的一份报告,让虎牙和斗鱼的公关之战引人关注;而平台和跳槽的主播之间的很多诉讼也都在这一年期间被曝光,蛇哥彻底凉了,张大仙停播数周、PDD和熊猫闹掰了、韦神要赔斗鱼 3000 万,甚至连B站也向斗鱼当家主播之一的纳豆索赔 100 万……而主播之间的明争暗斗也并不罕见,在 2018 年chinajoy现场,熊猫的主播刘杀鸡就和蓝战非团队的图图有了争执,之后,仙某某的四盒院也是分崩离析,而冯提莫会计门的时候陈一发儿发姐也是插了一刀……

所以,在监管力度加强,资源和资金近一步聚集在少数头部平台的时候,平台和大主播们需要充分认识到,增长未必是常态,新常态有可能是:直播内容要更健康,要充分挖掘现有粉丝群的变现能力,以及和短视频、小红书等平台的联动,比如摩登兄弟,就是这一年从直播红到了短视频,一直登上了《歌手》的舞台。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