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县城青年的互联网淘金奇幻之旅

P2P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作者: 江岳

9 月的一个中午,表弟突然在微信上问我:“姐,有时间吗?聊聊。”

表弟小我 3 个月,两家又隔墙而住,自小亲近,但他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打工,我一路上学直至离家,后来定居帝都,见面机会渐少,回家聚会也只是吃吃喝喝,很少深聊。

电话接通了。表弟想咨询如何维权,他在一家名为“盛泰财富”的P2P平台投了 2 万块,十几天后,平台跑路,人找不到,四处报警也无果,想问问我媒体介入能否解决。

我表示无能为力。 2018 年兴起的这场P2P爆雷潮席卷了无数家庭,有人倾家荡产,有人妻离子散。相比新闻里那些受害者动辄数百万的金额,表弟的 2 万块只算是花钱买教训了,不太可能追回来。

他很难过。

给我打电话之前,他已经失眠多日,整宿整宿睡不着,闷在宿舍里抽烟。 2 万块是他所有的积蓄,当时他独自在广西工作,瞒着老家媳妇投的钱,现在没钱给媳妇孩子付生活费,月底还有一堆信用卡账单要还。

犹犹豫豫中,他提出借钱应急。听得出来他很不好意思,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我应允了,也没再多问。

再知道表弟的消息,是听家人说他媳妇在闹离婚,因为他在网上玩赌博,欠了不少钱,还借了高利贷。

我有些诧异。表弟读书不多,但素来勤恳。少年时在街头擦过皮鞋,后来做过家电清洗生意,又在演出公司干过,总之,都是踏踏实实靠力气干活的行当,借钱赌博不像他的风格。

问了表弟才知道,他财迷心窍了。

2018 年春节过后,表弟听说朋友在某赌博平台上赢了十几万,很眼红。当时弟媳怀孕七个月,家里经济压力陡增。在表弟看来,那位朋友财运一直很好,“跟他一起搞,他赚十万我赚一千就行。”

表弟很快充了会员,跟着朋友在平台里玩俄罗斯大转盘、押宝、骰子。但传说中的暴富并没有如约而至,他一直输输赢赢,几个月后一盘算,竟然已经输掉 2 万多,那位“财运很好”的朋友则输了 40 多万。

这笔损失相当于表弟 5 个月的收入——他当时在广西一家演出公司工作,月薪 4000 左右。但今年生意不景气,老板垫资过多导致资金链紧张,后来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业务不多,表弟也很闲,多数时候只能在办公室玩电脑。

在互联网里丢掉的钱,他想从互联网里找回来。

他开始研究如何淘金。然而,强烈的赚钱驱动,匮乏的风险意识,这些特征让他成为很多互联网产品的“猎物”。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