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多亿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繁荣之下的重重危机

2019-01-07 14:48 稿源:创界网公众号  0条评论

创业,互联网,媒体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南七道

来源:创界网(ID:ChuangDaily)

中国互联网的梦。该醒醒了。

1998 年- 2018 年,中国互联网度过了高速发展的 20 年。目前排名前 12 位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综合超过 6 万多亿(人民币,以下皆同)。微信吃鸡淘宝快手抖音深入每一个人的生活,但华丽的外表之下,其实危机重重。从手机操作系统到芯片,从大数据到区块链。整个互联网生态,莫不是如此。

2019 年 1 月 2 日,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一则消息搞得中国手机圈鸡犬不宁,慌作一团。但很快,包括周鸿祎在内的人确认这是一则假消息。但其实这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中国手机的繁荣,其实根基是搭建在别人家的系统之上的。这个繁荣,很有可能,随着授权变化而破灭。

手机是当下移动互联网的核心入口,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不仅影响手机界,甚至波及整个移动互联网。目前国产手机巨头的操作系统:华为EMUI、小米MIUI、魅族Flyme、阿里YunOS等。除了阿里YunOS之外,都是基于Android开源的技术修改的,底层技术都不是自主开发。

现在安卓系统是开源免费的,所有厂家都可以用,那为什么有收取专利费的传言? Android系统是其实分为两块:一个免费,一个收费。前者是系统核心代码,它是基于Linux的开源系统,是通过AOSP(开源项目)进行获取的,这个是不收费,开放使用。后者是加入了Google Play、Chrome浏览器等整体的软件系统,这是要收费的。但是第一种情况,也不可能一直免费,谷歌最后通过安卓系统,要么是赚流量,要么是赚利润,总之它说了算。

如果一旦收费,最先受到冲击的,一定是正在蓬勃发展的国产手机品牌,然后就是互联网。根据统计, 2018 年第二季度的数据,安卓系统在国内占了80.4%,ios系统无法相比。按照谷歌在欧洲区的收费标准,单个设备最高需收取 270 元的费用,最便宜的也要 17 元,这会让本来竞争惨烈的国产手机雪上加霜,甚至有可能导致中小厂家批量倒闭。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的 2017 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华为每售出一部手机,利润差不多是 100 元,而小米手机的每部利润仅为 12 元。而按照雷军自己的说法,“小米硬件综合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

系统如此,那芯片呢?目前国内手机用的芯片,以美国高通为主。高通主导着全球的手机芯片,不管是CPU、GPU,还是基带等方面都居于领导地位。雷军曾经说,搭载骁龙 845 的小米MIX 3,售价 3000 多起。一块旗舰的骁龙 845 核心的价格要 500 多元。为了与骁龙 845 完美融合,小米甚至飞去美国高通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百亿身家的劳模雷军,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忙得不亦乐乎,结果都给地主家打工了。

为啥高通这么强势?因为核心技术在他手上。不管是3G、4G、5G,他都是标准制定者之一。他还掌握着14%的相关移动通讯技术专利。 2017 年 10 月,高通芯片完成了全球首个5G数据连接。

而华为海思发布的麒麟960,它的CPU、GPU、基带技术有很大提高,相当于高通 2016 年发布的骁龙 821 的水平。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成绩。但麒麟芯片也不是完全自主生产,而是台积电帮助生产的。对于华为麒麟970,高通高级副总裁Alex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华为是通过第三方公司(寒武纪)的授权来做的,而高通都是自主研发。其次还有中端水平的展讯SC9860 芯片。据说小米也要做自主的芯片,但是它只是一个手机处理器,没有基带,而基带这是手机芯片中最高技术含量的部分。

除了高通,手机厂商们还得看三星脸色。 2016 年,小米 5 发布后,评价不错,但是两三个月买不到货,为啥?因为小米供应链负责人郭俊,在一次会谈中得罪了三星一位高管。于是开始限制对小米的供货。小米 5 发布 3 个月后,都没办法大规模量产,据说雷军急得饭都吃不下。三星除了手机,关键是它掌控了包括芯片、存储、运存、屏幕等核心的手机元器件。想要做手机,就得陪着他们点头哈腰。

根据韩联社的报道,雷军将负责供应链的周光平和郭俊开除后。带领小米高管访问韩国,与三星电子Device Solution存储器事业部社长全永铉等高管举行会面。腾讯《深网》也证实了这个消息。雷军去三星总部不是一次,而是四次。前三次都不顺利。一个熟悉供应链的人士说,三星半导体在行业里很强势,规则完全是他制定的。“在手机这个行业,你是躲不过三星的,因为确实有一些核心的元器件在他们手上,甚至是垄断的。”以前三星要求手机企业需提前两三个月预测下单量,但是现在需要提前一年甚至更长。

据业内人士透露,华为手机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为了拿到更多内存,华为手机的老大余承东亲自出面,但最后一无所获。最后, 70 多岁高龄的大BOSS任正非,亲自出马,飞到韩国三星,见到管事的人,才解决了这个问题。深受刺激的华为,从而不断加大自主研发的投入。

但任正非是一个特别清醒的人,知道华为的成绩,也了解和三星等公司的差距。2019 年 1 月 2 日的讲话中,“华为与苹果公司相比,还有弱点。”

移动操作系统和手机元器件如此。国产PC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更加坎坷。国产芯片和国产操作系统是中国互联网人、科学家甚至是高层心中的痛。以国产PC操作系统为例,中标麒麟、中科红旗、中科方德、凝思、拓林思等的国产操作系统,尽管政府不断扶持,但是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用户体验糟糕,很多已经夭折和消失。而研发永中Office 的永中科技公司,在 2011 年 5 月 10 日,已经被被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破产。

梁宁作为亲历者和研究者,在《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里说得很清楚了。

倪光南院士本人一直为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和芯片耿耿于怀。之前的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曾说,“中国信息产业缺芯少魂”。其中的芯是指芯片,魂则是指操作系统。

之所以微软和Intel很难超越。是因为 “Intel不是做出了CPU,而是培育了一个基于CPU的开发生态系统。

第一棒是核心元器件;

第二棒是无数小的Design house围绕Intel做公板、做产品创意、做产品原型、做差异化做优化。

第三棒才是,面对市场的企业,从Design house挑选产品原型,做商品化包装。投放市场。做品牌、做销售、做客户服务。

2000 年的时候,中国的电子产业百强,基本上都是第三棒。”

迄今依然改善不大。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