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移动互联网既成往事

创业,互联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鹿鸣财经(微信号:luminglab)

文|丁甜 

有人说,就算你拿整个人生用来沉睡,也总有那么一两次会被时代叫醒。

如果将指针往前拨转 10 年, 2008 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年份,大雪、汶川、奥运……那个时候,人们经历灾难,也充满希望。那个时候,中国互联网还是个不太成熟的孩子,地球上很多骰子还未落地。

十年之后,寒冬,至暗时刻,却成了 2018 年的互联网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

比如年初被称为 2018 年第一风口的直播答题游戏,超过 15 家直播答题APP入局,经过王思聪、周鸿祎等大佬的“撒币”风潮,才一个多月就尽露疲态。百万巨奖效应退散以后,风口过后往往是火山口,而如今的直播答题早就是一座死火山,彻底凉透。

比如蒙眼狂奔的P2P平台今年成批暴雷轰然倒下,即使是在高温的夏天,踩雷者也感受不到阳光的温度,“我没了所有的钱,却不敢跟别人说”。

比如昔日的区块链,如今被人嘲讽成“破产链”,去年的数字货币大牛市走了,连尾巴都不让你看见,转型,裁员,倒闭,是当下的主旋律。

而对于资本来说,“每当冬天来临,就会有:张颖同志内部发言流出,王冉同志发文跟上,包凡同志总结陈词……其它同志默默转发”。于是网络上都说,经纬中国的创始合伙人张颖是寒露、易凯资本CEO王冉是霜降,到华兴资本CEO包凡就是立冬。

这一年,我们跪拜锦鲤教、我们哀悼名人逝去,我们在年初玩着《旅行青蛙》吃“头腾大战”的瓜,我们在年尾议论从刘强东到刘立荣的 1 号人物失格……我们看过了太多高楼宴起,也见证了更多大厦倾覆;我们感受了上市热潮,也经历了股市暴跌。

这一年,有人说,人间不配互联网。

这一年,有关移动互联网一切的故事,或许都要从智能手机开始说起。

因为智能手机,不止创造和驱动了一个行业的增长,还影响了从手机制造到应用经济,到移动互联网上的各种服务,再到被移动互联网改变的企业运作与劳动关系。

据风投公司 KPCB 2018 年的《互联网报告》显示,世界范围内平均每个拥有智能手机的成年人每天会在手机屏幕上花费的时间长达 5.9 个小时。

01

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连续下滑一整年。

其中,智能手机的最大市场——中国市场,截止到今年 9 月,出货量比去年同期下滑12%,连续 4 个月有两位数的下滑,其中 2 月份的降幅达到 38.7%。 2018 年下半年,中国手机市场首次出现“量价双降”的局面; 2018 年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销量同比下滑18%,销售额同比下滑9%。

不论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全面屏之类的新技术,还是印度、非洲、东南亚的新市场;不论苹果破天荒的一年三款产品、还是三星、华为的垂直整合,或者OPPO、vivo的销售渠道, 2018 年,哪一个都没能打破手机行业的增长天花板。

高速增长消失,各大手机厂商自然是最先的聚焦者。 7 月 9 日,小米公司在港交所正式敲钟上市。

当时的雷军承诺让所有购买小米股票的股民资产翻倍,不过很快小米就进入了下跌通道,最惨的时候,小米跌幅高达47%,每股价格只剩11. 4 港元。尽管在一段时间的持续低迷之后, 11 月,小米集团的股价终于迎来了上涨,但股价已经是高点的一半,而在近期其股价较发行价又跌了19%。

今年以来,小米手机的表现也进入下行通道:IDC数据显示,一季度,小米手机中国出货量增速达到40%以上,二季度降低到2%,三季度同比下滑10.9%,在华米OV中表现最弱。

苹果表现也无法说好。 8 月 2 日,苹果股价盘中再创历史新高至207. 05 美元/股,涨幅2.5%,市值首次超过 1 万亿美元大关,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个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也成为第一个突破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突破万亿市值,苹果走了 38 年;但是从万亿美元公司变成 8000 亿美元公司,苹果只花了几个月。据报道,苹果上月跌幅超过16%,蒸发了 1600 多亿美元的苹果股票,本月依旧在下滑。而不久之前,高通又起诉苹果公司侵权专利,随后iPhone在华销售的七款产品都被禁售。日前,苹果股价又下跌了7.3%,市值蒸发了 620 多亿美元。

韩国的另一手机巨头,三星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12 月 12 日,中新经纬报道,韩国三星电子位于天津的手机制造工厂,即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将于 12 月 31 日正式停产。目前,三星正在中国收缩手机终端业务。五年前,谁也不会料到三星会在一年内在中国连续关闭两家手机制造工厂,但眼下,这家公司显然已经调转方向。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第三季度,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份额仅剩0.9%。可见,历经八十载的三星帝国犹在,却早已不复当年的强盛,只能在时代的浪潮下风雨飘摇。

而 2018 年手机市场的风云突变,不仅在于手机巨头们的追逐和争斗,中小手机市场也是一片哀嚎。

印象里,“金品质、立天下”仿佛还是能说话的广告词。就在 10 月, 1 年前净利润还为7. 6 亿元的金立集团突然被传负债 200 亿元,顷刻间倒塌。

金立创始人刘立荣立刻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被指因赌博欠下巨额债务加快了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和破产速度,而突如其来的股权和资金流动性问题,推倒了金立资金链上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此后,金立陷入多个与债权人、供应商的纠纷之中,昔日国产手机“老大哥”迅速衰败,然后折戟。

11 月,美图手机改姓“小米”。美图公司与小米集团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美图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影像技术和二级域名,在全球范围内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授权之后的美图手机将由小米负责研发、生产、销售和推广。

一边是以男性为主、手机发烧友的用户群体,另一边则是女性占优、自拍爱好者的美颜阵营,这场不同品牌调性的战略合作,被视为一次“八字不合”的联姻。

而那个总是靠情怀加持的锤子也逃不过命运。从产品供货断裂到裁员,再到分公司解散,一连串的传闻,即使曾经怼天怼地的罗永浩,也难以应付。从工商信息来看,今年 12 月份,锤子科技已经进行了法人变更,前几天还传出罗永浩在公司股权被冻结,罗成为被执行人的新闻。这也许意味着,锤子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锤子。

未来锤子将是谁的锤子,甚至锤子是否还会存在,没有人知道。

产业观察家丁少将表示:“中小手机品牌面临生存危机,说明产业资源、市场份额进一步向头部品牌集中,‘马太效应’愈发显现,明年品牌集中度会持续提升,‘小而美’的品牌更难生存。被淘汰出局或者投靠巨头转型发展,成为众多中小手机企业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市场的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分别为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其中华为、vivo销量同比上涨,其余品牌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而在未来新的风口下,对于手机厂商来说,无论是投靠巨头的“小而美”,还是自己海外扩张求生的巨头们,也许他们都在等一个5G,下一个6G也已经提上日程。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