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春天,再怀念ofo

小黄车a (3)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作者:朱晓培

来源:商业与生活(ID:xiaopeizhu8)

1

 凛冬将至。

1 月 5 日才是小寒,最冷的时候还没有来。但ofo和戴威已经提前感受到了这个冬天的凛冽。

12 月 4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规定:ofo公司和戴威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高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进行禁止消费活动,应向法院提出申请。

而在ofo总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排队的人群从公司五层一路排队到了一层大楼外,一些人是来登记退押金的,还有一些是看了报道特地来凑热闹的。

从投资的宠儿,福布斯亚洲 30 岁下青年才俊,到与竞争对手摩拜互爆内部贪腐,再到被投资人私下低价交易、上千万用户在线上发起退押金申请,戴威也完整的体验了一个创业周期。其中冷暖自知,他人无从体会。

一位在今年实现IPO的朋友,表达了他对戴威的尊敬。他说,“这么多出手的机会,他选择自己扛下来,这么年轻一个创业者不容易的。按理说,哪怕再便宜点儿也不会砸锅里,但他没这么做,不管中间多少错误,说明他还是真的想搞好的。”

或许只有创业者才能理解创业者。创业者想着和投资人做朋友,那是不太实际的。

2

局面失控了。

从马化腾和李学凌的评论里,人们看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马化腾说,ofo的困局真正的原因“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据说,握着ofo一票否决权的,除了戴威,还有滴滴、阿里、经纬等。传闻中,ofo和滴滴早已经到了面红耳赤的地步。而阿里和经纬又同时是滴滴的投资人。

“股东会关系错综复杂,财权旁落,虽然戴威也尝试过通过在股东会架构上再架设一层党委会来挽回决策权,但财务底牌已经被滴滴看透,导致被定点爆破。”投资人吴幽对「商业与生活」说。

投资人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局面。他们发现,自己被自己的利益绑架了。而一开布这个局的朱啸虎,也不会想到自己一时的煞费苦心,最后适得其反。

朱啸虎说,他当年投滴滴得到的一个教训是,千万不能让巨头,尤其是阿里和腾讯,站在对立面上打起来。一旦打起来,烧钱太吓人了。因此,他在投ofo后,先是拉进来了滴滴,因为滴滴身上同时有腾讯和阿里的资本,希望通过滴滴再拉进来腾讯和阿里。他拉来了阿里,但是,腾讯却投了摩拜。

朱啸虎的本意也许是ofo做大了卖给滴滴,各方都能从中赚到钱。但没想到戴威虽然年轻,却是一个有想法的创业者。 2017 年 11 月,戴威赶走了滴滴派驻的高管,表明了自己不愿意臣服的态度。滴滴固然不希望ofo做大,威胁到自己的出行布局。而且滴滴的背后又有腾讯,也不太可能让ofo的另一大股东阿里太如意。ofo的财务投资人,大多又同时是滴滴的投资人,他们一方面无法放弃在ofo上的利益,但另一方面在滴滴中还有利益。其中不论如何取舍,注定是“很残酷”,“很血腥”。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利益下,最容易被牺牲的,大概就是创业者的意志了。

作为一个投资人,朱啸虎大约并不在意今天ofo的困境。他在 2018 中国年度创投人物大会上被问及ofo困局看法的时候,表示“金沙江 1 年前已顺利退出。” 1 年前,朱啸虎把自己的股权大部分卖给了阿里,小部分给了滴滴,从投资的角度看,他完成了又一个完美的操作。

但在ofo之后,创业者和投资人在选择合作伙伴时,应该会更谨慎的权衡其中利益关联。李学凌在朋友圈说,“ 5 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