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的云顶之战

BAT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银杏财经(threemornings)

作者 | 汪小楼

编辑 | 秦简

12 月 18 日,伴随着改革开放 40 周年的庆典,百度宣布了新的组织架构调整:整合技术体系,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此举背后,是百度加码AI和云计算的信号。

为了更好应对 “下半场”的竞争,迎合自身业务需求,今年下半年是互联网巨头有史以来架构调整最频繁的半年。百度此次架构升级基本为BAT在 2018 年的调整画上了句号。

在这一年,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对自己“动刀”。腾讯、阿里分别在今年 9 月和 11 月就已经完成了最新架构调整。滴滴、美团、小米等小巨头公司也在下半年纷纷加入了这一队伍。

组织架构调整就像是在动“外科手术”,就算再小也会有风险。所以这些大公司在面临组织架构调整时,看似大势所趋,实则是不得不如此。

每一家公司的组织架构调整,都是让自身短板得以弥补或者让自身长板更好地发挥作用。每一次调整都有可能带来更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这却是所有成长为巨头或者将要成长为巨头的公司都要面临的“阵痛”,因为机会与风险对等,每次“阵痛”也为未来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B端掘金潮

到了 2018 年,三家公司终于都进行了各自的组织构架调整。以往的调整之后,大家都各自驶向自己的彼岸。但这一次,大家却殊途同归,不约而地重视起同一个方向——ToB。

这背后,反映出中国互联网一个大的趋势,就是人口红利即将吃完。佛祖家没有了真经,地主家也没有了余粮。

譬如,在社交和短视频行业,腾讯、今日头条、快手等公司都不得不面临用户增速下滑;在电商行业,不管是淘宝、京东,还是拼多多也得面临这个问题。这也意味着,ToC的红利将不再继续,所有人都需要找到新的方向。ToC增长遇见了瓶颈,那么ToB将会成为各大公司新的增长点和争先抢夺的蓝海市场。

腾讯的变阵来自于对自身业务的焦虑。 2018 年,腾讯游戏业务遭遇困境,2C大本营还遭受了来自短视频的跨界打击,微信使用时长大大缩短,腾讯不得不加码微视进行回击。

但其实在 2018 年初,腾讯看起来还形势大好,市值突破五千亿美元,一举超过Facebook。不过,此后的 9 个月里,高歌猛进的腾讯开始陷入疲软状态:由于“吃鸡”游戏版号限制,导致腾讯净利增长放缓,游戏收入首次下滑。最明显的反应来自股价,自今年 1 月开始,腾讯股价由最高点的475. 6 港元/股下跌至 303 港元/股,市值蒸发超过 1500 亿美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腾讯加码ToB业务显得更加迫在眉睫。尽管过去腾讯一直是ToC领域的王者,未过多涉及ToB业务,但是却不得不大船掉头顾及自己以往完全不熟悉的“水域”。

在新的竞争中,以往拥有ToB基因的公司将拥有天然优势,最为典型的代表当属阿里和百度。要知道,百度的搜索广告,主要就是企业客户买单;而阿里电商平台内的竞价排名广告,主要由电商企业买单。

无论是百度还是阿里,都在全国范围内有着强大的销售团队。其中,阿里的销售团队主要集中在电商发达的北上广深莞杭等地,而百度的销售团队则遍布全国。

ToC业务的盈利模式典型特点就是;将用户转化为流量,然后以游戏、广告等方式将其持续变现。这一变现过程相对比较缓慢,其业务前景也与用户活跃度直接相关,类似微信这样的产品,其用户找不到替代产品,用户粘性将很高,因而将具有不错的广告前景。但是当微信月活跃用户上涨至 10 亿人以后,就得面临自身平台的成长性,其增长即将触及天花板。

相较于ToC而言,ToB业务显然壁垒更高。一旦与客户建立关系,就会持续成交,比单一的用户更具稳定性;变现方式直接简单;成交的单价更高,盈利空间也更大。

这些年,百度在AI等新业务上多次探索,搜索业务中的竞价广告撑起了百度总营收的一片天,以良好的增长势头为百度提供动力。随着百度加码AI和云计算业务,其以往通过搜索广告积累的企业客户将发挥优势作用。譬如,一家以往长期与百度合作良好的中小企业,在需要选择云服务的供应商时,自然也会想到百度。

阿里巴巴这些年在纵深战线上,都是围绕其电商在打转。虽然时不时被人吐槽,但实际上其纵深战线上的直播、短视频、音乐等一揽子业务都为淘宝、天猫倒过巨大流量。

淘宝、天猫体系下的竞价排名购买对象是小商户或者中小型企业。随着“双十一”规模不断做大,加入b h v h c商铺的人越来越多,阿里也已经构筑起了自己的ToB护城河,尤其在云计算领域。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