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活在二维码上的人,过得到底怎么样?

2018-12-06 11:20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移动支付 微信支付宝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 报道(文/张鹏会)

刚刚做完《生意江湖》直播的刘金萍,马上就要回到快餐店,张罗顾客的晚饭。

在浙江拥有两家饭店的刘金萍,成了镇上的“网红”。而在几个月之前,她还只是一位普通的快餐店老板,忙着进货,忙着管理前厅后厨。

让这一切发生改变的,都要从她成为“码商”说起。

何为码商?顾名思义,一切以二维码来收钱并作为经营基础的商家,即可称之为码商。他们或在路边有一个几十、几百平米的个体超市,或是露天经营着一个煎饼摊生意。

在中国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这张小小的二维码正在让这些小微商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钢铁女战士”和她的两家快餐店

人称“钢铁女战士”的刘金萍是一位单亲妈妈,女儿患有严重的眼疾。在浙江湖州长兴,刘金萍经营着两家中式快餐店。

2017 年春节,刚开店两个月的刘金萍想给员工发些奖金过年,却碰到了资金周转困难。“我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借钱,想通过银行贷款又没有抵押物,贷款的流程可能还很长,我等不了的。”眼看着过年一天天临近,刘金萍多方求助却终无所获。

无意中,她发现支付宝有多收多贷的功能,简单几步申请操作后,刘金萍几分钟就拿到了贷款,并赶在年关前给员工发放了工资和过年奖金,让员工可以安心回家过节。

“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让员工寒心。”刘金萍说。即使非常辛苦,刘金萍从来都是面带笑容。她说,笑容常常能带来更多生意。现在,餐厅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她又通过多收多贷提额拿到更多贷款,并在杭州开了第二家和第三家店。

但一个人的精力实在有限,刘金萍忍痛转手了第一家快餐店,专心经营现在的两家连锁店。“之前开第一家店觉得累,但现在更辛苦了,我自己又当店长又当财务。”没人懂得她的坚持和无奈,她总是擦干眼泪洗干净脸再继续。

“女儿现在 12 岁了,近视 1200 度,长大后近视还会更加严重。”医生告诉刘金萍,女儿即使 17 岁可以做手术了,也未必能治好。“刚开始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但现在想通了,我相信医学技术一定可以做到,现在我就是要咬紧牙齿,努力赚钱,攒够将来为女儿治疗眼疾的钱。”

今年 2 月,刘金萍在支付宝“码商说”里发布的一篇帖子收获了近 2 万人点赞留言。刘金萍成了码商圈的“网红”,也成了镇上的“明星”。

“现在有很多人会慕名来到店里,和我探讨一些餐厅经营的问题。”刘金萍告诉猎云网,小有名气后,她明显感觉自己的生意都好做了,而且现在进货、谈货款支付,对方都非常信任自己,很快就能敲定这桩生意。

从打杂工到创业者,二维码让支付更简单

80 后创业者朱纪军是众多“码商”中的一员,他在上海经营着两家名为“米诺娃”的少儿图书馆。而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幼儿机构工作,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比如给小孩擦屁股、打扫卫生、端水等。

这段时光,让朱纪军感受到了孩子们单纯而不复杂的世界。他萌生了一个想法:为孩子们打造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

2014 年 7 月,第一家米诺娃少儿图书馆正式开业。没过多久,从未做过生意的朱纪军就遇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何收款。

米诺娃少儿图书馆的费用约为 500 元/年,若按月支付,每月只需 40 多元。“当时有不少家长选择刷卡支付,这样一来,再扣去POS机的费率,实在有些不划算。但是收现金还要找零钱,太麻烦。”朱纪军告诉猎云网。

“后来有用户开始问我,可以用支付宝付款吗,最开始我不能接受,因为看不到现金。”朱纪军说,后来知道支付宝可以直接提现,也看到有很多商店也在用二维码收款,就决定试试。

“客人说用支付宝付款可以获得积分,还有很多红包返利,还能换东西,他们一般聚在一起就说你拿了多少红包,我拿了多少红包这种。”朱纪军说,后来发现,家长们更喜欢这一支付方式。

“用支付宝二维码收款,我还能在上面看到自己每天挣了多少,有多少顾客来消费过,相比上周、上个月,是亏了还是赚的更多了。”朱纪军说,现在自己每天花五分钟就能完成对账,而在此前,他需要专门雇一个财务人员来核算账单。

“这大大还减少了我的人员开支成本,还让我每天的经营状况一目了然。”朱纪军说,现在图书馆的生意越来越好,自己却不用花大量的时间来对账,可以把更多的重心放在图书馆的经营上。

支付宝的技术升级,使得码商的日常经营被数字化了,他们可以更容易地进行精准推送、会员积累、促销推广等互联网营销手段,辐射更广更多的消费人群,而在之前这是不可想象的。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