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要“凉凉”?听听创业者怎么说

2018-12-06 08:59 稿源:三节课公众号  0条评论

第一是,用户还没有养成使用习惯。

目前来说,会话+ 的入口还是名片比较重要的入口,我们大多数用户留存是从会话+ 这个入口进来的。但是我们也发现很多用户没有使用 会话+ 的习惯,他们不会从 会话+ 进入小程序。这是一个用户行为习惯养成的过程。这件事需要一定时间,你需要用产品打动用户,让他形成习惯。

“会话+” 入口

第二,用户使用小程序的深度不够。

目前用户在小程序上的使用深度还很小,也就是几个页面的深度。   我们觉得未来可以在场景更丰富和用户时长上做更多尝试,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如何能在众多抄袭者中生存下来?

徐志斌:其实目前在小程序市场上,无论是做什么方向,都出现了很多抄袭和跟随者。那么你们可以从众多的抄袭者当中能活下来,大概是什么样的原因?

吴彬:其实我们也是无意中到了这个风口,我们现在真的还没有什么精力去关注抄袭者。社会团购这个形态的东西正在快速发展和演变,它的最终形态,跟用户期待的或者是投资人想象的社区团购还是有一定偏差。

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花在用户身上,远远没有到去看竞争对手的时候,因为整个形态的演变还没有到这个事物的本质。      

林水旺:小年糕现在的规模已经不害怕抄袭了,假设我们还在起步阶段,有人抄你怎么办?事实上,小年糕也不是第一个做相册的,但只有我们做到了今天的规模。小年糕不同于其他团队的地方,我觉得核心有两点:

第一点是我们非常重视用户价值。

我们初心的是服务好这些用户,所以在面临一些选择和利益取舍的时候,我们都是第一选择对用户是最好的,就像布棉老师说的用户价值本身是非常核心的一个点。现在的小程序行业还是有些浮躁,不少人都想着怎么蹭一波流量,怎么变现、怎么捞一把。这是我们跟这些的团队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点是我们团队非常重视学习成长。

其实我们不是探索增长上做得最好的团队,但是我们对团队的要求是,每一次实验都要闭环,你要知道成功在哪里,失败在哪里。我们整个团队,从CEO到一线工程师,每天都在持续学习和成长,不断突破自己的能力边界。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引入外部人才,推动团队升级。

用早上luke的话说,我们其实是一个走得很慢的团队,但是我们每一步都踩得特别扎实,一直在打磨产品体验,一直在促进团队成长。当你朝着目标持续努力的时候,有些同行者会慢慢落后,甚至掉出我们的视野。

布棉:如果你做一个产品没有人抄比很多人抄袭更可怕,你会怀疑人生这玩意儿靠不靠谱,我们要享受被抄的这种感觉。但是我们要找到这里面真正的价值。有很多同学是在淘宝上买过三节课的盗版之后才来我们这里报名的,为什么买了盗版之后,还是会花钱加入?其实不全在于这个内容本身,而在于我们的班班,还有我们的助教,以及我们的课程内容,我觉得这几个相辅相成之下,形成了我们独特的价值。

所以小程序也是一样。小程序作为一个产品形式很容易抄,但如何把抄出来的形式和你的内容结合这才是关键,而内容是很难抄的。所以才看到比如像唱吧,它为什么还能够在小程序出来之后再火一把,因为它本身就有一定的积累,所以我们要探究产品本身对用户的价值。

宋敏杰:确实有很多界面、图标完全和我们一样的,只是因为微信规定,它不能和我们的名字也一样。我们今年底就能注册下来商标了,之后就可以告他们了。

我们比较看重两个方面。一是对于产品的坚持,你的重心应该是放在你的产品上,你的产品应该和你的战略相联系,所以即使别人能抄到你现在的产品形态,但是不可能知道你未来怎么走,不知道你下一步研发的东西,或者是你学到的有关用户增长的东西。所以他抄你,一定会比你慢,跟不上你的速度,所以保证你的精力全部放在整体战略和产品性能上就行了。

第二,团队对正在做的事情的坚持和认可也是比较重要的,这也是别人带不走的。

我记得公司有个同事转正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愿意留下来,当时公司人数也不多,他说他非常认可我们公司正在做的这件事情,认可公司的愿景,这就是其他的竞争对手抄不走的。

这种认同能带来非常统一的目标,全神贯注的投入,这是我们看重的第二点。

徐志斌:大家都很乐观,但是我其实还是想给你们泼一点冷水。

实际上我们前几天跟一些大佬聊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创业公司正在成为大公司的创业池。怎么讲呢,创业团队的创新,大公司可以最快速度地借鉴过去,它的人脉、产品、速度和资源远远高过你,所以这个还是值得敲警钟。

小程序形态下,用户需求是怎样的?

再回到关键的问题上。我们刚刚聊到了说,要聚焦产品、速度快、聚焦用户需求。这里其实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pc时代、APP时代、小程序时代,用户的需求分别是什么样子,呈现出来又是什么样?或者说最根本的差异点在哪里?

布棉:我觉得首先是路径上明显不一样。PC时代,我们想要获取一条信息或服务,走的流程是什么呢?首先打开浏览器,然后去搜索,去到一个地方,挑选,结束。到了APP时代,因为有推送的出现,你的路径就直达了。但是再往后,虽然APP上路径直达,但APP太多还是没法选择,慢慢地你又变成被动的选择。

到现在,信息更加碎片化,所以对用户来说,他的耐心越来越小,越来越懒,原来是主动寻找,到现在希望别人来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从主动寻找信息到被动接受信息,人越来越懒,人是越来越被动,这是我理解的,从PC到H5,到移动,到小程序,到未来最大的变化。

所以基于这个被动我们需要完成的产品形式也是不一样的。原来你要推送,现在发现推送效率越来越差,甚至小程序绑着服务号,小程序本身的效果越来越差。

但是人传人,或者基于人际关系的信息传递的效率变高了。

所以基于社交网络能做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而这个复杂是开发变得越来越复杂,但对用户来说,变得简单,用户变得越来越直接。

徐志斌:林总,你看到的典型需求,和当年之前还在老腾讯,和贫瘠的PC时代时候这中间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林水旺:

我们注意到了一个现象是这样,在PC时代也好,APP时代也好,覆盖的用户都是互联网的核心用户,偏年轻,互联网经验相对丰富。

但是因为微信的普及,互联网覆盖到了更多的外延用户。这些用户年龄更大一点,操作技能更薄弱一点。

小年糕的用户中,就有大量这样的特征人群。我们客服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微信的基础使用问题,比如如何加群,如何绑卡,如何收藏,如何分享等等。有一个用户,想加入小年糕的粉丝群,当时群人数超过一百个人,他需要绑卡才能扫码进群,但是他告诉我们说没有卡只有存折。后来他为了加群,他就办了人生第一张银行卡。

另外一个用户, 70 多岁,卧病在床十几年,之前没用过微信。因为老伴的推荐和鼓励,知道了小年糕,并买了手机,装了微信。在小年糕上,他通过其他用户作品了解外面的世界,也看了很多正能量的东西,他感觉到原来非常低迷的人生突然又有了希望。他自己也制作了不少广为传播的作品,非常有成就感,他给我们发过一个本子的照片,上面密密麻麻写完了数字,是他的影集作品每一天的阅读量变化,数据闭环做得比我们运营同学还好。

能够帮这样的一群单纯的用户,消除孤独、创造快乐,让我们觉得这个产品非常有价值,这也是我们团队坚持下去的源动力。

徐志斌:吴彬那边呢,微商,到云集,到拼多多,电商这个形态从来都无穷无尽,快速洗刷人群。为什么还会跑出来像社区团购的玩法,你们怎么发现这种玩法,这种玩法和其他玩法根本不同到底会在哪些地方?

吴彬:其实到今天都还没有人真正把团购的内涵做出来,美团做着做着最后发现原来的社会环境、技术环境都还不到一个节点,就做成了现在的美团这种概念。

其实我做社区团购我是从 2014 年开始做了,自己投了很多钱。我和公司的兄弟们一起去建仓库,配货之类的。后来发现社区聚拢定单然后集中配送成本确实很低,它是有了团购的内涵。但是由于当时的经济社会技术的平台各种因素没有达到一个最佳的点,所以 2014 年没有引爆它。

为什么到今天到了风口浪尖,背后有很多因素促成这个事情。

首先现在随着机器化生产,甚至是人工智能的兴起,商品的数量变多,传统的中心化电商营销手段很复杂,但社区团购它有一个去中心化的概念。

社区团购可以让购物这个事情变得比较简单。

第二,微信小程序的出现。以前用公众号来做,但是体验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因为社区团购区一般都最终沉淀到微信群嘛,但是我们微信群跟团购之间差一个东西,用公众号表达不出这种感觉,但小程序就很合适。

除此之外,还有技术因素、消费者心理等都成熟,最终让社区团购这件事爆发出来。

徐志斌:吴彬老师还是认为这是一个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情。到敏杰这边,从当年的名片全能王,名片通,到现在递名片,递名片怎么莫名其妙就在小程序爆起来了呢?

宋敏杰:其实很早就有纸质名片识别的APP或者是这种技术,大家也一直在用。现在微信平台逐渐在抢这些市场。因为大家见面多数情况下会加一个微信,之后基本上都会跟一个自我介绍,我是谁谁谁,或者发一个照片过去,这种行为基本上取代了线下发纸名片的行为,或者我收了纸名片信息也不会关注上面的信息了,因为我在微信里面被记录下来,只不过我要改和整理,比较麻烦。

但是现在微信的群体拓展关系比较活跃,就是职场或者商务上的人每个月大量新增用户好友,所以我们觉得其实已经到了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上特别是在微信里面大家有要有自我介绍的需求。

这种需求结合小程序生态,就可以诞生这样的产品。

未来如果要说未来大方向,电子名片的话,肯定是小程序是电子名片最好的形态。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