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谷歌的价值取向与微软的迎头而上

2018-10-11 14:19 稿源:刘兴亮时间  0条评论

谷歌1.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当地时间 10 月 8 日,Google 宣布不会参与竞投美国国防部的云端服务合约。

理由是项目可能违反公司内部规范人工智能应用的道德守则,而合约可能涉及的机密资料也超出公司目前获授权处理的范围,同时考虑到员工之间存在反对声音。

02

紧随其后,据路透社 10 月 9 日报道,微软公司将在 2019 年第一季度末提供拓展版Azure云服务,允许政府客户在服务器上储存国家机密级别的数据。

美国五角大楼此前宣布,计划投资 100 亿美元,建立名为「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EDI)」的云计算解决方案,实现IT基础设施的现代化升级。

随着Google宣布退出竞标,微软将与亚马逊争夺这个利润丰厚的美国军方合同。 微软Azure副总裁Julia White表示,将于 2019 年正式问世的Azure Government Secret云服务符合「美国最高机密数据」的最严保密要求,能够让微软成为「JEDI合同的有力竞争者」。

云、音乐.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03

相继看到两则消息,感觉有些讽刺意味。世界范围内的两家顶级科技公司,在同一件事上展现出不同的姿态。

在中国人心中,微软是最先深入人心的科技巨头。

犹记得当年读书,坐在巨大的空调吹拂的机房中,从DOS转向Windows系统,感觉整个世界换了一片天地。技术的发展就在于解放人的劳动量。

很多同学焚膏继晷背诵DOS命令——那真是太多了,刚刚取得阶段性胜利,却发现Windows系统根本不用输入命令,即可海阔天空地展开各种界面。

无数学生对比尔盖茨崇拜的发狂,不仅仅因为他一度是世界首富,更重要的是他的创新精神让人的生活与工作进入了崭新的阶段。人类生活的数字化与微软公司密不可分。

我们一度认为,微软将引领整个微机与互联网世界走向不可预估的未来。

04

然而,在网络将世界连接起来之后,真正的巨头变成了Google。

我和Google的结缘,最早可追溯到 2000 年,但还是比微软要晚了几年。当时某师兄兴冲冲的告我一个美国的网站,说对搜资料大有帮助。

师兄是四川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川普。那时候,我从他口中听到的这个网站名称的四川话版本是「狗哥」。于是,在后来的几年内,我们那个圈子里的朋友都把Google称作「狗哥」。到现在,我还是觉得,狗哥这个名字,比谷歌要好很多。

后来,Google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在各种领域里的突飞猛进打乱了互联网世界的传统格局。他的拓展衍生能力几乎如同热带植物一样,迅速地繁殖与生长,囊括了搜索引擎、云计算、广告服务、手机操作系统、人工智能,以及种种具有生长性的相关产业。Google眼镜,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服务,诸如此类的创新产品不断刷新人们的视线和观感。

所有使用过Google搜索引擎的中国用户,都对它的精确有度的搜索结果感到满意。国内搜索引擎与Google的差距,绝非体现在技术层面上。那涉及到企业的价值衡量标准,对产品定位的坚持,对服务对象的尊重。

正因如此,才因在筛选信息的问题上,Google于 2010 年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将服务器定在香港,并逐步减少在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项目,随后又被大规模屏蔽。从此一别七八年,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曾经有这么一款搜索引擎。

05

理智告诉我们,这样一家触须庞大的以搜索引擎起家的互联网公司,其海量信息与技术导向会给全世界的人们带来巨大的影响,不仅是信息的,更是价值的。因此它的价值导向显得尤其重要。Google的行为准则是:拒绝邪恶事物!他们将自己的使命定位为,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

古登堡的铜板活字印刷引起了知识的流通与大爆炸,进而导致欧洲文艺复兴以及随后的宗教革命与工业革命,人类世界进入了日新月异的新阶段。

Google在互联网时代扮演的正是输送并保证信息的畅通的角色。世界成了一个触手可及的巨型网络图书馆,如何将这些无处不在的信息引导分流到需要者的手中,是搜索引擎的唯一和最高使命。

从这个意义上说,Google做到了。他们极力保证信息的自由流通,保护用户的个人隐私。在这种价值引导下,其创新精神也不可估量地发展。

谷歌.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企业总是追求商业效益的,在这一点上,Google也不例外,他们极力拓展市场份额,犯过一系列错误,但在遭遇到与自己价值观相抵触的问题时,极少退缩或权益从事。

今年 3 月,Google 被揭发曾与美国国防部合作开发软件,利用人工智能辅助无人机空袭任务。消息传出后,Google 员工发出强烈的反对声音,强调不应将人工智能技术投入军事用途,Google 随后表明不会就相关项目与国防部续约。

此次Google退出美国国防部的云端服务合约,正是基于价值的考量和企业精神的传统轨迹。

06

反过来看,微软公司在这一乱局中迎头而上,面对 100 亿美元的诱惑无法抵挡。

很多科学家已经意识到人工智能用于军事带来的灾难后果,因此他们不断呼吁要预防这一行为的现实化,并且建立协会签署联合声明,以种种手段遏制悲剧的到来。

然而,认真审查历史,就不难发现,在研发战争武器上的投入,在各种时代的不同国家,都是不遗余力的。

故此有人坦言,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运用是大势所趋,我们甚至可以设想,人工智能在很多国家的科学家那儿已经紧锣密鼓地进入为军事服务的段落中去了。

实际上,早在二战时期,人工智能就开始为军事服务。当时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巨人」计算机诞生于英国,其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二战期间的英军破译德军密码。

然而那时的计算机只是在辅助战争。如今的人工智能如果与军事结合起来,会产生无限度的影响。武器被算法所控制,冷酷而精确,人类最终将集体沦为程序的靶子。这么想想都十分恐怖。

Google拒绝与军方合作,以人工智能技术为国防服务。放弃 100 亿美元的合约,这看起来很傻,但深入分析,他们做的没错!

说了半天,我又在想,Google什么时候回归中国市场呢?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