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被点名?歪果仁眼中的“世界第九大奇迹”

2018-06-26 11:10 稿源:IT老友记的网站  0条评论

外卖被点名?歪果仁眼中的世界第九大奇迹

“您的外卖到了。”这是到上海留学的歪果小哥学会的第一句中文。其实歪果仁的外卖故事还真不少。

“肉夹馍、羊肉泡馍、凉皮……”一位英国歪果仁报了一堆他点外卖的最爱,都是陕西菜,他对着镜头淡定地回答,“我其实是个英国陕西人。”“那天我订了饺子,打开的时候我说这不是饺子啊,是馄饨啊”这位歪果仁饺子、馄饨傻傻分不清也是正常了。“在意大利没有这样的APP,我每天都很忙,所以外卖帮了大忙”意大利歪果仁直呼外卖救命。

“我现在可以叫外卖火锅啦,他们会把菜和锅都送过来,最棒的是有时候连炉子都送过来,爽翻了,中国外卖简直是世界第九大奇迹......”这是笔者听到对中国外卖最牛的赞叹。

中国新四大发明即网购、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风靡全球,而今天,中国外卖被点名了,在老外眼中,它和埃及金字塔齐名,杀进了世界奇迹的排行榜。

“世界第九大奇迹”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外卖的渗透率为6.1%,线上化率为74%;而美国的外卖渗透率为12.5%,线上化率约为6%。美国的外卖渗透率是比中国高一倍多,但是线上化率远远不如中国。数据首先直接反应的是,在外卖领域,中国的互联网应用遥遥领先全球的趋势。

互联网素以商业模式创新见长,其实,它本质上带来的是便利性。外卖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吃”的方式,正因为这一价值效用得到了如此高的赞誉。然而,在改变的深度和广度上,中国的外卖正在引领。

在美剧中经常看到有这样一个画面:在某个party场景,pizza等叫餐服务往往需要通过电话预订,接下来就是用户或者餐厅联系配送公司、取货送上门等一系列流程。一个pizza送到家往往需要等上半天。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享受1个小时达,半个小时达的中国用户或许永远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海外,外卖往往采取纯平台的模式,也就是基本不提供专门的配送服务,当然其中也包括人员管理、招募、专业化的流程控制、客户体验控制要求都很高,成本很高。

在美国外卖早已成为重要的创业领域,最大的外卖公司GrubHub成立于2004年,而中国最大的外卖平台美团外卖2013年才开始上线,但是在十几年的经营中,并未看到GrubHub在规模和增速上取得显著的增长。中国外卖的规模领先美国超60亿美元的规模。

众所周知,最后一公里配送是外卖行业的痛点。而以美团为代表的中国外卖行业在引领世界探索“外卖+配送”的双轮驱动模式。

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日订单量破2100万单,占据中国62%的市场份额。

成绩背后是创新的技术支撑。

美团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等打造的智能配送系统,领先国际同行,被高盛点赞。根据美国高盛的研究,美团平台每天产生超过1.5PB的数据。在技术架构上,美团有专门的O2O智能物流派送系统,例如在供应和派送链上,美团提供了一个叫"超脑"的引擎,能够在10毫秒内生成最佳派送路径,让美团外卖能够在平均28分钟内完成一次派送。

目前,美团在酒旅、外卖、到餐综合等业务,都是基于AI开展,已经形成从商家选址、引流、外卖/配送、经营管理、供应链金融、营销推广等一整套服务体系。

中国外卖模式作为一种创新标杆,正在被国外模仿,如美国的Doordash、Uber Eats、英国的Just Eat等等都在试图建立配送能力。

从今天的的状态来看,不止是外卖,基于LBS技术,美团在到家、到店、酒旅、打车等大生活服务场景的生态构建模式,在全球都难找到可以对标的企业,在业务模式创新的道路上,美团已经走了很远。

Copy to China  Copy From China 

“中国创新公司正在把活力带到美利坚,美国多个企业正在享受这样的‘美遇’”。正如美联社所说,如今“Copy to China”已升级为“Copy From China”,国内企业已逐步从模仿转变为领先。

曾经中国互联网企业曾被大洋彼岸的人们嘲笑为模仿,而今境况去不一样了。

不经意间,我们会发现,梅姐救不活的雅虎没落了,但它在中国投资的公司成功了;eBay做死了易趣中国,而阿里和京东都成功了;携程吞并Expedia在中国的据点艺龙;再加上把谷歌逼到香港的百度,顶住Facebook和twitter的微博、微信,以及把youtube拒之门外的优酷、爱奇艺们,还有让Symantec和McAfee难受的360免费杀毒。

正如美国《连线》编辑Greg Willian在封面导语中惊叹“中国的科技革命才刚刚开始,从模仿到创新,中国科技企业正以领路人的姿态在创新前行。”

的确,从电商到出行、外卖等等方方面面,中国带给全球的是一种创新方案,甚至是一种标准,一种颠覆。其中,被歪果仁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外卖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曾风光全球的德国O2O平台Delivery Hero(外卖超人),2005年就已涉足线上订餐业务,然后在资本的推动下得以迅速扩张,目前,覆盖了超24个国家约20万家餐厅,然而,在2013年进军中国之时,它却遭遇了滑铁卢。

业内人士分析,外卖超人之所以在中国败北出于两个方面原因:一是资金、和团队资源有限,并不能适应国内的“疯狂补贴”模式;二是,效仿母公司以轻模式取胜的逻辑,在送餐速度和服务质量等方面不能与美团引领的“双轮模式”媲美。

与此相比,另一个追随美团创新模式的样本,却获得了迅速的崛起。

DoorDash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聚焦于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送餐初创企业,但是,却展现出了极强的融资能力,目前在市场上与Uber Eats两不相让。

今年3月完成了一笔金额为5.35亿美元的融资,由软银集团旗下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领投。据一位熟悉内情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该交易将DoorDash的资产价值评估为14亿美元左右。“让DoorDash成为每个城市的最后一公里物流平台。”DoorDash的华裔创始人托尼·徐说。

中国外卖的双轮模式在国外外卖行业正在起作用。

一位著名的海外投资者称,中国互联商业模式创新一方面是因为文化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整个中国环境的反差(比如,消费升级,人口数量等优势)。一些观察者“指控”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中国互联网巨头,初创之时均是模仿美国的谷歌、ebay。但是,在中国自己的生态系统下,这些生巨型动物已经进化为新物种,这些巨头已经走上了一条独特的进化道路。

而以美团外卖为代表的中国外卖正是这位投资者口中的创新物种。

来源:IT老友记

作者:吴筱凤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