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IPO估值高达600亿美元,自家的网约车会不会拖后腿?

2018-06-26 11:09 稿源:张书乐的网站  0条评论

美团点评终于要IPO了。

这下子,总叨叨着九败一胜的王兴,终于可以底气十足地说这“一胜”了,至少是在当下的估值和上市后的市值上。

6 月 25 日,美团点评披露了其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据市场消息称,美团点评的目标估值为 600 亿美元(约 4680 亿港元),预计集资 60 亿美元( 468 亿港元),最快 10 月挂牌。

尽管,美图点评的财务数据并“不好看”。

招股书披露, 2017 年,美团点评实现收入339. 28 亿元,年内亏损189. 88 亿元,经调整EBITDA为亏损26. 92 亿元。 2016 年,美团点评实现收入129. 88 亿元,年内亏损57. 95 亿元,经调整EBITDA为亏损49. 98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美团点评收购的摩拜单车已产生亏损外,今年美团网约车司机的成本已经达到2. 93 亿元。

而在前,美团点评CEO王兴亦在一次活动中表示,对于包括北京等城市即将上线的打车业务,美团准备了 10 亿美元(约 63 亿人民币),而且上不封顶。

似乎,目前的烧钱节奏还是个起手式,而此次IPO中,或许还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到这项美团新业务上。

迟到的美团网约车,能否有机会呢?

做外卖的美团和做网约车的滴滴,怄气的结果是,双方互相在对方有绝对优势的领地上,挑起了战火,变成了业界的“笑话”。

就在前不久,滴滴外卖在南京上线,这里恰恰是去年 2 月,美团进军打车的起点。

美团不甘示弱,随即宣布上线打车垫付功能;而早前在无锡、南京开打的外卖和打车补贴大战,则最终被有关部门叫停,无疾而终。

可这真的是个跨界的“笑话”吗?尤其是最早挑起战火,从去年就开始布局打车的美团来说,这个网约车迟到者,是否存在一点微乎其微的“赢面”?

这一波补贴,其实只是开场的威风锣鼓

在很多外界观感看来,美团打车似乎输定了。

尤其是在 4 月下旬开始,美团打车旗下的司机们发现补贴变少了,媒体亦爆出部分司机接单量下降 5 成后,这种观感就变得更加真实。

此时,距离美团打车高调登陆上海,且让美团CEO王兴兴奋地喊出“首日突破 15 万单,次天 25 万单,第三天突破 30 万”、“迅速地拿到上海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的壮语,不过刚刚过去一个月而已。

其实,同样的一幕,也在滴滴外卖身上上演,双方似乎都形成了一种默契,即用补贴做个前戏,但不能持久。

无他,如果靠补贴开路的话,双方都将进入以本伤人的血拼状态,实则毫无意义。至于开场的时候,大家打个对台,那本也是江湖规矩,意思意思,刷一个存在感的结果。

过江龙需要有个开场的威风锣鼓、地头蛇也要来一个针锋相对的下马威,如此而已。

过江龙有优势!美团还在找缝隙

对于美团打车,大多数负面的评价集中在“抄袭”二字。

垫付功能被指抄袭滴滴在 2016 年 12 月推出的功能;还需要司机手动催款的美团打车,被指比滴滴早在 2016 年就自动帮司机催款的技术落后了太远;至于美团打车有许多的功能、不少的界面有“高仿”滴滴的嫌疑,则往往成为类似评论补刀的重点。

但这并不重要,或这时候这本就是后来者的题中应有之意。既然有前辈趟出了一条路,何必另辟蹊径。

关键在于,后来的过江龙,尽管往往在市场份额上有太多难以追赶困扰。可有一点却优势明显:对于前辈因为积重难返、不易改进的软肋,可以饱以老拳。

这本身就是颠覆式创新的套路活。只是,美团并没有真正找到这样的市场缝隙和软肋。但这不妨碍其在船小好调头的情况下,先封杀一些网约车的漏洞。

尤其是5· 6 空姐滴滴打车遇害案后,暴露出来的网约车巨大软肋。美团打车立刻显示出了自己过江龙的本色:美团打车整治“×××”专项“飓风行动”不断升级,上海地区所有新注册车辆和驾驶员,均需前往线下验车点进行核验;自 5 月 30 日起上线人脸识别比对系统,确保驾驶员和注册人一致;此外,美团打车还在 6 月推出了“线下验车、人脸识别、临时抽检”三大审核机制,对在网运营的车辆随机进行审核。

但这样的动作,毕竟还只是停留在固有网约车模式的漏洞封堵之上,美团想要真正在打车大战中,别开生面,仅仅靠运营商的完善,远远不够。

打车不一定要赚钱,美团却必须要“粉转”

美团打车的艰难,同样也是滴滴外卖的艰难。而两个跨界的打法都面临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创新出新的业态来。

美团的思路其实并不复杂,打车不是用来赚钱的,而是用来带路的。

换言之,就是让客户进入到美团的闭环中,打车去酒店、饭店、景点以及更多,让单一的场景变成一个连锁的环节,也让流量在美团的内循环中得到最大的转换率。

这不是路人转粉,而是粉转,亿级用户的当量下,美团并不愁顾客,也不发愁自己已经辐射到O2O各种商业形态下的消费变现场景,它只是用来补完从一个场景切换到下一个场景之间,缺失的一部分。即各场景下的粉丝转换率无缝对接。

相对而言,只是单独进击一个外卖的滴滴,在这种衔接中就单薄了许多,毕竟网约车送外卖这档子事,多少成本和供应链上都还有点太过脑洞大开。

只是,这种把过去旅游景点的“一票畅玩”引入到自身商业链条上的方式,依然问题重重:

美团自身的O2O场景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打通“一票制”,仅仅靠打车送美团其他业务的优惠劵,本身又缺乏精准性,而近似过去在街头派传单;而往返于各消费场景下的专车接送模式,对于本身走价廉物美而非VIP尊享的美团来说,似乎也有点远,何况现在加入美团的网约车,也还没达到那种奢华的档次……

整个链条的不畅通,也让这种引流思维,在完美的构想下,多少流于形式,只是成为了先抢点布局的一种战略“闲子”,高调出场后,就是悄悄地渗入其他城市,等待美团真正布局大展开,再出场做“敌后武工队”。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 年 6 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