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o转基因:NEX会在新一轮手机竞争中领先吗

2018-06-13 11:20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作者 | 卜祥

编辑 | 高宇雷

2017 年下半年某一段时间,负责vivo手机技术的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发现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个激烈冲突需要他摆平——下一代旗舰手机X系列到底外观选择什么方向,“我们内部纠结了三个月。”胡柏山对腾讯《深网》说。

按照以往中国智能安卓手机形成的惯性思维,产品的保守策略是跟随,在行业大方向上做局部创新,比如提升拍照水平,或者屏幕更大、续航更长,多加一张SIM卡槽或者多一个摄像头等等。

跟随是一条保险策略。但是,这一次外观牵涉到对于下一代产品技术路线、交互方式等不同理解。vivo手机产品追求时尚和科技。“我们发现,保守的策略已经走不下去了,时尚+科技这两点发生激烈冲突。”胡柏山分析。

对于流行的刘海屏,苹果公司认为AR增强现实是未来一个趋势,所以它保持用刘海屏,给人脸结构光配件留出空间。代价是屏幕上开口大,破坏全面屏整体美感。胡柏山与同事们想尝试一种可能:“vivo提供的人脸解锁、AR等技术和苹果相比,没有太大差异的时候,可不可以用真正全面屏,代替刘海屏?”

这是vivo NEX全面屏系列手机诞生缘起。

胡柏山认为智能机手机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vivo在中国市场份额在上升,苹果份额占比在下降,“vivo能否有能力走符合自己节奏的科技创新+时尚之路?”

6 月 12 日晚,vivo在上海发布了第一款摆脱iPhone外形影响的NEX手机。从做功能机开始,胡柏山逐渐形成了一些自己对手机行业的理解:手机品牌之间竞争最终是巨头之间供应链竞争。NEX手机是这场竞争的终端体现。

结合供应链与自身对于目标消费群体理解,vivo为提升NEX竞争力搭建了三个台阶:第一,无刘海的全面屏,前置摄像头用隐藏升降式方案解决;更快的屏下指纹。第二,强化人工智能语音助手,定制专门语音处理芯片,引爆点选在一些常用场景,比如,首次实现语音发微信红包、收付款等。第三,游戏速度优化。

胡砶山透露,NEX整体备货, 2018 年订单超过了Xplay6 全部订单。

这是vivo的一次押注,也是一次自我挑战,这将关系到vivo后续能否联合上下游创新,构造起足以对抗任一巨头对手的实力。手机洗牌进入尾期,留在牌桌上的厂商们都明白,一代产品一着不慎,或许会前功尽弃,满盘即输。

保险求稳与创新突破之间的“杂耍”难度成倍增加,巨头高手之间却又不得不出招。

一次对赌式的创新

类似冲突会越来越多,胡柏山意识到,苹果好的元素可以尽量借鉴,但已然不能继续在苹果老路上走。

比如vivo手机外壳采用3D电子盖,苹果用2.5D电子盖。3D电子盖和2D比,最大区别在于上量难度比金属盖高。3D电子盖玻璃要热弯,每套热弯模具一天只能做 1000 多个,要达到日均 10 万个,同时需要 100 多套模具生产。每个模具只能用 100 次左右。或者因为产量挑战,苹果最终没有采用这套工艺。

屏下指纹是更为典型的案例。汇顶科技是NEX手机上独家光学屏下指纹供应商。 6 月初,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告诉腾讯《深网》,这种结果来之不易。最早,汇顶科技做出电容指纹模组时,推给国内手机厂家,无人敢用,“风险大,手机厂商宁愿选择国外供应商,没有人相信国内供应商能干得过外国人。”这让张帆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

vivo从 2017 年开始,急切在全球范围寻找屏下指纹供应商,以期跨越苹果、三星等手机公司都未能解决的技术门槛。

在X20 Plus上,vivo先期试着推出了小批量一二十万量级的屏下指纹产品。方案来自美国新思。这在手机界属首例。紧接着X21 手机上,vivo加上了汇顶科技方案。到NEX手机,采用的光学屏下指纹方案时,形势发生逆转,张帆明显地感受到vivo公司更热心地参与。

张帆告诉腾讯《深网》,NEX赶在世界杯开赛前夕发布的时间不可能改变,往前回溯半年,vivo就得下单订货。可是当时,NEX上所用的汇顶第二代光学屏下指纹方案本身完成度尚缺10%~15%。一个明显风险在于,在几十万台量级上可以跑得通,能否承受千万量级别则是另外一件事。

一方面技术有风险有待完善,一方面又得下订单赶时间,这种矛盾如何解决?vivo与汇顶通过协商,尝试一种新的合作形式——风险订单。张帆和胡柏山代表汇顶和vivo双方约定,先下订单生产,“最后这个方案用不了,造成的损失我和汇顶一人一半。”胡柏山告诉《深网》。

大手机公司整合中小公司技术方案本身不是vivo独创,华为手机指关节截图方案来自一家叫作奇手(Qeexo)的创业型公司,应用寒武纪人工智能芯片等等,OPPO与商汤合作面部识别等等,但是vivo深度切入到上游供应商,较为罕见。

另外,就屏下指纹而言,胡柏山透露,汇顶科技做了模组芯片,“芯片之外还有其它部件是我们开发。”以拍照来类比,拍照效果要好,sensor、镜头和调校三者缺一不可,“汇顶干了类似像sensor的事情,镜头和调校是我们在做。”胡柏山说。

这种状况是巨头间日趋猛烈竞争之必然。胡柏山说话很直白,“最终供应链伙伴都是用脚投票,谁给他大量订单,他的资源就向谁倾斜。”用风险订单锁住合作伙伴的创新能量,最终应了一句话:“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好处也很明显。vivo发布会上,产品经理李翔公布了一个数据,带有屏下指纹的手机vivo已经生产下线 200 万台。

手机公司之间的竞争往往拼的是创新技术红利期的前半年、甚至 3 个月时间。vivo首用的屏下指纹已经在小米主流旗舰手机小米 8 上应用,跟进者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进程从 12 个月变成 8 个月,能缩短 4 个月。但是要和vivo同步则做不到。胡柏山透露,第二代光学指纹用量巨大,大概10KK级别( 1000 万)的晶圆已经开始投产。

“我们积极在产品上一代一代地迭代导入,自然而然供应链创新是不会比苹果差。”胡柏山希望保持开放心态,联合全球最具创意的头脑,一起进步。

从 2016 年至 2018 年,智能手机行业经历残酷洗牌,乐视手机崩盘、魅族手机内讧和 2018 年初的金立手机休克,消失或消沉,都仿佛瞬间的事,更别提那些中小手机创业公司无声关门。

不幸的公司各有故事,内在原因出奇一致:产品创新乏力。胡柏山危机感在于,“不做创新一定会死掉的,没有创新能力支撑,品牌厂商最终一定over。”

刚过去的 5 月 18 日vivo供应商大会上,核心议题之一是创新。对内对外,vivo都在努力实现一种基因转变,将“时尚+科技”转变为“科技+时尚。”科技属性被排到更重要位置。

随着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竞争到尾期,首先淘汰的都是能力弱的供应商。屏下指纹和人脸识别供应商,都发生过切换,vivo会给出内部客观的“度量”数据报告,一切靠数据说话。

手机品牌商已经是一个“T”字型结构,往上传导,供应链也将是一个“T”字型结构,往往是前四家占据80%份额,后面十几家每家量都很小,“吃肉还是喝稀饭,”竞争要靠实力说话。

人工智能场景落地

在vivo工厂,vivo软件研发总经理周围和同事们向腾讯《深网》演示了通过语音发微信红包。按住NEX左边的Jovi实体键,下令发红包,手机在熄屏状态下,直接启动,完成打开微信-选择对象-填入红包数额等步骤,只等着输入钱包密码,确认。

6 月 12 日晚发布会上,vivo演示了此功能。“给曾哥发 20 块钱红包顺便让他带一瓶水上来”,这一串语音命令,NEX手机可以直接完成到 20 元红包设置,并在备注信息里输入好“带一瓶水上来”,只等输入密码完成最后确定。这是利用了Jovi语音语义处理、理解功能。

升级后Jovi可以实现的 16 个场景、 600 多项功能。比如,可以直接通过语音让手机语言由英文改变为简体中文。做汇率兑换、一些中英文互译等,都可以完成。

NEX配置了智慧识图功能,对着相机、网页上面的图,按着Jovi实体按键,可以直接识别、搜索,或者显示出电商网页上购买链接。在国外,这个功能可以通过相机,直接辨识路标。以AI为根基,vivo与高德地图和支付宝等成立联合实验室。

人机交互自苹果Siri之后,语音成为一个新方向,背后是人工智能勃兴。但是,Siri覆盖的功能很少,手机本身功能覆盖不完整,第三方应用基本是空白。它还不能区别有用信息和无用信息,“嗯、么”等无法过滤。

周围告诉腾讯《深网》,Jovi内置了专用人工智能语音芯片提升性能,改善体验,这颗定制芯片的主要作用是在噪音环境中捕捉到唤醒词,本地化运算降低功耗,大幅提升识别率。“即便一个农场主将狗的叫声设置为唤醒词,这颗芯片也可以个性化定制。”周围说。

作为一家手机公司,vivo将人工智能提升到战略高度,并视其为未来十年重点。自 2017 年 6 月始,至今年 6 月,从无到有,周围经历了vivo布局人工智能的全过程。“我对人工智能结果负全责。”他告诉腾讯《深网》。过去七年时间,周围几乎每次都参加谷歌在美国举办的I/O大会,他是谷歌深圳论坛发起人,追踪着谷歌技术踪迹。

vivo从功能机转换到智能机过程中,周围负责过同样量级的项目。在向人工智能这一新领域拓展过程中,他再次被推出来负责项目。

2017 年 6 月,周围陪同vivo创始人沈炜等人一起,飞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在那里花了近两周时间,把各个教授团队拜访一遍。“做一个全局了解,免得走错路。”整个过程,沈炜都有参与。这是周围与沈炜一起出差时间最长的一次。

回国后,周围开始招兵买马。在原先与高通、MTK等合作时,vivo搭建了一个芯片定制团队。在此基础上,职能扩大一些,尝试结合手机应用提出需求,定制人工智能服务的各种传感器(sensor)和外设。

在NEX上定制的这颗语音芯片,vivo对其定位是主系统唤醒前的一个小系统,自己跑算法,自己具有内存。因为 24 小时要待命听声,功耗要极低。这些都实现了。

去年有一段时间,周围非常关注人工智能NPU计算单位,让团队去尝试。投入人力物力,定制了高通的人工智能NPU计算单位。到今年NPU不火了,“挺尴尬的”,只能再观望,最后用到人脸识别上。这是周围在人工智能探索期所走的弯路之一。

现在,在周围的办公室里,有几位小伙伴支起了手机和设备,纯粹用计算机视觉识别技术打流行的《王者荣耀》手机游戏。“一开始遇到各种问题,不知往哪里走,卡死,等开团战时,各个英雄上不同的血条让我们都懵了。”周围说。

渐渐地,vivo这个打游戏小团队的小号,已经由青铜升级为白银级别。通过此类尝试,vivo想获得一种“度量”人工智能科技边界的能力,然后才决定哪些自己做,哪些需要借助外部力量。

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是vivo请来提升人脸识别解锁的两个帮手。旷视科技高管吴文昊告诉腾讯《深网》,vivo在人脸解锁技术用于手机上相当积极,最早 2017 年 9 月于印度推出首个带有人脸识别功能的手机。vivo与旷视沟通的时间是在 5 月份。双方迅速谈定合作条款后,吴文昊把三四十人的技术团队关在一个会议里搞封闭开发。同时,另有几个人在vivo深圳办公室附近找了一个落脚点,随时与vivo团队沟通情况。

为了技术创新,类似集中攻关常有。

去年 6 月至今,周围称vivo人工智能组织构架基本成型,接下来,将对外发布全球人工智能研究院消息,在中美下设五个城市设立分院。如果说用风险订单“捆绑”头部供应商是一种寸劲,人工智能长远布局则更像是练内力。

真正理解用户的需求

NEX另一位产品经理刘鑫告诉腾讯《深网》,NEX升降式前置摄像头,采用了特殊壳体设计,坚固到测试时加到相当于 45 千克力去扭转,摄像头没有变形,整体模组还可以正常升降。实际上,所有的手机框架本身承受不了 45 千克力。

早前,刘鑫与同事们一起在北京、上海做过四轮用户调研。最开始,升降摄像头时会传出机械马达声。一位银行行长反映,在办公室自拍时候,声音会比较尴尬,希望没有声音。

综合推力、抗摔性和静音要求,vivo选中了两家方案商。可能结果是,原先非热门行业会随着vivo手机热销而被激活。这类激活此前已经发生在光学指纹、3D玻璃等细分行业。

NEX发布上,vivo没有详细讲述手机背面变光设计。NEX定位高端人群,他们是一些都市先锋。NEX黑色后盖款,在室内开会时看,是一个普遍手机,颜色庄重、沉稳;出去玩或者在大街上,手机背面则会显出蓝盈盈酷炫颜色。刘鑫介绍,这种兼商务、秒变潮人的设计,里面结构非常复杂,通过五六个光学博士一起努力,利用光的衍射,从小孔里透出,再扩散成彩色光纹。

腾讯《深网》发布会拿到NEX体验之后,发现左侧的Jovi键是一个方便的设计,按住之后不需要再说唤醒词,直接可以对手机下命令,免去不断重复一些唤醒词的尴尬。稍显不足之处在于,作为可听懂大量语音处理的Jovi助手,个别地方尚有瑕疵。比如,体验过程中,Jovi不能区分“退出自拍”和“退出自拍模式”两种语义。说出后者时,相机仍然执行了自拍命令。

每一个Bug都会拦住一部分潜在购机者。vivo明白语音处理上体验优化是一条长期任务,开辟了一种用户自助报错的上行通道,帮助Jovi一起修复。vivo系统软件有2. 3 亿日活用户,大数据量本身会给予人工智能发展以便利。

vivo认为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在数据+算法+识别场景,然后把服务推送给消费者。站在消费者角度,通过技术见招拆招,逐步向前走。

这意味着对外界诱惑有时保持冷静。刘鑫透露,现在背面三摄头方案,vivo Xplay6 立项时考虑过。从双摄像头加到三摄头,一个望远,一个广角,再加一个基本镜头,一步解决拍摄需求又有卖点,何乐而不为?刘鑫带着这个问题找不同层级用户聊完,有时也去用户家里中实地观察,看用户到底怎么拍照。

他最后发现,三摄头本身更像一个噱头。用三摄头拍照,不是三个镜头同时工作,只能切换,两两配对。最终X Play6 放弃了三摄头设计。

NEX倒是为手机游戏体验特地与腾讯、网易成立联合实验室,优化游戏体验。vivo还继续上溯,找到UnrealEngine(虚幻引擎)、Unity引擎,从游戏底层解决流畅度的问题。为了防止玩家越玩越激烈,把手机握得越紧,阻隔线号,vivo找了几百人观察,最后设计了五根天线,分布在手不容易握住的地方,同时配有交叉式双WiFi。散热上面则是用了九层的石墨材料提升性能。“用户玩游戏三大痛点,流畅性、信号、散热,我们都去解决。”刘鑫说。

实质上,对商业本质的认识,对消费者的理解差异,决定了公司商业决策不同,甚至对创新的认识和重视程度也迥异。

2016 年冬天,腾讯科技长文报道《OPPO、vivo的盛世危言》,指出以密集线下渠道、广告品牌营销驱动的这两家手机公司,面临着一个巨大挑战,万一创新停滞,销售员众多的渠道与营销费用将成为包袱,反噬其身。类似案例已经在快消公司娃哈哈上演过,OPPO、vivo必须想办法避免此类悲剧。

通过NEX机器及其上面新技术推出,vivo早有准备,执行也坚决,未来还有5G+AI的5G智慧手机有待实现。一位vivo员工心有戚戚地告诉腾讯《深网》, 2016 本来是vivo发展最好的一年,“那一年年会开得却像是批判会。”也许是从那时候起,一个激进的vivo匆匆进入奔向未来的途中。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