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伯格MIT毕业典礼演讲:平静大海无法造就优秀水手 - 站长之家

桑德伯格MIT毕业典礼演讲:平静大海无法造就优秀水手

2018-06-09 14:00 稿源:新浪科技  0条评论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 6 月 9 日上午消息,Facebook COO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本周五参加MIT2018 届毕业生典礼并发表演讲,她谈到了用科技造福人类的重要性。

听众包括 4500 多名本科生和 6900 名研究生,桑德伯格鼓励他们用教育、创新增强民主和平等。她还谈到了Facebook最近发生的数据泄露事件以及隐私问题。(德克 斯眉)

下面是演讲全文:

尊敬的老师们、自豪的父母们、亲爱的朋友们以及局促不安的学弟学妹们,尤其是 2018 届毕业生,恭喜你们。

一路走来的确不容易。你们度过了艰难的 4 年,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们征服了 2015 年的大雪,每周三都要去Muddy Charles酒吧,学到了重要的人生经验:天下没有免费的鸡翅。

MIT是全球最受尊敬的科技机构之一,现在你们要从这里毕业了。哈佛人希望我对他们说:“它是半径 2 英里内最受人尊敬的机构。”我想说“不”,很快你们就会发现,MIT校友会是多么稳固,多么富有生命力。你不妨去问问 68 届毕业生:他们参加的筹款活动多不胜数,比你吃的鸡翅还要多。

回想当年毕业时,有一种感觉现在我还记得,似乎在转弯,看不清接下来的道路是怎样的。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学期开始的第一天就在担心期末考试,真是让人沮丧不安。毕业了,我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之前从没有这样的感觉。有兴奋,有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夹杂着一点点不确定性,我清楚记得这种感觉。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职业目标是什么,请举手!总有一些人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不错。

我当时可不知道。我不知道哪里最适合我,或者说,能在哪里做出最大贡献。现在我如果想听听别人的意见,就去问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y),可当时他还在上小学。

有一件事是我相当确定的:我不想经商,从没想过进入科技行业。

对于刚刚举手的同学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警告:年轻人总是有一些特权,确定性正是其中之一。最终事情总是出人意料,与想像不同,但在不确定的道路上前进时,你会学到宝贵的经验。

有一些经验我今天想与大家分享分享,那是我走出大学,第一次参加工作时学到的:在印度推进麻风病治疗项目。很久以来,麻风病患者会被社区排斥,这样可以防止传染。

当我从大学毕业时,技术难题已经解决。医生可以轻松诊断麻风病,通过胸部皮肤诊断,而且药物也可以轻松治疗这种病。但是病人因为感到耻辱,所以会隐瞒疾病,不去寻求治疗。

第一次与病人会面的场景让我终生难忘,我伸手去触摸他们,他们却后退了,因为他们不习惯被人触摸。

我们知道,要想真正取得突破,不能光靠技术或者医生,而要靠地方社区的领导者。他们知道,如果想清除这种疾病,先要消除病患心中的耻辱感。所以他们用地方语言编写剧目和歌曲,在地方社区演出,鼓励人们不要害怕。

他们清楚理解到,最大的问题和最大的机会并非来自技术,而是来自人本身。

换言之,光有技术还不够,还要看人。

这是你们在MIT学到的重要一课,不只包括那些与你们一起拿到技术学位的毕业生,还有学习管理、学习城市规划的人,或者是学习Course 11(课程11)和Course15 的人。你们应该知道,是人开发了技术,是人在使用技术,让生活变得更好,让我们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获得医疗保健服务,分享独特可爱的猫咪视频。

到了今天,有了互联网的帮助,每一个人都可以用一句话或者一张图片激励无数人。有许多人想行善,互联网给了他们无穷的力量,他们可以争取平等,可以反对性骚扰,可以让关心同一件事的人团结起来。

同样的,那些想伤害他人的人也获得了同样强大的破坏力。

当每一个人都能发声时,总有一些人会宣扬仇恨。当每一个人都能分享时,总有一些人会分享谎言。当每一个人都能组织民众时,总有一些人会鼓动大家去摧毁我们珍视的东西。

记者安妮·奥黑尔·麦考密克(Anne O’hare McCormick)曾经刊文谈到新技术的影响。她说我们创造了终极民主,无论是谁,无论说了什么,都能被每一个人听到,但是她担心事情会朝着党派偏见发展,导致我们更能容忍某些事,最终出现各种各样的壁垒,民族主义大行其道,民众变得愤怒变得神经质。

1932 年,麦考密克在文章中谈到自己的观点,当时她所谈论的是无线电。顺便说一句,她是第一位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女性。

事实上,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并不新鲜,不过问题很紧迫。和之前的几代人一样,我们要处理技术带来的问题。

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我认为有三种办法:一是因为恐惧而退却,二是勇往直前,一味相信技术;三是竭尽所能去造福民众,我们深知自己开发的技术会被民众使用,民众可以用它谋福利,也可以制造灾难。

我鼓励大家选择第三条路:头脑保持清醒,内心保持乐观。用技术来巩固平等、民主、真实与仁慈,竭尽所能阻止仇恨、暴力、欺诈扩散。

你可能会想,考虑到Facebook现在面临的诸多问题,我这样说不是有点贻笑大方吗?

是的,有点。

Facebook在全球做了许多事,将无数人连接起来,我为此感到自豪。Facebook为民主做出贡献,组织活动为女性呐喊,为黑人谋福利,我为此感到自豪。Facebook业务不断发展,在全球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我为此感到自豪。

但在Facebook,我们没有看到所有风险的到来,我们做得不够,未能阻止它们。

当你错过了某件事,当你犯了这么多的错误,过于相信眼中所看到的好事,而没有看到事情正在变坏的时候,这是痛苦的。当你知道你让人失望的时候,心里会很难过。

在我经历最艰难的时刻,海军军官学校前院长麦克·米勒(Michael Miller)亲切地伸出手来提醒我,平静的大海永远不会造就好水手。

他是对的。在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我往往最能学有所得。那正是你最能了解自己的时候,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在成长,感受到成长的痛苦。当你自己犯错的时候,你可以更加努力地去改正它们,更努力地去阻止下一个错误。

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这并不容易,见效也不会很快,但总会看到的。

然而,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必须面对更大的挑战。科技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我们与科技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我们也必须改变,我们必须彻底认识到我们责任的重要性。仅仅成为技术专家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确保科技为人们服务。仅仅保持中立是不够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工具是思维的产物,使用工具如同使用双手一样。

有一个好主意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时候必须阻止一个坏主意。这不容易,因为科技变化快于社会变化。我在大学时,没有人用手机。今天,手机比地球上的人还多。

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时刻之一,你不仅将经历它,还要亲手缔造它。

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致力于科技,致力于改变世界。你们将与世界的其他地方连为一体,创造新的工作,破坏旧的工作,赋予机器新的思考能力,让我们用以前想不到的方式进行交流。

我们不是这些变化的被动观察者。我们不能这样做。趋势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人们选择的结果。

我们不是无关紧要的创造者,我们有一种责任感。正如我们中的许多人一样,即使你的动机是好的,如果结果不如人意,你也有责任去改正。

我们为那些使用我们所制造的产品的人、我们的同事、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价值观负责。

所以,如果你考虑加入一支团队、一个非政府组织,一家创业公司或一间公司,问问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否有利于世界。

该领域其他学校所进行的研究表明,当我们问“我们可以吗?”时,我们会变得更有创造力。当我们问“我们应该吗?”,我们会变得更道德。

所以,两个问题都要问。

要知道,你永远有义务去做正确的事情,因为确保科技被善用的斗争永远不会结束;为了确保技术反映和维护正确的价值观,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建立一种共识,而最好的方法是让人们带着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观点加入进来。

对多样性的价值,怀疑论者仍然存在。他们认为它让人感觉更好,但其本身并非更好的东西。

他们错了。除非我们拥有多样性,并在创造中利用多样性,否则,我们无法建立服务于平等和民主的技术。

如今在技术方面,有着不同背景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在你们这届毕业生中也是如此。

但是在麻省理工学院,我们这个行业仍然在拖后腿。尽管最新的技术也能包含最古老的偏见,缺乏多样性仍然使我们无法看到和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

我们要依靠所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像我这样的人,像你们这样的人,今天毕业的每个人,以及即将毕业的每个人。

所以,将你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生活继续下去吧。继续与你的专业、性别、种族之外的人们交往。与在不同地方长大的人们交谈,他们与你有着不同的信仰,生活和理念都不同于你。和他们交谈,倾听他们的意见,正像你在这里所做的那样,了解他们的观点,鼓励他们从事技术工作。

我要对时下和未来的教育工作者说一句,让我们对教育体系加以改革,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学习编程。如今,这是一种基本的语言,需要在所有学校教授这门课,以便让更多人拥有选择权。如果一些孩子学会了,而另一些孩子一无所知,那就等于在人们加入劳动力大军之前,创造了一个不公平的游戏场。

而且,我要对未来的科技领袖说,也就是对你说。如果你懂的编程,你就有机会改正错误,而不是助纣为虐。

相比其他工作场所,科技机构可以为进步发出最强有力的呼声,但我们总能做得更好。鼓励你们的雇主和政策制定者确保包括承包商在内的每个人都能获得最低生活工资。为所有性别的员工争取平等的有偿家庭休假时间,因为如果在家庭中出现不平等,工作场所的平等将不会发生,没有人应该被迫在他们所需要的工作和他们所爱的家庭之间做出选择。允许人们休假奔丧,因为当悲剧降临时,我们需要互相帮助。

让工作场所中的每个人都受到尊重。

我们必须叫停性骚扰,并追究肇事者和纵容者的责任,而且,我们需要作出个人承诺,制止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包括偏见性言论,这已司空见惯,得到认可,而不是被拒绝、被抵制。

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从你进入职场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对它造成影响。

几个月前,LeanIn.org就#Myoo运动对工作场所造成的影响展开调查。在这么多勇敢的女性表露心声后,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种逆潮流而动的趋势:现在在美国,几乎一半的男性经理不喜欢与一位女性经理单独进行工作会谈,更不愿意单独与女性同事共进晚餐。

长期以来,就上述非正式时刻,男性得到的指点比女性更多,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可能会更糟。对于这里的男性来说,在你上班的第一周,可能有人把你拉到一边说:“永远不要和女性单独呆在一起。”

你知道他们错了。你知道如何与所有人一起工作。所以,反过来给他们一些建议吧。

告诉他们,他们有责任让女性享有平等的权利,如果与女性共进晚餐令人感到不舒服,他们也不应该和男性共进晚餐。为大家准备午餐。

在我刚参加工作时,我的一位老板对待我和我团队里两位男性的态度完全不同,而且,态度不佳。他以善意和尊敬与他们交谈,却公开贬低我。我试着和他谈话,但这使情况更糟。我的两位男同学一出校门就得到重用,而我却止步不前。

即使你是房间里级别最低的人,你也有力量。利用它,好好利用它。

2018 届毕业生们,人们对你的看法并不取决于你所创建的技术,而是你所建立的团队,以及人们用你的技术所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明确这一点,因为我们需要科技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当我坐在你今天所坐的位置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从事科技工作,但是,在这条变化莫测的道路上,我学到了新知识,成为了一名技术专家。技术专家从来都是乐观主义者。

我们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们必须这样做。如果你想做一些前所未有的事情,那么,很多人会告诉你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这所了不起的大学走出去的毕业生曾帮助完成人类基因组测序,为艾滋病的治疗铺平了道路,并使麻省理工学院的气球出现在哈佛-耶鲁足球比赛中间。

我们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们有数字为证。

我们的世界可以感受到两极化和危险,但在许多关键方面,我们的境况要好得多。一个世纪以前,对全球 20 亿人而言,预期寿命为 35 岁。

今天的数字是 70 岁,人口是 70 亿。

当我毕业的时候,每三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今天的比例为十分之一。这个数字仍然太高了,但我们在一生中所取得的进步,为人类历史之最。

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是成为头脑清醒的乐观主义者,或者用肯尼迪总统的话说,是毫无幻想的乐观主义者:开发技术,改善生活,让沉默的人们发出声音,同时,防止技术滥用,建立团队,以便更好地反映周围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如果我们成功了——而且我们将会成功——我们将建造更好的技术,更好地服务于我们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我们中的一些人。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前教员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因为发现了病毒与细胞遗传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而获得诺贝尔奖。但在此之前,他帮助召集生物学家、律师和医生一起讨论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他们担心它有可能导致的弊大于利,但他们最终认为进步的机会太大了,所以创立了自愿伦理准则并继续研究。

这一决定催生了基因科学和医学方面的一些重大进展。

它也为我们制定了一个可供技术人员遵循的标准:从不同的角度征求人们的意见,深入研究新技术所带来的风险和好处。如果这些风险能够得到管理,即使面对不确定性,也要坚持下去。

2018 届毕业生们,你们现在从世界上最有思想的地方走向社会。

你们拥有巨大机遇,你们将有高远追求。你们将利用在这里学到的知识来处理我们面临的一些最关键的问题。

我希望你们能够运用自己的影响力,确保科技成为世界上一种向善的力量。科技需要人类的心跳;它将带给我们快乐,让我们团结在一起,这是最重要的东西。

未来掌握在你们手中。祝贺你们!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