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数千万买订单的美团打车真的赢了吗? - 站长之家

补贴数千万买订单的美团打车真的赢了吗?

2018-04-03 15:11 稿源:倪叔的网站  0条评论


任谁也没想到: 2018 年上半年的互联网江湖风云是从一场发源于上海的价格战开启的。

打车领域的争夺象征着:互联网的红利褪去,一方面大者恒大,强者恒强;另一方面进入存量博弈游戏,TMD之间都发生了直接竞争,共同攻占对方的地盘来获取更高的估值与更多的社会资源。

而这场战争目前的情况是:美团在声量上的胜利远远超过其在业务上的胜利。

尽管其宣布:在上海创下了 30 万/天的纪录,是拿下上海“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但随后滴滴公布的订单数量则表明:上海市场总量为 150 万/天,也就是说:美团宣传的“三分之一”其实是“五分之一”,但纵是如此,20%也是不错的进步。

更喧嚣的是媒体,“滴滴输了”“滴滴危险了”之类被广泛传播。带着大家对公共交通服务不满的情绪,通通转化成针对滴滴的武器。

一哥我个人对此不以为然,头脑发热的吃瓜群众没有进行深度思考,但稍微冷静多想一步,也可以明白:美团满打满算开了两个城市,满打满算,几十万订单。每年一两千万的费用烧着,点亮一把火,为的是等着更多资本入彀。

如果认真替美团算算账就会知道,它手上的筹码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多。

近日,业内就有一位连续创业者替美团打车算了一笔账:

“上线一周,美团上海一天补贴 1000 万拿到 30 万/天的订单量(事实上会更多,因为是双边补贴),逻辑是:

A)如果全国开战,中国有多少个上海,需要补贴多少钱?当年滴滴和快的PK烧钱时属于赛道的“启蒙期”,渗透率在爬坡,单量远没有现在高,一天各补贴3、 4 千万时已经心疼的手抖了,现在的海量订单如何补?

B)如果做单城市切入策略,不急于多城拓展的话,补贴停了后能剩下多少用户?打车的品牌记忆和体验习惯能否沉淀?

C)吃饭和出行场景有耦合性,但能相互融合促进到什么程度,或者说吃喝玩乐的入口流量对打车的溢价究竟几何,需要进一步观察验证。”

按照他的算法你可以清晰地看到:

首先,美图打车通过打补贴战来撼动滴滴领先地位是不太可能的!

专车领域早已经过了滴滴与快的比拼烧钱,共同教育市场的草莽阶段,现阶段当全中国拥有数亿出行用户的时候,对应这个数量级的用户群,任谁的资金链都是补贴不起的。

2015 年,当滴滴、优步、易到等竞争激烈之时,易到创始人周航就透露,“ 2015 年整个专车出行市场就花掉了 200 多亿。” 2016 年,优步CEO卡兰尼克表示:“我们已经在全球数百座城市实现盈利,这使得我们能够继续在新市场进行投资,并在中国等非常烧钱的市场进行持续的投资。”他说,优步在中国的每单都亏损,在中国一年的亏损额达到 10 亿美元。正因如此,优步不得已与滴滴完成合并,卡兰尼克称,这是优步在中国盈利的唯一可能。

滴滴作为市场的“老大”,实质上仍处在亏损状态。一方面在于行业本身的属性,为了兼顾平台两端的受益,只能暂缓盈利进展。一方面在于滴滴用了很大的力度在建立科技领域的壁垒。

对于美团来说,面对一个这样巨大体量的市场,又无后续巨额盈利的可能,如果美团打车试图以价格补贴打法与滴滴实行全面对抗,抢夺市场份额的话,那么等待它只会是一个巨大的财务黑洞。

而相比的手握 120 亿美金的滴滴而言,美团的资金并不足够支撑它与滴滴一争短长。因从而目前的情况来看:上海的战绩只是上海的战绩,美团要把它拓展到全国,进而颠覆滴滴的市场份额,希望并不大。

其次,如果美团打车不做多城市拓展,只做一些单城市的切入,那么除开舆论声量上能讨些便宜之外,对于整个打车市场的格局来说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这次打上海对于美团来说,可以说是蓄谋已久的—— 2017 年 2 月,美团就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然而一年后,美团才再下一城。美团方面称,经过在南京 10 个月时间的试点运行后,美团打车日订单量突破 10 万单,已经掌握开展打车业务的关键要素和经营方法,具备了开新城的能力。不过业界普遍认为,更加重要的是, 2017 年 10 月,美团点评完成由腾讯领投的新一轮融资,融资额共计 40 亿美元。随后不久,美团点评宣布升级组织架构,成立出行事业部。

美团打车在南京养兵一年,再加上拿了腾讯新一轮的投资,才有了这一次的打上海一战。但如上文分析的,美团的资金链不可能长期支撑这种价格补贴,而一旦补贴消失之后,作为新来者的美团是否能提供比滴滴更有品质的服务,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出行领域也是个服务行业,是人与人直接接触的地方,总有很多意外因素。有些吃亏、委屈,享受服务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在新来者入场之前,大家或许会因为对现实的谤议、对固化大盘的不满,因而存有一些情绪,对新来者有所期待,但事实上,市场上的乱象并不会因为一个新来者就能杜绝,再高精尖的技术、再高额的补贴,也阻挡不了人性的偶尔扭曲……

很多事情要补贴的潮水褪去以后,我们才能看到问题的实质。

一如知名自媒体人三表评论的那样:我顶顶讨厌的、我最最担心的是,新进入者不是携更高端的技术、更有品质的服务而来,是带着不可持续补贴战术与作风更为泼辣的公关舆论技术而来。

那这样低劣的竞争就与你我这样的消费者无关,他们不是来革命的,只是为了再给资本讲一个春天的故事,顺带收割我们的注意力。

事实上,上海订单 30 万被刷屏的同时,美团在香港接触IPO承销商,沟通上市事宜。

之前提到的:“吃饭和出行场景有耦合性,但能相互融合促进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更是直指问题的本质:滴滴与美团之间在打车领域能发生的也只有局部战役。

因为从一开始滴滴和美团的目的就不一样——滴滴要的是从打车到出行,再到智慧交通,美团要的是吃喝玩乐的本地服务一体化。

美团进来,抢地,争得不是一朝一夕,而是一个割据的局面——不求干掉对手,只求一席之地,刷够存在。滴滴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毕竟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所以,这不会是一场“大战”,至少不会重现当年滴滴和快的之间的那种盛况。小规模的摩擦不可避免,几个重点城市肯定会有一些面对面的竞争,但总体来说:只以求割据为目的的美团是伤不到滴滴根本的。

不难判断,滴滴的反击已经在路上了,如果说打车行业是不是一个有高技术门槛的行业,滴滴无险可守,不能阻止美团进入出行行业的话,那么对于以外卖业务为核心的美团来说,更加是无险可守,只要被滴滴以相似的手法进攻,再配合饿了么的助攻,美团必然要承受市场份额的流失。

所以,顶多可以说美团这次是抢了一个先手,但事实上这场游戏进行下去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经历过家电行业那一场最终将家电行业利润压得刀片还薄的价格战以后,商界早已经形成共识:价格战,没有赢家。这种简单粗暴的竞争方式是在毁掉整个行业的根基。再多的钱也会燃烧殆尽,投资者的耐心也会耗尽,如果迟迟不能上市,又解决不了盈利为问题,只会让所有参加的企业都陷入危机之中。

但纵使如此,对于计划赴港IPO的美团来说:发动一场战争,取得一张出行领域的通行证,无疑是为美团在IPO过程中争取到更多更大的估值是大有毗益的……

因而,我们只能旁观它的发生,并默默祈祷希望它早日结束。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