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二次元第一股如何炼成?

2018-03-28 23:02 稿源:TechWeb  0条评论

TechWeb 3月28日报道 文/周小白

从一个临时站点起步,到成为上市“独角兽”企业,bilibili(以下简称B站)用了9年。

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中国二次元第一股。B站发行价11.5美元,共计发行4200万股ADS,融资额高达4.83亿美元。

B站敲钟也很有二次元风格,官方直播间飘满了弹幕,现场B站董事长陈睿带着几位高管和UP主参与了敲钟仪式。陈睿谈及B站上市时直言,自己是佛系创业,对成绩没有高的需求,“上市的时候不看股价就行”。

在中国的二次元文化领域,A站和B站的影响几乎是垄断性的,如今,B站已经风光上市,反观A站,日子仍过得风雨飘摇。二次元十年沉浮,B站能够逆袭而上,背后靠的不止是运气。

逆袭A站上市

A站和B站都起步于个人建站,在A站的早期发展中,站长起到了重要作用。网站元老自发运营,为A站带来了大量的二次元内容。但站长制松散的管理也为A站未来的发展埋下隐忧。

据公开报道,A站创始人Xilin是一名技术宅,本身并不擅长管理,他在2007年创立A站后,曾先后将A站交给三任站长代为运营,在此期间,A站员工被曝多次内讧,网页一度无法访问。

B站正是在A站的动荡期诞生。B站创始人徐逸是A站的粉丝,由于A站经常宕机,他搭建了一个临时站点mikufans,第一批用户就来自A站,后来mikufans更名bilibili,一直走到今天。

对于A站和B站来说,2010年是一个具有转折意味的年份。这一年,Xilin以400万元将A站卖给了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徐逸认识了自己的伯乐陈睿,猎豹移动三号员工,也就是后来的B站董事长。

陈少杰接手A站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游戏直播业务,随后独立发展出现在的斗鱼,2014年陈少杰将A站转手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创始人杨鑫淼,专心运营斗鱼。在接下来的两年,A站相继接受了奥飞娱乐、优酷等入股,而几乎每一次入股都伴随着管理层的大换血。从孙旻到莫然再到刘炎焱,仅CEO一职一年多就换了3任。

相比之下,B站的管理团队要稳定许多。徐逸为了B站发展,将最高掌控权交给了运营经验丰富的陈睿,两人默契共事多年,先后获得了IDG资本、掌趣科技、腾讯等的投资。但管理权始终掌握在创始团队手中。

B站招股书披露,陈睿持股21.5%,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徐逸持股13.1%,COO李旎持股3.7%。在投资机构方面,华人文化(12.8%)、正心谷创新资本(9.0%)、IDG-Accel(7.6%)、君联资本(5.9%)、腾讯公司(5.2%)占据前五位。由于采用双重股权结构,B站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

今年初,A站再次经历生死一线,在长达10天官网和APP无法访问之后高调宣布复活,但如今的A站已经被B站甩得太远了。B站上市后,二者的距离将进一步拉大。

商业化变现的探索

二次元的火已经烧了两年多,而几乎垄断了整个二次元市场的A站和B站都还没有实现盈利。

2016年,中文在线拟出资2.5亿元收购A站,在收购过程中披露了A站营收情况,中文在线公告显示,A站2015年营收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71.37万元,净亏损1.46亿元。2018年初A站因为缺钱停站10天。

反观B站,亏损也是常态。招股书显示,B站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1.3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5.69亿元、11.85亿元和5.71亿元。

相较于A站并不明朗的盈利模式,B站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其商业化模式,主要来自于移动游戏、广告、直播和增值服务以及其他方面。以2017年为例,这四个方面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3%、7%、7%、3%。电商平台上的销售主要基于ACG灵感的产品。

由招股书来看,B站的营收主要靠游戏业务,去年年底时,B站共经营联运游戏63款,独家游戏8款和自主开发的游戏1款。但爆款游戏主要有《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两款,贡献了71.8%和12.7%的收益。

短期来看,B站的主要盈利还是要靠游戏,但纯动漫改编的游戏需要人气作基础,一旦制作运营不佳,很容易面临亏损风险。

不过,得益于现阶段游戏业务营收的增长,B站手游用户的月活在2017年达到了900万,而2016年这一数据仅为310万。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B站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3分钟。

上市只是一个开始

十年时间,中国的二次元已经从A站走向了B站。A站虽然接受了阿里系10亿元估值融资回血,但短时间内积重难返。B站在一段时间内一家独大的局面基本形成。但这并不意味着B站就可以高枕无忧,上市不是终点,而只是一个开始。

拿最近发生的对B站有较大影响的两件事(科里斯事件和广电禁止非法剪辑视听节目的“特急”文件)来说,B站依然面临着内容方面的风险。政策因素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掉下的危险。

科里斯事件引发了大众对于打儿童色情擦边球内容的关注,虽然B站最终以启动“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等一系列保护青少年用户的举措暂时将该事件告一段落,但事件的影响力还是扩散到了二次元圈外。

随后,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明确要求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并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

消息一出,很多用户为B站鬼畜区送上了一首“凉凉”。目前,B站拥有动画、番剧、国创、时尚、游戏、鬼畜、娱乐等多个内容分区,鬼畜是颇受欢迎的板块之一。B站大部分内容来自用户自制,招股书显示,网站86%的视频观看量来自PUG视频。

此外,B站在内容和版权方面的支出比例并不高,近5成支出给了收入分成。如果遭遇监管,B站PUGC的门槛会大幅提高,无论对于创作者还是用户都会受到影响,流量上的波动也无可避免。

但从长远来看,这并不是坏事。B站81.7%的用户都是中国出生在1990年至2009年之间的一代人,这群用户代表着未来。高质量的创作者、优质内容和年轻用户群体才是B站发展的护城河。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