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区块链”本人,我儿子叫比特币,我侄子……

2018-03-07 08:54 稿源:链值  0条评论

作者: 刘润

来源: runliu-pub

刘润: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润米咨询、《刘润 5 分钟商学院》创始人。


某天,“区块链”作为神秘嘉宾,参加了一个以区块链为主题的论坛。当台下的听众正在热议区块链各种应用的时候,主持人宣布,本场最重量级的嘉宾——“区块链”本人即将登场。话音刚落,会场一片欢呼雀跃,众人纷纷起立,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区块链”到场。

于是,在众人激动的眼神中,“区块链”开始他的演讲。

∞∞∞∞∞

大家好!我就是传说中的“区块链”本人,非常高兴受邀来参加这个区块链论坛,给大家做分享。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个人极大的关注。在过去的几年,尤其是去年,包括今天的会场,我都能深深感受到大家的热情。但是今天的我承载了太多本该属于我整个家族的荣耀。

我有一个非常伟大的家族,家族里的每个成员,我的父母,我的哥哥姐姐,我新出生的弟弟,他们都非常了不起。所以今天请允许我隆重地介绍一下我的家族成员。

我的父亲:去中心化

首先,是我的父亲。他是一个著名的哲学家,名字叫做去中心化。

我父亲出生在全人类的一个虚拟世界里,是生活在全人类脑中的一个信仰。在英语里面,我们把他称为Decentralization。在中文世界,他也给自己取了个时髦的名字,叫去中心化。但在互联网上,人们习惯叫他P2P。

我父亲在人类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他是去掉中心,然后实现人与人之间直接沟通、直接交易、直接传播的一种方式的信仰。他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可能不再需要中心化的机构。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历史中间,父亲一直都在寻找一位能实现他去中心化哲学理想,并且他真正爱的人。

我父亲曾经爱慕过宗教,比如基督教。基督教原来是以教会为核心的,自从他爱上基督教之后,每个人都可以直接跟上帝发生关联,而不一定要通过教会。

后来他发现这还不彻底,于是又喜欢上了去中心化的政治,从此每个人都能发表自己的见解,于是产生了民主制度。

后来他又喜欢过很多各种各样的人,但直到我母亲的出现,他才意识到什么是真爱。

我的母亲:互联网

我的母亲,就是互联网。

互联网是一个没有中心化节点的网络结构。每一个点,从本质上来说,在整个互联网上都是同等重要的存在。所以我的父亲自从遇到母亲之后,就彻底地疯狂地爱上了她。然后他们俩就结合,组成了家庭。

之后,他们生下了延续父亲去中心化基因,并且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 8 个孩子。

我排行老七,前面有 6 个哥哥姐姐,后面还有 1 个弟弟,这就是我的家族。下面请允许我给大家一一介绍我的兄弟姐妹。

大哥:P2P下载

我的大哥,他的名字叫做P2P下载。P2P是我父亲的姓氏,所以第一个孩子姓P2P,名字叫下载。

大哥是在 1999 年来到这个世界的,帮他接生的,是今天互联网界非常著名的一个创业者,他的名字叫Shawn Fanning。他 1999 年创立了一个叫Napster的mp3 音乐分享网站,他也是Facebook最早的顾问、投资人和股东之一。

Napster,能让大家自由下载MP3,但是这个mp3 文件,并不是放在Napster网站的硬盘上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把整个互联网上的音乐都放在这儿,存储量是非常大的。

于是Shawn做了一件事,就是将每个人电脑上的mp3 汇集成一张目录。如果你想下载mp3,那么Napster就会找到那些有这个mp3 的电脑,同时去从这些电脑中下载一个个小小的碎片,然后在你的电脑上拼成这个mp3。所以Napster本身并不拥有MP3,他只是帮助那些拥有mp3 的人互相分享,我们把这个叫做点对点的分享。

我大哥的本质,是一种硬盘的共享,是把每个人电脑上的一部分硬盘,拿出来与其他人共享。

后来,大哥在中国也有了一个对应的形态,就是迅雷。迅雷就是做P2P下载的,它的逻辑是把电影文件,放到每个不同的电脑上,然后彼此分享,这个模式极大地节省了资源。

我的父母非常高兴,因为大哥为人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当然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P2P下载对版权保护的冲击很大,美国后来禁止用这种方式来分享MP3,Napster也于 2002 年宣告破产。

但是这个逻辑,一直存续了下来。

我的二哥:CDN

我的父母,接着生下了他们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我的二哥——CDN。

当时,大家在互联网上看电影,有一个问题。比如你在上海通过视频网站看一部电影,因为电影是存放在北京的服务器上,在上海看就会很慢,如果在深圳去看这个电影,反应会更慢。

那怎么办?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这个电影放在很多不同地区的服务器,看电影时找最近的服务器来访问,这就是CDN。

于是,美国和中国的很多电信公司,就成了我二哥的接生婆。他们把内容放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你在上海看电影,就从离你最近的机房——上海的服务器上看。在北京看电影的人,是在北京服务器上看。这是一种分布式的存储,共享分布式的带宽。

我二哥长大之后,进化成一种叫P-CDN的形态,就是把我父亲的姓氏P2P放在前面,把每个人家里的电脑,都变成了CDN。

过去我们把内容放在机房,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机房的数量都是有限的。如果能够把每个人家里的带宽,都拿出来,这样你看电影时,访问的是你邻居家的电脑,速度是最快的。

关于P-CDN的落地,我们还要感谢帮大哥在中国落地生根的那家公司——迅雷。迅雷很早就开始用P-CDN,它出售给会员一种商品,当年叫赚钱宝,后来叫玩客币,其实都是让会员用家里面的网络,来访问彼此网络带宽的一种设备。

除了迅雷,我们还要感谢那些电信机房,感谢Shawn,感谢Napster,让大哥分享硬盘、二哥分享网络资源这样的方式能够出生和成长。

我的三哥:分布式计算

接着我的第三个哥哥出生了,他的名字叫做分布式计算。三哥是个科学家,他出生的时候,轰动了全世界。

我三哥在做什么事呢?

过去我们破译一个算法或者密码,我们用一个东西:超级计算机。就是在机房里有个特别厉害的计算机,它的运算速度,比全世界任何一台计算机都要快。这就是中心化的计算。

那什么叫做分布式计算呢?就把需要大量计算的工作,比如说,破译密码,或者计算一个DNA的序列,分解成无数的小块。分成小块后,再扔给全世界一个个小的计算机,比如你家里的个人电脑。

当全世界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台个人电脑的CPU,同时计算的时候,再怎么样,计算速度都会比一个超级计算机要快。

我的父母特别高兴,因为生下了一个科学家,一些人类以前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需要大量计算的基因学、密码学的问题,在我三哥面前被轻而易举地解决,所以我非常崇拜我的三哥。

各位,我已经给你们介绍了我的三个哥哥:P2P下载,P-CDN和分布式计算。

他们各有自己的能力,我的大哥,是用来共享硬盘的;我的二哥,是共享网络带宽的;三哥是用来共享CPU资源的。我的三个哥哥长大之后,他们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于是就联合在一起做了一个联盟,叫做边缘计算。

过去我们通过云计算的方式提供资源共享,云计算,是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给大家提供一台巨大的,远的云端计算机。

但是我的三个哥哥商量,我们能不能不用云端来提供一个中心化的计算资源,而是把每台计算机的CPU资源、网络资源、硬盘资源都拿出来共享,这样全世界的计算机,加在一起就变成一台虚拟的计算机。

我们把它称之为分布式云计算,由全网计算机一起提供云计算的服务,然后我们来协调大家。三兄弟一商量,就把他们的组合叫做边缘计算。

我特别崇拜三个哥哥,因为我相信边缘计算会让我的父母特别荣耀,我祝福他们的边缘计算计划,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

我的四姐:社交媒体

在这之后,我的父母生了我四姐——社交媒体,她是我的父母生下来的第一个女孩,所以他们特别喜欢她。

过去媒体是中心化的,虽然它有可能代表正义,有可能代表一个中立的观点,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发言权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上的。

我的四姐诞生后,她让每个人都有公平发言的机会,每个人的声音都能被别人听到,整个世界就立刻变得非常感性,每个人都能够说出自己有创意的、有感情的想法。

谁是把我四姐接生下来的人呢?在美国我们特别要感谢Facebook、Twitter,在中国我们要感谢新浪微博和腾讯,是他们共同把四姐接生下来。

四姐的出生让我的父母信心大增,是她让每个人的声音都可以被全世界听到,她是互联网世界,人人都喜爱的一朵鲜花。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