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全球科技巨头排行榜里的财富秘密

2018-02-08 09:12 稿源:刘兴亮时间  0条评论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几天前看到一张 2008 年和 2018 年全球科技十大市值科技巨头的对比图。 2018 年,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这个“F4”,占据了榜单的前四名。

  真是时势造英雄。三点感慨:

  左一点:基础设施让位于网络服务。

  前一个十年,正是IT基础设施需求爆发的时期。在这期间,互联网还没有全面爆发。IT基础设施硬件方面主要为服务器、网络、存储,软件方面主要是操作系统和数据库。

  所以,榜单里有网络的绝对领导者思科,有服务器的领导者IBM、惠普,有操作系统的领导者微软,有数据库的领导者甲骨文。硬件基础设施也需要核心零部件,于是榜单里有CPU的领导者英特尔,无线芯片和专利授权者高通。

  除此之外的谷歌、苹果和诺基亚都显得比较孤单。诺基亚孤单是因为它既提供网络基础设施,又提供终端,而当时在终端领域还是处于霸主地位,但是在 2007 年苹果的iPhone出来以后已经处于拐点了。苹果孤单是因为它在PC和终端领域都相当不错,但是都还称不上霸主,不好归类。唯一的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属于谷歌,依靠搜索奠定了领导地位。

  而后一个十年,互联网的全面发展和智能手机引发的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造就了新的王者。原来的王者,特别是设备提供商思科、IBM、惠普、英特尔、高通先后淡出,甲骨文随着他们远去了,最悲剧的是诺基亚,因为没有及时转型,将手机的霸主地位让给了苹果,而苹果基本上就是靠iPhone占据了榜单的头名。

  再看看新进榜单者,亚马逊,电商和云计算服务商;腾讯,网络服务提供商,主要的武器是游戏和社交;Facebook,社交网络;阿里,电商和云计算服务。这些新入榜者基本上都与网络服务有关。

  而苹果和三星虽然是硬件提供商,但是也主要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红利。SAP比较孤独,作为ERP领域的领导者入榜。VISA则主要提供金融服务。而谷歌继续以互联网服务占据第二名,微软则成功转型云服务。

  右一点:To B让位于To C。

  如果说前一个十年主要是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的话,那么基础设施的建设主要是商业或者政府机构主导的,因此,榜单里的思科、IBM、惠普、甲骨文等主要的业务是To B的。

  而在后一个十年,当基础设施建设好以后,网络服务需求爆发,越来越多的人借助于PC或者智能终端接入到互联网,这个时候,面向数以亿计的互联网民提供服务,产生了巨大的爆发力,而这其中尤其以搜索,社交和电商最为突出,因此诞生了Facebook、亚马逊、腾讯和阿里这样的巨头。C端的用户形成的巨大流量,造就了这些网络服务提供者。

  在这个阶段,价值的热力图从底层的基础设施上升到了上层的服务和应用,而网民的时间成为了新的争夺对象,基础的设施越来越便宜,用户的流量越来越贵。

  下一点:创新永远是灵魂。

  在前一个十年,英特尔、思科、甲骨文等们无不是各自领域创新的领导者,一代又一代新的产品按照摩尔定理的节奏产生,他们在追逐性能和可靠性上方面的创新层出不穷,因此打造了各自的帝国。

  而后一个十年,社交、电商、云服务,还有智能终端的操作系统,以及手机的外观,APP的创新也是风起云涌。

  和很多传统领域靠标准化、靠规模大取胜不同的是,科技领域的领导者靠的法宝是创新。

  这些科技巨头的创新要么是技术的创新,要么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成功靠的是创新,最大的危机感就是没有创新,因为创新乏力而失去竞争力。

  后十年的新进榜者得益于符合时代潮流,时代需求的创新成为了新的王者,而老的贵族则随着创新的减少陷入窘境,最后悄然让位。不信,可以去查查英特尔、思科和甲骨文们在过去十年都有多少值得称道的创新。

  02

  前几天,各大科技公司陆续发布了各自的 2017 年第季度财报。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后十年榜单的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组成的“F4”组合。

  让我们来看看“F4”在 2017 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财务表现。

注:营收和净利润采用了四舍五入法

注:营收和净利润采用了四舍五入法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的是,微软因为一次性税务支出,所以财报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 62 亿美元,这里没有完全按照通用会计准则。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