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直播,声优们开辟的下一片蓝海?

2018-01-29 09:04 稿源:吴怼怼  0条评论

图片来自别样网

来源:吴怼怼(微信:esnql520)

在上海迎来初雪的那一天,历时将近一个月的 2017 荔枝直播年度盛典终于尘埃落定了。朋友圈的雪下得纷纷扬扬,也有另外一群人在另一个地方,用狂欢庆祝成功、用誓言回击落败。

这群人就是荔枝上的主播和他的听众们。对他们而言, 2018 年的开年被这场盛典搅得着实火热:共计 10 万名主播参与鏖战,累计收听达到一亿次。为了把喜欢的主播送到第一的宝座,听众是拿真金白银在呐喊:就拿这次盛典夺得最佳男主播总冠军的“罗师傅”来说,仅在决赛当天的最后 10 秒,就累计收获超过 220 个神之王冠礼物,价值高达百万人民币。

这也难怪荔枝的故事开始走向“语音直播”,实实在在的盈利数据最能服人。从 2016 年 10 月开始上线语音直播,荔枝在三个月内收入就破了千万,如今每月直播收入达近亿元,并且这个数字仍然在持续增长。今年年初把品牌名称从“荔枝FM”改成“荔枝”,也看出其转型语音直播的决心。

那么,语音直播这条路究竟走不走得通?能走多远?

一个商业命题的提出,必然如投石入水,牵涉方方面面,对于语音直播也不例外:首先,与视频直播相比,语音直播有什么特点?产品面的比较优劣势在那里?其次,这片似乎充满潜力的领域,在移动互联炙手可热的几年里是怎么样发展起来的?最后不能避免的问题是,目前这盘棋,已经下成什么局面了?

不是遮住摄像头,就能做好语音主播

在人的所有感官中,视觉一直被认为是最具冲击性、最能吸引注意力的,但却不见得是最高贵的。相反,有时候它甚至被认为是肤浅的、妨碍我们真实体验的。因为真实的体验需要调动其他的感官,并且长时间的浸入。

于是,视频直播最受诟病的“低俗”、“光怪陆离”,也部分源自于视觉这一感官的天然劣势。为了所谓的“吸睛”,视频直播行业用“乱象丛生”形容也不过分,然而靠出位来夺眼球的行为,也被一纸纸规章制度压了下去。视频直播也在一次次风口浪尖下,提前迈入寒冬:网红主播接连被欠薪,数百家平台倒闭,就连“花椒”、“映客”和“一直播”这样的行业巨头,也纷纷开始低调转型。

依旧从感官特性来说,声音就没那么嘈杂了,它是有分寸和距离的。声音最大的特点无外乎三点:碎片化、伴随性和沉浸感。碎片化和伴随性这一特点,和知识付费浪潮下用户缓解自我焦虑的需求不谋而合,最常见的一个观点是“音频是知识的良导体”。忽如一夜春风来,“分答”和“得到”们把碎片化的声音送上了“传递知识的最佳工具”的地位,音频也成为知识经济的可靠媒介。

而沉浸感则更多指向情感这一更私密的个人体验,而当声音与直播桥接,“播放-收听”的单向传输也就有了“耳边私语”这样实时互动的可能性。对听众来说,和主播的交流再也无需通过“听众来信”这一漫长的等待,而是实时对话的“朦胧的亲近”。而对主播来说,与听众互动以增强粘性的需求也一直存在。实际上,在荔枝CEO赖奕龙决定推出语音直播之前,平台上就有许多主播留言要求开通这一功能。

对那些可能对外貌没那么自信的素人主播来说,语音直播是一个更自在的表达平台,同时,不以“颜值”作为最高准则的评价体系也给了好内容以生根发芽的土壤。即使对于本可以靠脸吃饭的视频主播们来说,转型语音直播的也不乏其人,获得本次荔枝直播年度盛典女主播季军的凡大人就是其中之一。她直言,来荔枝之前本是视频主播,但视频直播对准备要求较多,会受到化妆布景的限制,而语音直播则省去了这方面的烦恼。

当然,听觉产品的应用场景也反过来铸就了其格调:对于上下班的白领一族,在地铁上戴上耳机,避免在车厢里放空呆滞的尴尬,听觉产品显然是最佳选择,而这样的标的群体,在全身心浸入“听”世界的时候,对内容格调的挑选,自然是会“刁”起来的。

于是,与遇冷的视频直播相对,我们看到语音直播市场的快速成长,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 2017 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市场专题研究报告》, 2016 年我国在线语音直播用户规模为0. 69 亿,预计 2017 年底用户规模达1. 12 亿,增长率为62.3%, 2020 年预计突破 2 亿用户。

听觉产品,不是简单的“听觉+产品”

事实上,语音直播的肇始者,并不是现在风生水起的荔枝,最早在 2008 年,就出现了模式很像语音直播的“YY语音”。不过YY语音主要服务于PC端,最初的使用场景是游戏,玩家们通过这款软件实现团队协作、实时沟通。后来,游戏玩家们自发地在这款语音通讯工具上生产其他内容,例如表演唱歌。再后来,YY语音转型为视频直播平台,之后的故事就离语音直播有些远了。

而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以移动APP为载体的语音直播产品,是微博旗下的红豆live,这款 2016 年 8 月推出的产品,在语音+直播的基础上,扩展出了播放图片、视频、连麦、付费问答等多元化的语音直播功能。

仅仅两个月以后,荔枝上线了语音直播功能,虽然公司内部的不少人不认同这次转型,但是语音直播带来的收入飞涨,却印证了这一次转型的正确性。

荔枝之后,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在前后脚开通了语音直播功能。老牌声音电台激战正酣,视频直播一派也加入混战, 2017 年 8 月,高调招募语音主播的陌陌在新版本中推出了语音直播功能。

语音直播的历史并不长,市面上突出的产品虽然不多,但也各具特色。陌陌刚上线不久,产品尚未成熟,不过,从其语音直播封面上清一色的帅哥美女照来看,还是延续了陌陌一直以来拿手的“秀场模式”;而红豆live和其他微博系的产品一样,主要还是依赖微博上的明星大V以实现用户积累。

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入局语音直播更像是防御的“跟风之举”,语音直播整体上还是配合平台的PGC策略,内容也主要是嫁接知识付费节目。虽然蜻蜓FM曾经尝试过清华大讲堂和巴菲特股东大会的音频直播,但是这种直播形式还是过于工具化和媒体化,没有完全发挥语音直播的优势。

我在前文说过,语音直播的优势更多是情感性的,如果还把语音直播看作是传递知识的工具,那就抹杀了语音+直播催生的情感互动体验。这一点上把握的比较好的是荔枝,赖奕龙个人的电台情节让他笃定“人们对优质声音内容的情感需求始终存在”,而以网络播客起家的荔枝,本身也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情感主播以及他们的拥泵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