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研究院新引强援到位,厉兵秣马提速百度AI

2018-01-22 15:09 稿源:Alter的网站  0条评论

百度研究院在硅谷召开了一场全员大会,院长王海峰(百度副总裁、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宣布了两个新动态:设立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同时Kenneth Ward Church、浣军、熊辉三位世界级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加盟百度研究院。

其实百度之于人工智能的雄心,从2013年初设立深度学习研究院便初见端倪,随后陆续成立大数据实验室和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百度的整体策略也开始“All in AI”,回归擅长的技术轨道。与之对应的是,得益于AI的技术赋能,百度的营收增长经历了触底反弹,股价也重回2015年时的高点。

2018年伊始,百度研究院以新纳三位世界顶级科学家、新增两个实验室的形式全新“登场”。如同16世纪初的地理大发现开启了人类对世界的新认知,百度研究院这一次升级或将为百度AI开启一段全新征途。

1、人

人工智能的军事竞赛有着三个必备的条件,第一需要海量的数据,第二需要资本和政策的支持,第三是人才的供应。

作为国内排名前三的互联网巨头,百度不缺少海量的数据;AI已经成为政府新五年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身为国内AI领军者的百度也不缺少政策支持;人才对百度来说,也从来都不是门槛。圈内有人将百度称为中国AI“黄埔军校“,国内AI领域的精英们多少都和百度有所渊源。但是,对优秀人才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百度也是如此。

2010年加入百度的王海峰博士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人物,在2017年掌管百度研究院之后,便着手加速了百度的AI人才储备。王海峰自身是NLP领域顶级专家,在学界和业界都有极高的影响力,他是国际计算语言学会(ACL)最年轻的会士、ACL50多年历史上唯一出任过主席的华人。此次百度研究院一举吸引三位世界级人工智能科学家,王海峰的业内的号召力也可见一斑。

此次加盟百度研究院的Kenneth Ward Church,是世界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大师级人物,先后在贝尔实验室、微软研究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IBM Watson Research Center工作,同时还是经验主义方法的奠基人之一,创立了有着自然语言处理领域最重要的学术会议之称的EMNLP。有消息称,Kenneth Ward Church和王海峰私交甚笃,两人曾共同发起过ACL-SIGIR summer school,还曾在不同年度分别担任过ACL主席。如今Kenneth Ward Church加盟百度研究院,多少离不开王海峰个人影响。

另两位新亮相的科学家,同样实力不俗。资料显示,浣军曾任主管大数据的美国国家基金委项目主任,此前还是堪萨斯大学的终身教授,长期从事数据挖掘和机器学习的理论、算法和应用的研究,研究领域涉及大数据、生物信息学、药物基因组学等。熊辉是美国罗格斯-新泽西州立大学的终身教授,一直致力于移动数据挖掘、大数据分析、商务智能、推荐系统、信息安全等领域的研究。

一位AI领域的从业者对于人工智能的人才之争,打过一个比方:“这是一种智力上的吸引,就像武侠世界,你武功高就有人愿意跟随你。”而在这场看不见刀光剑影的人才争夺战中,百度已然占据了上风。王海峰本身就是AI领域的领军人物,再加上徐伟、李平、杨睿刚等已经就职于百度研究院的资深科学家,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水平足以媲美世界顶尖大学,占据了全球人工智能竞赛的人才高地。

除了顶级的科学家,从百度的AI研发团队配置,也足可见百度对AI人才的重视。据资料显示,百度AI研发团队已经超过2000人,并以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25% 的薪酬“将全世界最好的人工智能人才引进中国”。在国内AI人才供给比例仅为1:10的当口下,百度的未雨绸缪已经初见成效。

2、事

百度研究院有着清晰的定位,即以人工智能技术的前瞻性和基础性研究为核心,与百度其它技术部门协同互补。这种明确的战略分工,使得百度研究院有着足够的精力做自身擅长的事。

在百度研究院的官网上,对之前的三个实验室有着详细的介绍。深度学习实验室主要研究机器学习和通用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实验室专注基于大数据的基础算法和机器学习、数据挖掘、知识发现等技术,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重点研究深度学习、语音技术、自然语言处理和高性能计算,走在了人工智能技术的最前沿。

新增的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前者聚焦新兴数据密集型应用的高效数据分析技术,后者重点开展包括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等在内的跨学科研究,并在实现在机器人,特别是自动驾驶上的应用。联想到百度人工智能技术的大量商业化先例和在2017年屡屡登上科技媒体头条的Apollo自动驾驶平台,可以说,百度研究院一直在扮演着百度AI驱动内核的角色。

事实上,凭借着百度研究院这颗“内核”的驱动,百度的AI技术体系已经趋于成熟,包括基础层、感知层、认知层、平台层等在内的完整AI技术布局已经完成构建。

身为百度研究院的掌门人,王海峰博士在去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曾言“AI的发展最终还是要回到‘服务用户需求’的本质。“纯粹的技术研究很容易陷入到这样一个陷阱:以论文、专利、竞赛排名等标杆的人工智能,很难应用到实际生活中,比如耗费大量计算资源去追求极小的模型压缩、牺牲计算速度去在极小范围内提升模型准确率等等。这一次入职百度研究院的科学家虽为学者型专家,但他们的研究领域与百度AI的方向高度吻合,增设的百度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也和百度的AI业务直接挂钩。这一次百度研究院的变化,不难看出百度AI试图将学术引向工程应用,在专注基础研究的同时加速前沿技术到优秀产品转化的发展思路。

可以印证的是,百度前一阶段在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层面斩获颇丰,手机百度、爱奇艺等加入了更多AI元素、信息流业务为百度的营收带来了重大利好,以及出镜率很高并实现了行业突破的Apollo、DuerOS等等。

3、速度

人工智能的风口下,中国科技领域的弄潮儿终于和美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甚至表现出了中美同台竞技的趋势。百度把人工智能实验室开设到了硅谷,谷歌也在李飞飞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中国,这场竞争的诱因之一便是速度。

从顶层设计上来看,中美两国均把人工智能当作未来战略的主导,相继出台了AI发展战略规划,从国家战略层面进行整体推进。可在产业的实际发展上,中国仍然和美国拉开了差距,截止到2017年中旬的时候,美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到1078家,中国仅有592家,而且在算法、芯片和数据等各层级企业数量均领先中国。

较为类似的是,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脸书,这五大科技巨头无一例外投入越来越多资源抢占人工智能市场,并整体转型为人工智能驱动的公司。同样,国内的互联网领军者也将人工智能作为重点战略,诸如百度等技术型巨头也早已全面向人工智能转型。中美人工智能的竞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归结为两国科技巨头的竞争。

不久前的CES展会上,百度集团总裁陆奇在发布会上发出了这样的感叹:“This is China speed(这就是中国速度)。”彼时百度的陆奇通过中美连线直播的形式,刚刚展示了百度无人车队上路的“大阅兵”。要知道,百度Apollo 1.0 版本在去年4月份上线时还仅仅是一个计划,短短半年的时间后,已经率先达到简单道路无人化的标准。

如果把百度的人工智能比作是一艘火箭,大数据、云计算是火箭的燃料,百度研究院扮演了“引擎”的角色。一方面吸引顶级的AI人才,进行前瞻性基础技术的探索;另一方面以设置实验室的形式深耕技术体系,加速AI技术的落地,进而跑出“中国速度”。

幸运的是,百度并没有将人工智能技术作为商业竞争的护城墙,而是以开放合作的态度向合作伙伴抛出了橄榄枝,从百度大脑到DuerOS和Apollo无不是如此。通过AI开放平台,百度对外开放了包含语音、图像、视频、增强现实、自然语音处理等在内的90多项AI核心能力;DuerOS已经吸纳了小米、美的、海尔、TCL等数百家合作伙伴,覆盖了产品端和芯片端;Apollo吸引了博世、长安、一汽、英特尔等整车车厂、汽车上下游企业、知名高校等,围绕智能驾驶的生态布局渐自成型。

正如王海峰在百度研究院全员大会上谈及AI时所说的,百度这家AI公司,是进行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和创新的理想之地。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