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编程真的不如男?真相告诉我们这不过是直男癌的自嗨

2017-08-10 17:18 稿源:品玩  0条评论

清朝灭亡后苦等了 100 年,直男癌们终于有一个看起来体面的人公开“证明”了“女子不如男”。

这种“体面”来自于说这个话的人身上带着的标签:美国哈佛大学生物博士生、Google高级工程师。当然,也来自他看似高大上的,艰涩难懂的引经据典。

上周末,Google男性员工James Damore在公司内部公开发布 10 页备忘录,分析表示女性在生理和性格上不如男性适合做工程师,并反对了Google对于扶持女性工程师的平权计划。

当这份名为“Google’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谷歌的意识形态回声室)的内部备忘录被转发到公司外部,甚至是整个硅谷,它所带来的愤怒、讨论已经很难控制。Google CEO Sundar Pichai为此事特意缩短假期,将这位员工解聘,而解雇原是他“违反了公司的行为准则”。

而据美媒报道的最新消息:这位员工已经公开表示将对Google的这一做法采取法律行动。

在而后的一片对 Damore“歧视女性”的声讨声中,在中国的知乎网友似乎对这件事有了不同于大洋彼岸的解读——他们甚至同意Damore女子生理上不如男的论调,认为Google违反了员工言论自由的准则。

伪客观:经不起推敲的引经据典

如果纵观整个工程师职业的历史,你不难发现世界上第一个工程师是一位女性——阿达·洛芙莱斯 。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3.25.17 PM

为世界上第一台电脑 ENIAC完成编译的也是六位女性:Kay McNulty、Betty Jennings、Betty Snyder、Marlyn Wescoff、Fran Bilas 还有 Ruth Lichterman;

而现在工程师每天口里喊着的debug这个词也同样出自女性——也就是后来被称为Amazing Grace的Grace Hopper。

而因为自己编写的一段程序挽救了阿波罗号登月号的也是一位女工程师——玛格丽特·汉密尔顿 2016 年,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离任前最后一次以总统身份为她颁发了自由勋章。

如果你认为这些个例不能说明问题,那我们就让科学事实来说话。

Damore在十多页的备忘录中,引经据典,“证明”了女性在生理、性格、追求上的弱势造成了他们不适合和男性一样成为工程师。

但可惜的是,这些引经据典根本经不起半点推敲——Damore过度解读甚至直接曲解某些科学实验、编纂实验结论,甚至拿着谁都可以编辑一脚的维基百科作为论证基础去支持自己“女子不如男”的谬论。

可以说,整篇备忘录缺乏数据支持和研究来源,不过只是直男癌晚期患者的臆测。

从目前已经存在的科学实验和发表的论文来看,科学家们并没有找到男女之间在生理上的、心理上的差异。相反,美国心理学家Anne E. Kazak在一篇名为《性别相似性》的论文中认为这种差异的根本原因是社会化和文化因素。

在Damore的论调中,他坚持称这种男女间存在这种生理性的差距,并且表示这种差异是“可以从进化心理学角度推断的”,并可以“通用在人类文化中”。

于是,很多本身内心就有歧视女性潜意识的外行们被这些艰涩难懂、看似专业的词所迷惑,认定这就是科学论断。

事实上,Damore并没有找到任何来源支持这种谬论。反倒是 2001 年的一项科学分析却彻底颠覆了人类这种错误的推断。这篇由Eliot R. Smith, Jeffry A. Simpson和 M. Lynne Cooper共同撰写的论文得出了性别差异的大小更多地是由跨文化因素决定的结果。

除了这种生理上的差距外,Damore在备忘录中明确表示女性上更神经质。其中包括在职场上存在更大的不安,无法和男性肄业承担工作压力。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4.22.56 PM

但如果你仔细查看他的信息来源,你会发现一个自称是哈佛博士毕业生的人竟然拿着不具有学术严肃性的维基百科作为了自己的论断基础。而在描述中,他用“平均来看”这种毫无依据的说辞来代替自己基于潜意识里女性不如男性的估测。

诸如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如果去仔细推敲这位对女性存在偏见的男性工程师的言论,你会发现整篇看似学术、有深度的分析实则没有任何价值。他依托着自己内心对于女性歧视的固化心理,东拼西凑,模糊他人的实验结果,“伪造了”一个合乎自己潜意识里女工程师不如男性的画面。

伪权威:歧视女性早有历史,曾因此遭到哈佛学院公开批评

Damore的身份并没有他自己显示出的那么体面,甚至包含着造假的成分。

在事件发酵,甚至在整个科技圈引起讨论的时候,Damore悄悄地删除了自己在LinkedIn页面上的博士头衔。而将头衔改成了哈佛硕士。

Screen Shot 2017-08-09 at 12.27.13 PM

事实上,最初Damore的确就读于哈佛的生物学博士课程。但后来因为一些没有公开的原因,Damore无法从哈佛拿到毕业学位,最终根据校方的规定,只能给予硕士毕业证。

此外,Damore在哈佛的日子也并不怎么光彩,甚至可以说是有污点的。他昔日的同学们对于他在Google发表的这种歧视女性的言论也一点都不会觉得惊讶。

Damore曾经在哈佛就读期间,因为在一次学院活动中,导演并表演了一出含有严重欺辱女性的短剧而遭到学院严重警告。

在一封被“挖坟”出的学院公开信中,学院领导为此公开做出了谴责和对受伤害学生进行了道歉:

Screen Shot 2017-08-09 at 12.25.07 PM

“在刚刚发生的活动中,一个学生的短剧严重冒犯到了我们学院的其他成员。短剧是一个很好的表达自我的形式,我们也坚信学生应该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甚至鼓励他们在短剧中开校领导、教授的玩笑。但哪怕在这样的放松活动中,我们仍然不允许、不接受针对某一个性别、种族群体的歧视言论……”

Damore在哈佛的同学表示不排除他的“肄业”和此次事件有关。他的同学也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言论自由的对象不应该包含那些充满歧视的错误言论。

Google真的反对了言论自由吗?

知乎上,一些网友们在没有仔细阅读、分析、思考这篇存在着大量疑点的备忘录后,开始谴责起了Google开除这位发布了性别歧视言论的员工是对于言论自由信条的违背。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4.00.55 PM

但实际上, 解雇原因非常明确,并不是他质疑了公司的某项多元化政策,而是因为Damore违反了公司的关于性别偏见的行为准则。公司的这种准则并不是不允许员工发声,而是不能允许一个员工的歧视言论严重伤害到另一群人。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在解雇信中公开表示了这种言论不过是某位员工内心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这样建议公司内部的其他员工和群体认为他们自己在生理上不适合某种工作是充满进攻性的,也是完全不正确的。”他说。

可以说,无论是Google的开除决定,还是哈佛的公开谴责,都不有悖于美国社会坚持的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也从来不应该成为某些人公开歧视甚至严重伤害另一群体的借口。

这样的开除刺痛了谁?

如果不是这样一篇如此明显的歧视言论被公开,我甚至没有发现原来在我们的身边隐藏着这么多潜意识里认为男性比女性更聪明、更能扛住压力、更适合成为程序员的直男癌。

无论在微信朋友圈,还有在知乎上都有大量的男性(当然也包括一些女性自己)认为女性从生理上不如男。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4.00.28 PM

这种隐性的因为自身性别而带来的优越感和对另一族群的歧视会不自觉地伤害到很多人——不论是对职场上同事间的伤害还是对不认识的人的判断都不应该被忽视。

可以看到,即使是在对于性别和种族平等非常重视、敏感、并有长期广泛讨论的美国,也仍然会有像Damore这样虽然拥有良好教育背景,但仍然会在公开渠道攻击女性的人存在。

那对于男女平权意识才刚刚萌芽起步,社会仍然缺乏对性别歧视话题公开讨论氛围和重视的中国呢?问题只会更加严重。可能有人还记得去年百度在妇女节的首页涂鸦,是一个在音乐盒上旋转的小公主玩偶的形象,周围环绕着首饰等物件;而与此同时,Google 的则是采访了不同的女性,让她们述说自己的梦想。在清华大学社会学家郭于华看来,百度的涂鸦恰恰反映了“男权社会给女性的典型定位”。

在我们生活周围,也仍然听得到一些言论声称要让女性“回归家庭”。在中国,物化女性,甚至以生育为指标来权衡女性的行为也仍然频频出现,甚至出现在一些主流媒体的口径里。在某些特定地区,社会对于女性的压抑和束缚只会比想象中更加严重。

可见,这样的对不同族群(包括种族、性别等等)的平权教育,无论是在科技圈,还是在整个社会仍然是个任重道远的事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