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罪 ACE:体制要将中国电竞“折翼”到何时?

2017-06-01 17:28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摘要: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即使政策和资本层面在催化着电竞行业的繁荣,但是,当俱乐部和选手都被绑架在所谓行规的名义下,当一项职业运动连内部起码的流动都被有意阻滞的时候,当这项运动处在以颟顸著称的 ACE 的非市场化的运作下,我们又怎么有信心期望它真得健康繁荣呢?

WINGS 在 TI6上登上世界之巅

伊卡洛斯自以为追逐着目标离太阳越来越近,最后的结果却是,它的双翼被融化掉,兀自从天而降死掉。

这个神话故事用来形容 WINGS 再贴切不过,距离“护国神翼”获得 Ti6冠军仅仅过去了9个月而已,这支曾经站在 DoTA2最顶峰的战队现在就面临着被终身禁赛的残酷命运。

一方面,这支曾经被国内玩家视之为维护拯救中国 DoTA 的战队在夺冠后状态下滑,在俱乐部拖欠工资的情况下,战队五个年轻人暗地里寻求出路, 然而最终却在利益面前彼此之间发生了不为外人知的龃龉,而另一方面,做出将这五人彻底封杀决定的,是在 DoTA 圈子里臭名昭著的 ACE。

这是一出多么理所应当符合所有人想象和意愿的充满戏剧性的故事,故事的一方是在绝无退路的绝境中夺下世界冠军的年轻人,而另一方则是丑闻迭出曾经就以封杀俱乐部和被众人评价对中国 DoTA 职业毫无裨益的职业联盟。

毫无疑问,WINGS 五个年轻人的行为并非无可指摘,甚至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们也是当今这个畸形的中国电竞圈的缩影。但是,在 Vavle 和完美世界并没有明确规定终身禁赛的情况下,做出这一对职业选手而言无异于死刑的裁定几乎不会有任何犹豫,大家的同情和支持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五个年轻人一边,对 ACE 的口诛笔伐再次兴起。

2012年,ACE(Association of China E-sports,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在电竞最热火朝天的风口下横空出世,此时,距离电竞被体育总局列为第99项正式体育项目已经过去了将近是年,而就在这个联盟成立前一年,体育总局刚刚举办了 NEST(National Electronic Sports Tournamen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

Riot 的《英雄联盟》在2011年进入到中国市场,并在当年举办了S1,而到了2013年,LPL 面世。腾讯在2012年来源于网络游戏的收入超过228亿元人民币。事实上,早在2011年,网络游戏在腾讯营收中的比重就开始占据半壁江山的位置。

电子竞技项目本身在国内历经了数十年的冰封期之后,在此时逐渐解冻,而 MOBA 项目的大热以及腾讯由此赚的盆满钵满的事实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如过江之卿一般涌入这个行业,ACE 不过是其中熙熙攘攘的一员而已。

它和这盘大游戏其他玩家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它最早的成员是国内包括 iG、WE、天禄等在内的十家电竞俱乐部,这个联盟的秘书长、副秘书长及成员也自然而然地被这些俱乐部的相关负责人群体瓜分。

然而,矛盾与讽刺的地方在于,这个宣称自己目的是“促进电子竞技事业发展为宗旨,维护电子竞技俱乐部以及职业选手相关权益为基本”的联盟就就像一座建立在流沙之上的高塔一般。在职业电竞运动中,它既扮演着事实上参与的玩家的角色,同时又悄无声息地担当起运作这项职业运动的操盘手的角色。

在熬过了捡别人烟头抽、蜗居在网吧没有正式收入保障的最艰苦的十多年后,中国的电竞选手终于迎来了一个职业化的时代。可是,他们却发现,尽管中国电竞口口声声要职业化,这个联盟也声称也维护他们的利益,但是,不像 NBA、好莱坞乃至英超西甲的球员及编剧、演员工会,他们连最基本的保护自己权益和权利的组织都没有。

这个行业吊诡的地方就是,按照 ACE 这个中国电竞唯一合法指定组织的规定,当职业选手作为劳方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他们唯一可以指望与依靠的竟然是资方。可是,资方永远都会倾力压榨劳方,这已经是举世皆知的真理。

于是,ACE 的存在就好像把与虎谋皮和二十二条军规的故事糅杂在一起,充满了古典和后现代的讽刺气息。事实也证明,中国式的职业联盟的确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2012年,在引援转会问题上引起轩然大波的 EHOME 俱乐部的自称“部落”与 ACE 颉颃,最终落得被联盟抵制、禁止旗下成员俱乐部与之比赛的惨烈下场,最终不得不解散告终。而到了2013年,DK 战队参加 WPC-ACE 联赛获得的冠军奖金在比赛结束后四个月依然没有发放下去,ACE 发表声明将原因归结于“税点问题”。

同福战队的 Hao与 Mu 在 TI3上接受中国媒体采访 来源:DOTALAND

而联盟一成立就和俱乐部、选手签署了3年的合约,在联盟和赞助方景瑞地产的运作之下,ACE 的成员参加 WPC-ACE 联赛的同时必须推掉其它比赛,与此同时,所有的比赛均以线下赛形式开展,而场地均为景瑞地产投资兴建的上海电子竞技中心。完全资本势力主导下的中国 DoTA 很快就在当年的 TI3上受到了致命惩罚,对比 TI1的亚军、TI2上的包揽冠季殿军的成绩,中国战队在 TI3上的最好成绩仅仅是第四名。

从科学和理性的角度来说的话,我们的确并不能将中国俱乐部在 TI3上失利的责任全部归咎于 ACE,在 TI3之后,LGD 的选手 Sylar 发表被离队的声明,DK 将 BurNIng 之外的其余队员全部裁掉,乃至 iG 调整队内位置最终使 ChuaN 近乎从职业圈销声匿迹。

对于俱乐部而言,失利的选手便如敝履一般可以被毫不在意地抛弃掉,商业契约、劳动合同对他们而言好像没有任何约束力,而由俱乐部发起组成的联盟也仅仅是看着这一切违法职业道德和商业精神的行为发生,当初言之凿凿的维护“职业选手相关权益”早已经被他们抛诸脑后。

自 ACE 成立以来,在彼此视若仇雠的 DoTA 和 LOL 玩家之间,在互相竞争的各个俱乐部选手和拥趸眼里,他们唯一达成的共识只有对 ACE 的责难和不满。不过,比起在赛事、转会组织上的胡作非为,ACE 的不作为对整个 DoTA 乃至整个电竞行业的伤害无疑大得多。

这个由俱乐部组成的职业联盟中既有豪门亦有中小俱乐部,从以往的表现来看,ACE 总是以一副既得利益者面目出现,它所维护的当然是收入更多、资本更雄厚、影响更大的大俱乐部的利益,WINGS 在 TI6夺冠之前甚至都不能 ACE 的大赛中获得多少出场机会。

那么,在这个保守并固化的利益共同体里,中小俱乐部的利益如何保证呢?如何没有资本的加持,中小俱乐部如何在由 ACE 把持的职业圈子中出头呢?当它们遭遇来自大俱乐部的挖角和不正当竞争时,ACE 会站在它们这边吗?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他们的权益又如何保证呢?如果输掉的话连合同都无法保障就可能会被裁掉而且联盟也持着不闻不问的态度的话,那么,这样的职业又怎么算得上是一份“职业”?如果连获得 TI6冠军的成员也会被禁赛的话,那么,职业选手岂不如生杀权柄、职业前途全都被联盟操纵的傀儡一般?选手的合法权益都不能得到维护的话,那这个职业运动又怎么可能正常健康持续发展下去呢?

在资本和运营媾和的 ACE 操控的电竞行业之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小俱乐部利益让位于大俱乐部,赛事组织和职业化运营完全让位于资方商业利益而丝毫不考虑职业运动本身的良性生存和发展,而劳方利益亦完全被俱乐部和联盟凌驾可以任意遭到侵凌。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即使政策和资本层面在催化着电竞行业的繁荣,但是,当俱乐部和选手都被绑架在所谓行规的名义下,当一项职业运动连内部起码的流动都被有意阻滞的时候,当这项运动处在以颟顸著称的 ACE 的非市场化的运作下,我们又怎么有信心期望它真得健康繁荣呢?

今时今日,在一个全面开放的市场化行业之中,竟然出现一个在实际行动上将这个行业一点点变得固步自封的行会组织,这无疑是一个残酷到让人无法发笑的黑色笑话。(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胡勇)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