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化的“杀马特”

2017-05-15 15:11 稿源:歪思妙想的网站  0条评论

在互联网语境中,杀马特是在鄙视链最底层的一个群体,不论是屌丝还是逗逼或者吃货,在杀马特这个词面前,都显得更为让人接受。“你好像一个杀马特啊”,这句话没有人会觉得是夸赞。

对于曾经红极一时的杀马特,所有人对这个群体可能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我至今仍旧记得,在许多年前,当对面走过来一个浑身铆钉,夸张的爆炸头的杀马特时,内心的震惊和疑惑。想必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感受。

而当他们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崩溃与衰落之后,作为见证者甚至参与者,每个人仿佛都有了充分的话语权,可以随意评价这个已经过时和消失的群体。

事实上,更有嘲弄意义的 “屌丝”群体,虽然指的是“失败者”,但更多的是中产阶级用来自嘲。但“杀马特”与“屌丝”不同,前者至今已经彻底变成一个侮辱性语言。

很多人特别喜欢把那些追求个性表达的生活在底层年青人,称之为杀马特。嘲弄审美层次低的人,调侃烫头的少年,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语调中满是看不起和戏虐。在看似欢乐的社交氛围中,其实释放着满满的恶意。

这其实是隐藏的最深的一种网络暴力。

底层青年有没有追求个性和时尚的权利?

杀马特也许是互联网人群中最为特殊和容易分辨的形象。

男生一般都是穿着都是带着金属链子吊裆裤,花背心,大爆炸头,脖子手上挂一串串金属,而杀马特女生,也是穿各类廉价背心吊带短裤加一头彩色发卡、高跟拖鞋或者帆布鞋,和男生一样,重点也是头发,大热的天也不怕热,一定要搞得绚烂而又爆炸。

他们是国产手机最忠实和最早的一批用户。而那时候,国产手机还处在山寨机时代,远不像如今有情怀和逼格加身。

如今看来,没有人认为杀马特真的时尚前卫或者时髦,更多的是认为其廉价而又俗气,代表了这个群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

但这不该成为被嘲笑的理由。

因为我试图跟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杀马特深聊过此事,他向我反问了一句非常有最深度的话:“廉价的就一定是不美丽的或者不个性的吗?谁说要用金钱衡量美丽和个性就是对的了?你以为你是王思聪啊?”

当时我被这句话问的有点无言以对。

然后他又说了一段几乎超出了杀马特该由的眼界的言论:

“你以为我们不想穿名牌?你以为我不想给头发做个高端护理?你以为我特么乐意用山寨机?你以为我不知道苹果手机好?”

“我的钱是要讨生活的!不能乱花!但是穷就没有资格追求美和个性吗?”

隔着QQ,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和委屈。这让我想起,当年杀马特火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城市里,他们白天工厂里工作完,工地里搬完砖,餐厅里断完盘子,晚上还跑去网吧捣鼓QQ群,QQ空间,贴吧,玩劲舞团,现在看起来竟有一丝倔强和不甘平庸的味道。

杀马特的主流群体是年轻中国城市移民和青春期的中学生。他们囊中羞涩,没有社会地位,很难获得关注,只能靠自己摸索,来寻求获得主流认同。在我们还锦衣玉食啃老的时候,他们连书都没有读完,就开始漂泊异乡,独立打拼生活,本身并没有值得嘲弄的。

如今杀马特都消失了,为什么网络舆论中,对着群体依旧还存在仿佛鞭尸般的嘲弄呢?

在我看来,是因为当下的社交网络中,调侃杀马特,往往可以产生一定的优越感。优越感作为互联网中的稀缺资源,自然不会被放过。

在这种集体优越感的催生之下,顺势诞生了杀马特强子、留几手等等非常活跃的大V,他们带有浓重的杀马特风格,但是本质上却是反杀马特。而越南的洗剪吹HKT组合,更是自杀马特销声匿迹之后,将反(嘲弄)杀马特狂欢彻底变成了一种网络现象。

随着反杀马特表达优越感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嘲笑杀马特开始变成了政治正确的事情,由于这一群体早已消失,或者在互联网中彻底失去了话语权,无法对这种负面产生回应,导致杀马特已经彻底被污名化。

互联网污名化杀马特为何成为政治正确

如今是网红经济大爆发的时代,曾经横扫整个互联网的杀马特,为什么没有趁机重新崛起?反而是部分只需要在镜头前搔首弄姿,或者表演恶俗内容的主播们红了呢?

其实杀马特最火的时代应该是2005年到2011年,这段时间,本质上,实体经济做黄金的几年,所以底层的和低学历者的生存压力相对较小,所以他们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按照自己的心意追求主流认同。

事实上,他们差点就成功了,那时候,大街小巷,杀马特之多,多如过江之鲫。但在11年之后,由于杀马特受限于眼界导致的行为过于浮夸,在自身面临诸多问题的时候,国内也突然掀起一股反杀马特风暴,诸多杀马特被打,导致了杀马特消失。

而杀马特没有在网红经济中崛起,也是因为最终倒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的时刻,之后打压嘲讽杀马特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事情,杀马特想要再次复苏,已经变成了不可能。

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很少见到会有一个群体被全民反对,并且付诸于武力。当然,某些打着爱国的名义砸车和打车主的事情,跟这个有点类似,但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形成全民行为,更多的还是比较理性。

那么,为什么会全现全国各地杀马特被打事件呢?其实这个和网红经济中,为什么火的是搔首弄姿的主播是一个答案。

那就是人性。

杀马特的群体是社会底层青年,他们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甚至眼界都不高,当他们做出在大众眼里看起来有些出格的事情的时候,很多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存在这样一个想法:就凭你们,还想搞事情?

一部分人将这种想法转化成了对杀马特的不认同,避而远之,这属于温和派。但是另一部分却转化为对杀马特的直接打压,因为他们不管是不是有意,都明白,打压这群试图寻求主流认同的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眼界不高的群体,其实没有什么风险,甚至还能体现自己就是主流。最不济,也能获得主流认同。

而一部分搔首弄姿的主播和网红为何会火,也很简单,我们只要打赏,就可以让对方谄媚跪舔,其实也是满足潜意识的主流妄想。因为只有主流才是被人认同的,你看,主播就很认同我呢。

当然。我没有否定网红经济的意思,我的举例只是个案。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一个自从净化的能力,杀马特的净化是失败的。而网红经济,到底会成功还是失败,还有待观察。确切的说,杀马特只是突破了视觉审美的底线,而搔首弄姿只为获得打赏的主播,则很容易突破道德底线。

那么,那些打压杀马特或者支持网红的人,真的能以此表现出自己就是主流,或者能获得主流认同吗?这个很难说,但是却表现了人性的恶:往往越是原始落后的群体,往往越喜欢内斗。

其实当初的全民反杀的人,不见得比杀马特的阶层要强到那里去。而现在杀马特已经彻底消失,我们可以善意的调侃,但是不应该以最大的恶意来嘲弄他们,毕竟,一个群体的文明体现,也包括宽容这一个要素。

杀马特是底层青年面临阶层固化的最后反抗

时至今日,流行的“杀马特”,几乎已经成为了审丑狂欢下的贬义词而存在。但其实杀马特也有悲情的另一面。

杀马特到底怎么形成的,网络上有好多种说法,有说来源于日本视觉系,有说来源于欧美的朋克和哥特文化,更有说法是他起源字以为越南的女歌手,不过,这都无从查证了。就像自称杀马特创始人的,没有几十个也有几十个。

而杀马特潮流,很多人认为,就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模仿上一阶层时过于用力的表现。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杀马特现象,其实是底层青年在面临社会阶层固化,近十年来的最后一次集体反抗。

而反抗的结果是大溃败,并且成为了被嘲笑的存在。

说到阶级固化,就不得不说,之前人民的名义中,大火的一个角色。那就是祁同伟。简单来说,祁同伟是一个底层出身的人,在向上的奋斗的过程中,我们姑且称之为奋斗吧,在向上奋斗的过程中,一步步的腐化掉,最终走投无路,饮弹自尽。

值得回味的是,祁同伟并没有引起过多的痛骂,反而是成片的同情。因为它再一次证明了寒门难出贵子。而祁同伟的大火,也说明了,贪腐的确可恨并且必须抵制,但我们更痛恨阶层固化。

其实,杀马特就是一批无意识的想要突破阶级固化的群体。杀马特之所以风行一时?是因为作为底层青年,他们想要和城里人一样,想要获得高高在上的主流认同,想要获得关注,这简单来说,就是希望突破现有的阶层固化。

而那时候,他们的QQ空间普遍是黑色背景,荧光色的文字写着“颓废”或者“忧伤”之类的文字。而照片也都是一张张被爆炸头遮住的迷茫面庞,配上的文字也充满忧伤色彩,现在看来,何尝不是对阶级固化的一种控诉呢?

杀马特一直试图构建一个自己所能理解的城市人形象,然后模仿,在相似的群体中形成一种风潮,这股风潮前无古人,也很难有后者了。对于这个消失的群体,我们能做的除了嘲笑和愚弄,其实更应该多一份同情。

歪道道,科技媒体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公众号:歪思妙想(neihangaoxiao)。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