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说惩罚一边却暗地纵容!直播平台刷单双簧戏正上演

2017-03-20 09:47 稿源:娱乐资本论  0条评论

王浩持续在百度贴吧里发帖子来招募主播,对于他而言,主播越多,生意越大。

王浩是一家直播公会的招募者,他的生意就是招募主播,然后跟平台签约后,在主播获得的礼物里进行分成。

这个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红利,催生于 2015 年的风口产物,至今仍是如火如荼。同时,依附其上繁衍而出了很多与之相关的词汇:网红、主播、刷量、“宝宝”……其中夹杂着日进数万的造富故事,十八线小镇姑娘翻身做明星的励志传奇,以及估值百亿的创业公司。

繁华光鲜的另一端,隐藏着见不得光的暗角,在这里,数据造假、刷单成为行业里彼此心照不宣的现象,密密麻麻的在线观看人数、接二连三的虚拟游艇,吹起了看似五彩缤纷的泡沫经济。

在动辄百万、千万的在线观看人数背后,这些数据到底有多少含有水分?直播平台背后刷单者到底是谁?为何要刷单?直播平台刷量背后的数据账本隐藏着这个行业诸多秘密。

有些平台刷单有限制,有些干脆没有

直播平台刷单频繁爆出时期是在去年 6 月份,有人发现,一些直播App在黑屏的情况下,依然有大量在线观看人数,且互动的时候无人应答。当时,直播第一梯队的映客还曾被App Store下架,外界分析,刷单可能是重要原因。

以马东首秀 280 万的同时在线人数为起点,到傅园慧直播,在线峰值已被刷至 1000 万,辅以佐证的是,直播行业内通常认为,直播峰值约是观看总值的1/10,按此计算,意味着 1 亿用户观看了傅园慧的直播,数据高得似乎有些失真。

傅园慧直播

小娱以新人主播的身份在百度贴吧以及淘宝上联系了几家刷单商家,多提供刷人气、增粉等服务,涉及映客、一直播、花椒、斗鱼等多个直播平台。

据其中一个商家介绍,刷人气就是通过机器人将你推到比如地区热、全国热门前几名,“这样可以让你有很大的几率被更多人看到,就像微博热搜一样。说的简单一点,我们就是幕后推手”据该商家介绍,直播平台上的全国热门、地方热门TOP 10 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刷上去的。

在商家发给娱乐资本论的价目表里,映客直播可刷人气从000- 18000 不等,分为包次、包天、包周、包月四个选择,各自对应不同的价格,另除人气外可免费添加、点亮、分享、自动聊天等功能。不过在娱乐资本论要求刷 5 万人气的时候,对方表示 18000 是人数上限,“之前所有平台只能刷到13000, 18000 是最近才协定好的。”另外,一直播加V主播最高可刷 100 万人气,不加V最高为 20 万,而花椒则不受限。

谁在刷单?

王浩所处的主播公会背后有一家公司,他们主要帮助“一直播”进行主播招募。如果主播直接跟一直播签约,则分成比例为三七,一直播拿走粉丝打赏礼物的七成,而主播只能得到三成。但是如果通过主播公会跟平台签约,则平台只会分走五成,主播会得到四成,而主播平台会分走一成。

而主播公会会对主播进行管理,例如要监督主播每天开播固定时间,要定时给主播培训,来保证主播能够有质量的播够时间。

因为新人开播,没有粉丝,所以一般主播公会安排主播在凌晨时间进行开播,这个时间段大主播都休息了,粉丝会转移到新人主播上,新人主播会积累一定的粉丝。

除此之外,主播公会还会跟平台要一些好的推荐位,例如热门,再刷一些在线观看人数来把热门往前排。这都是公会所能给主播带来的福利。

在新人开播的初期,一般公会或者主播经纪公司都不会给主播买粉丝或者刷量,因为新人不稳定,会随时离开,公司的投入具有不确定性,说不准哪天主播不干了,这些钱就会打水漂。

王浩对小娱称,如果新人主播能够每天播够 3 个小时,而且播够 3 个月,他们会给主播刷在线观看人数,一般会会刷 2000 到 5000 的在线人数。他们计算过, 5000 这个数字是能够保证新人主播利益最大化的点。

“要那么多僵尸粉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主播的收入来自于礼物,而不是粉丝数量。刷那么高又没有礼物,就是纯投入没有任何产出。”王浩称。

因此,对于主播公会或者主播经纪公司而言,刷量对于他们意义不大,只要刷到一定数量,能够吸引新的粉丝进来就足够了,利益最大化是他们刷量的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平台方才是刷量的重要参与者。

去年,猎云网创始人靳继雷曾曝光刷单内幕: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获得 5 折优惠,比如花 2000 万充值 4000 万,然后把 4000 万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 4000 万的收入同直播平台 55 分成,自己又获利 2000 万。这样,经纪公司捧红了网红,网红账号收获了大量流水,直播平台也获得了大量流水可以给VC一个体面数据。过程中谁也没有付出成本。

据相关人士透露,类似于上述这种充返刷礼物的行为今年减少很多,但刷人气、粉丝现象依然存在于各大直播平台。“刷量所有平台都刷,只不过比例不一样而已。”

在娱乐资本论接触到到的几家刷量卖家中,在问及会不会有被封号的风险时,有多个商家向小娱保证不会,因为他们与某直播平台私下里签署了协议,刷单软件在平台那里开通了权限,所以只要是正常直播就不会封号。“我每天都要刷几十万,如果刷(量)封号的话,某直播上的一些大主播早就封完了。”该商家告诉娱乐资本论。某直播是国内一家知名的直播平台。

随后娱乐资本论联系到该直播平台求证,对方否认了该种说法。不过据一位直播技术工程师向娱乐资本论透露,在线观看人数可以由直播平台人为修改,“比如某个明星来直播,一般都会将人数弄一个比较漂亮的数字,以防明星尴尬。”同时他也表示,淘宝刷量卖家之所以能够刷人气,是因为直播平台将API接口对外进行开放,卖家只需要购买就能使用。也就是说,对于这些刷量行为直播平台完全可以监控到,而且也可以杜绝。但出于运营需要,往往不会干涉。

也就是说,直播平台一边对外称对于刷量行为零容忍,另一边却暗地里纵容此类事件的发生。

为什么要刷量?

随着竞争的变化,数据造假、刷量行为的目的也随之改变。在去年“百播大战”中,活下来才是王道,但面对直播成本的负担与盈利的压力,谁能获得资本青睐才有可能笑到最后,于是刷流量成了吸引资本的救命稻草。

如今,格局暂定,解决了活下来的问题后,如何留取老用户、引进用户等问题接踵而至,刷量再次成为了不二选择,效果好还不贵。

“刷量有两种目的,一种是运营需要,换位思考你打开一个直播APP,一个观众也没有你的积极性肯定会受到影响;另一种是骗融资,现在大部分平台都是属于前者。”有行业相关专业人士对娱乐资本论说道。

而在去年映客的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回应刷单问题时,也曾回应:“机器人是鼓励新主播,激励他们直播的运营方式而已。……我们要激励一个新的主播有直播欲望的话,肯定需要看上去人多一些才会有直播的欲望,这是运营的手段而已。”

内容短缺、成本太高被上述行业人士视为刷单泛滥的几大驱动因素,但在盈利困境牢不可破的情况下,刷单背后面临的可能更多是无奈的选择。

最近,陌陌发布了 2016 年Q 4 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 2016 年第四季度,陌陌净营收达2. 461 美元,同比增长524%,净利润 9150 美元,同比增长674%,另外, 2016 财年净营收则同比增长了313%。

而 3 月 14 日,YY母公司欢聚时代(Nasdaq:YY)也发布了 2016 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Q 4 净营收为人民币24. 842 亿, 2016 年净营收为人民币82. 041 亿元(约合11. 816 亿美元),同比增长39.1%。净利润为人民币15. 239 亿元(约合2. 195 亿美元),同比增长47.5%。

所有闪闪惹人爱的数据下,直播业务功不可没。但盈利依旧是属于少数平台的风光,多个直播平台倒闭才是这个行业的 2017 年基调。

前不久,在 2015 年 9 月曾获 1250 万pre-A轮融资,估值高达 5 亿人民币的光圈直播宣布倒闭。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个倒闭的直播平台,在此之前,就有爱闹直播、网聚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等 10 余家直播平台在 2016 年停止了运营。

更有媒体机构统计, 2016 年国内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合计有 300 余家,其中有近 100 家直播创业平台获得了A轮融资。而进入到 2017 年以来,直播平台融资的消息越来越少,最近斗鱼正在进行融资谈判的消息传出,但被斗鱼否认而更早之前也只有梦想直播在 2017 年 1 月宣称获得数亿美金的Pre A轮融资。

所有纯直播平台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残酷问题:流量红利已经过去,买流量已经贵得“高不可攀”。

有业内高层坦言:“直播并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一个直播平台的社区氛围做不到的话,其实是很难存活的,商业模式很难成立,这个其实关键的一个指标是留存率的问题。”最核心的是互动。”而这正是横亘在很多平台眼前不可逾越的难题。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