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产品乱象丛生,如何才可自救?

2015-08-07 17:31 稿源:新媒体砖家  0条评论

前些日子一篇名为《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的文章在业内一石激起千层浪,洋洋洒洒近3000字,披露了FM产品遭遇的四大困境,并预言“诸多问题难掩FM类产品苍白的前景”。笔者看来,文章虽然指出了版权问题等关键因素,但在独家版权以及FM类产品和音乐类产品存在区别等问题上仍然认识需深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结合这些天在线音乐收费引发的讨论来看,FM类产品最终实际上依旧会重走在线视频、在线音乐等产品的成败老路:得版权者得天下,尤其是得独家版权者得天下。

版权问题还是核心

据报道,8月4日,国内网络音频领域的蜻蜓FM因为侵权,当日收到了两家唱片公司的律师函,两家公司在律师函中声称旗下艺人周杰伦、邓丽君、张靓颖、许嵩等的作品被蜻蜓FM侵权,要求立即停止其侵权行为。这是蜻蜓FM在遭遇作者投诉、内容提供商起诉后,在正面竞争战场上又一次遭遇尴尬。

此前蜻蜓FM也和内容提供商——腾讯阅文集团陷入侵权漩涡,典型如遭遇了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代理商的诉讼;今年4月,蜻蜓FM和竞争对手考拉FM也在“掐架”,后者称前者非法传播其版权节目等。

蜻蜓FM侵权并非独家,版权问题实际上是FM类产品中普遍存在的一大问题。在线音乐行业作为发展多年的成熟行业,版权问题依旧无法有效解决,作为新兴的FM行业,必然会面临着更加严重的版权问题。实际上,自去年以来,国家“剑网行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盗版行为,但由于行业恶性竞争愈演愈烈,FM类产品的版权问题依旧亟待改善。

音频自媒体盈利有门

面对版权问题,各家实际上都在采取不同措施寻求自救。蜻蜓FM正在从电台聚合平台转向PUGC(专业的用户生产内容),并为此砸下了8000万元。

虽然笔者认同《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一文作者“8000万无法解决版权问题”的说法,但有一点与这位文中观点不一致。音频自媒体实际上生存有门,盈利渠道多样,并非仅仅靠这8000万孵化基金才能过活。但电台主播月入百万的大有人在,根本不像那位作者想的那样高门槛和低收益。这样的例子在行业内也是不胜枚数,喜马拉雅FM就一直在推“有声自媒体创业”的概念,不断讲述其平台上收益颇丰的主播案例,也成了当下“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典型。

8000万元苍白的根源在于,实际上想靠孵化基金笼络住音频自媒体,培育独家版权实际上是一种很无效的做法。以文字自媒体作者为例,任何一个作者都不会把身家性命压在一个渠道之上,任何作者在开通今日头条的同时,还会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百度百家媒体平台等多种渠道。靠稿费笼络作者的做法终究无法走远,雷锋网、iDonews的做法实际上早已经证明这一道理。

各家音频自媒体实际上也有多个渠道,为提升影响力,各家音频自媒体几乎都在考拉FM、蜻蜓FM、喜马拉雅FM、荔枝FM等全平台开通了“专栏”,唯一对的区别仅仅在于节目发布时间不同。8000万元砸在音频自媒体身上,显然是养了自媒体,肥了全平台,可谓有去无回的做法。

优质内容才是未来

8000万元砸在音频自媒体只会砸出内容同质化的市场音频自媒体市场。

目前市场上大大小小移动电台应用有几十家,连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这类音乐类产品都加入了战局,各家而相互之间比拼的,无疑是谁能给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

唯有争取更多优质版权内容才能成就FM产品的未来。

这个问题实际上早在音乐类、视频类产品中早见端倪。在线音乐市场中,酷狗、酷我音乐和海洋音乐合并成为海洋音乐集团。单打独斗到“抱团”发展,实际上已经在说明大家在面对优质内容抱团共享的解决方式。

在线视频行业同样如此,随着对优质内容片源的竞争,坊间盛传美剧的购买价格直线飙升。为降低成本,爱奇艺、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56视频在内的视频网站都纷纷发力版权或自制内容,以争夺用户抢占市场。

从行业规律来看,FM产品未来很可能会走上签约或自主生产优质内容版权的道路,音乐类、视频类产品如今的竞争套路已经为FM产品未来布局指明了道路。

FM产品要如何自救

FM类产品生不逢时,在线音乐、视频诞生之初实际上大多野蛮生长,最初发展阶段靠各种“打擦边球”的方式崛起,成长到一定体量后随之洗白多是一贯做法。但FM类产品诞生出了就面临着版权问题日益收到各方重视的局面。缺乏最初原始积累的过程,FM类产品谋求自救需要更加巧妙的做法。

1、拥抱版权巨头

FM产品想要获取独家版权,更多的还是要与版权巨头进行独家合作,接入本身固有的版权内容,实现有声改编、文学IP衍生发展等事项,两者达成排他性版权合作。只有拥抱版权巨头,FM产品才能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关于优质版权内容,目前来看,喜马拉雅FM在这一点上想的比较深远,牵手网文巨头阅文集团,瞬间网罗庞大的网络文学有声改编资源,有声书版权的市场份额也将占据70%,此举很大程度上左右了行业格局,在版权战局中抢占了先机,这一做法值得其他产品参考。

2、培育独家PUGC

FM产品的另一块内容来源是入驻主播的原创节目。当下行业内喜马拉雅FM、蜻蜓FM都在打“PUGC”概念,P即是吴晓波、罗振宇、郭德纲这类大V,培育独家PGC其实难度很大,正如前文所说到的,任何一个音频自媒体都不会把身家性命压在一个渠道之上。

但目前来看,部分尚未开通全平台的大牌作家实际上是很好的切入点。与大牌作家、知名自媒体人等形成独家版权合作,借助大牌作家的版权以及名气,FM产品很容易形成内容垄断的优势,占据市场主动,然后吸引更多粉丝、草根主播加入。

这就需要一个开放且能互动的平台,可以独家签约知名作家、吸引草根加入,吸引UGC进行个性化的内容生产并提供一个行之有效的孵化平台,对有潜力者提供包括资金资源等一系列支撑条件,做好优质独家内容也应是一个好的方向,构建起一个主播生态链,这对于优质的自制内容也是尤其重要。

这一点上,似乎喜马拉雅FM在对外的新闻宣传中讲的比较清晰,笔者看遍了蜻蜓FM的媒体报道,都没看到蜻蜓的PUGC具体是怎么回事。

3、自制优质内容

目前,在线视频行业自制内容已经成为普遍做法,各家发力独家自制内容,实际上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有媒体统计,今年单只是上半年生产的视频数量,已接近2014年“网络自制剧元年”的总和。以搜狐自制剧《屌丝男士2》为例,《屌丝男士2》播放量破亿收官,盈利规模比肩卫视剧。

FM产品尝试自制节目,也是对其构建独家版权一个行之有效的做法。正如上述所言,切入尚未开通全平台的大牌作家、培育一系列优秀作家、栏目播客等等,为他们引入资源资金,提供孵化环境,就牵涉到一个为此类人群打造的盈利模式问题,如何帮助他们实现名利双收恐怕是关键。

4、商业模式

据最新的澎湃新闻报道,喜马拉雅FM对外宣称已经启动商业化,从月盈亏平衡角度来说,预计在2016年7、8月份实现盈利。这样的说法对于经过跑马圈地、用户争夺大战之后的FM行业来讲,商业模式和盈利预期逐渐浮出水面。

如果所言属实,FM行业入场商已经开始通过商业模式PK的终极竞争来替代“烧钱圈市场”的野蛮生长。在此之前,蜻蜓FM也公开表示有两大主要的盈利来源,一是通过运营商实现用户订阅,二是广告展示的营收;市场尽管巨大,但此种营收模式对于其转向PUGC战略中PGC、UGC价值还并不明朗。

平台应是一个共生共赢的关系,行业的相关从业者从中释放并收获价值,恐怕才是一个良性循环和其价值所在。

后记:

FM产品行业的确存在乱象丛生的状况,但目前来看,自救依旧有门。虽然《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一文作者认为,诸多问题难掩FM类产品苍白的前景。但任何行业诞生实际上都面临着众多考验。路是人走的,行业已经形成,寻求出路才是根本。

新媒体砖家:资深媒体人、香港星空卫视记者。隐居不安寂寞,出仕又嫌烦琐,为儒不读圣贤,信佛六根不净,修真不忘好色……写文章纯属兴趣使然,无门无派无节奏,拒绝拉帮结伙。

作者微信公众号:新媒体砖家(cntvmedia),个人微信号:1141688。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