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转型狠招:如何让宝马追上特斯拉?

2015-07-09 10:28 稿源:金错刀微信  5条评论

文/金错刀

在所有传统大佬的互联网转型中,最最例外的是任正非,在小米等带来的互联网模式的冲击之下,转变得最彻底也最强悍。

面对互联网,很多大佬是自己想清楚了,下面人不清楚。而任正非,自己想清楚了,下面人干的很清楚。

为什么?面对互联网冲击的时候,只有华为没有自乱阵脚,而是努力跟上呢?很大程度上源于创始人。任正非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用乌龟精神,追上龙飞船”,他还在内部讲话中号召员工,别那么互联网冲动。

面对来自互联网的汹涌浪潮,任正非又是如何调教华为这艘超级战舰,如何找到敲醒华为人的那把榔头的呢?

换句话说,任正非如何让宝马追上特斯拉?

【第一把刀】人性之刀:战略就是活着

跟华为内部人聊,什么是任正非跟其他传统大佬最不一样的能力?

有人的回答是:超级强烈的危机感。

举个例子,2001年,正是华为发展势头非常良好的情况下,任正非发表了一篇文章《华为的冬天》。

前几年,当全国都在学习华为的竞争力时,任正非授权出了一本书《下一个倒掉的会不会是华为》。

任正非相信战略就是活着。他说:“华为最基本的使命就是活下去”。

即便已经成为中国IT业的老大,任正非也说:“我没有远大的理想,我只想这几年如何活下去。

任正非甚至提醒员工:超宽带时代会不会是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最后一场战争?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对我来说应该是。如果我们在超宽带时代失败,也就没有机会了。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很多创始人都说“自杀重生,他杀淘汰”,但是下面的危机意识并不强?

关键在于大公司往往也是管理最为完善的公司,有了一套非常严格和完善的管理体系,有了很强的流程和控制系统,使得大公司就像一只笨拙的大象,掉起头来非常吃力。

任正非的第一个关键词:班长的战争。

出身于军队的任正非则敏锐地从现代战争的变化中得到了感悟:未来将是班长的战争。过去的机械化站长中,火力配置射程较近,信息联络落后,所以必须千军万马上战场,贴身厮杀,必须坚持金字塔结构的管理。

而现代战争,远程火力配置强大,是通过卫星、宽带、大数据,与导弹群组、飞机群、航母集群来实现。呼唤炮火的不一定再是塔顶的将军,而是贴近前线的铁三角。千里之外的炮火支援,胜过千军万马的贴身厮杀。

因此,当2011年华为开始大踏步地从运营商走向企业和消费市场的时候,率先成立了企业BG和消费者BG,将决策权向前线进一步前移。而当发现华为在互联网渠道的不足之后,又进一步推出了“荣耀”品牌,并赋予其独立操盘的权力。

荣耀根据中国互联网渠道的特点,因地制宜采取了针对性的打法,这才取得了成功。

任正非互联网转型的第二关键词:自我批判。

任正非说,自我批判是拯救公司最重要的行为。“这个时代前进得太快了,若我们自满自足,只要停留三个月,就会注定从历史上被抹掉。”

这种自我批判精神使任正非在新业务上采取完全放权的策略,让新人做新事。

任正非为消费者BG选择了一位敢打敢拼的带头人:余承东。余承东到位的同时,消费者BG也组建了自己的执行管理团队,开始了完全不同于运营商业务的打法。

2012年巴塞罗那电信展的时候,华为消费者BG搭建了一座由3500台华为手机组成、高达6米的飞马雕像,引起了现场轰动。

当然这也引起了部分老华为人特别是运营商部门的不满,因为过去华为都是低调做生意,从来没有这么张扬过。此外,余承东在微博上频频与粉丝互动,使劲地夸自己的产品,经常与苹果产品PK的那种劲头,也让很多老华为人看不惯,他们就跑到任正非那里告状。

好在任正非一直秉承着“用人不疑”的原则,也知道新业务必须用新办法,每次都是坚定地支持余承东。

当然,任正非对余承东只有一个战略要求,任正非说:我让你做手机,不是赚吆喝,是让你赚钱。你们要考虑,到底怎么赚钱?

在华为手机业务的拓展中,确实也遇到了诸多不顺。余承东大刀阔斧地砍掉了非智能手机,砍掉了90%以上的机型,大幅度地降低对运营商的依赖,据说,余承东甚至在内部说过:“我们不伺候运营商”,让运营商一度很不爽。这些动刀的行为,曾使得华为终端业务的收入直线下降。而花重金打造的Ascend D1、P1、Mate1等精品手机一开始也并没有取得很好的反响。

一时间,华为内部撤换余承东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任正非却坚决地支持余承东,将变革进行下去。

为什么任正非在互联网转型上也能做到狼性执行力?什么是任正非破坏性之刀?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