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创业:上海媒体不爱报 上海公司不爱曝 上海读者不关心

2015-04-08 13:01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之前钛媒体专栏作家魏武挥曾在《中国互联网产业版图上,何以找不到上海?》中聊起上海的创业氛围较北京杭州等地要淡得多,一度引起读者热议。实际上,在上海媒体上似乎也看不到多少创业报道。

为什么上海媒体不热衷于创业公司的报道?这个问题的前一个问题是:上海究竟有没有创业公司?答案显然是:有。虽然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地区,但要说没有创业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上海有没有值得报道的创业公司?从体量上说,仅就互联网这个行当,就有不少公司目前做得还算ok。比如网络音频这个细分行业里的两个“巨头”,都在上海。

但我的确很少看到有上海的媒体报道它们——甚至因为地处上海,外地媒体(比如京媒)也很少报道他们,毕竟联络不方便。但其实这两个公司,都是坐拥近亿或者过亿用户的主。就我所知,07-08年也就是《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过一篇长篇报道。

为什么没有沪媒来采访?答案,上海的媒体,主要是传统媒体。也就是说,报刊广播电视为主。而且是体制内的报刊广播电视。换句话说,所谓的市场化媒体并不多。这类媒体机构,很忌讳所谓的“软文”。

我记得我曾经给某家报社提供的稿件里提到了某公司的名讳——立刻被删除。对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很容易被视为“软文”。因为它主要聚焦于“一家公司”,而不是“一个行业”。大有为某公司鼓吹之嫌。传统媒体的工作流程比较正规,或者用“死板”,编辑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怀疑:你这个记者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去做算了。

上海还缺乏专门聚焦于创业企业的媒体——如果有这种媒体,专门报道创业公司也不奇怪。但就我目力所及,世纪出版集团旗下有一张发行量不是很大的报纸倒是喜欢这个。我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次面向创业者的论坛。但这家报纸很有些做软文的外界名声,也许是误会吧。

上海的创业公司,习惯上也不太喜欢对外发声。比如说上海有一家做本地服务的公司,躲在交大徐汇校区里。它的老板是非常有名的博客,不过人那个有名的博客是英文写的,而且这个文艺青年式的创始人,性子极其低调,你很少在什么会议或什么论坛看到他。再比如说我前面提到的那两个网络音频公司,姑且分别称之为Q和X,我和这两家公司都多有接触。Q公司上个礼拜有两位员工前来和我闲聊。其中一位员工提到,魏老师你认为我们不高调宣传是不是不太好?我说凡事都有度,低调成你们这样,确实不好。另外一个员工神秘兮兮地和我说和谁和谁达成了合作,不过你不要说出去啊。我问为啥啊,她说虽然合作达成,但还没做成什么事呐。做成再说呗。同样的,X公司我上周去拜访了它的两位创始人,也提到了一些和牛逼公司的合作,也再三叮咛,我们是朋友说说无妨,你别对外写啊。

我唯唯称是。但我心里想的是:北京那帮创业公司,刚见面就敢放话说达成合作意向,达成合作意向就敢说签订合作协议,签订合作协议就敢说结成战略合作关系。你们啊,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上海创业公司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凡事做三分说一分,绝不做三分说五分,说十分?要了他们的命了。所以,他们也很少有强烈的被报道需求。甚至会主动寻找不被报道的可能:这事你别对外说,那事你就听听。

我在我的一个系列文章《论忽悠》里提到过这样的段子:一个老头去和比尔盖茨说,我的儿子是世行副行长,我们结为亲家如何?盖茨说好。又和世行行长说,我的儿子是盖茨女婿,来你这里做副行长可好?行长说好。于是,这个老头的儿子就成了盖茨女婿兼世行副行长。随后,我这样写道:

这个段子的意义就在于,我以为,它揭示了商业中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放台面上说叫“整合资源”,但说白了,就是忽悠。

比如说,有个人做了个手机ROM,现在要进军手机制造了。他遇到两个比较大的问题:其一制造手机需要很多钱,比做ROM费钱多了。其二手机业上游零配件供货很重要,如果产能不足就不能有规模,价格下不来,手机做也白做。这两个问题有点鸡和蛋的意思: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上游供货商不愿意把你当成主要的合作伙伴。但如果没有足够产能,也没什么资本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要把造手机这事做成,就得先同时搞定一批供货商和一笔资本,达到一个level后,再搞定更多的供货商和更多的资本,再上一个level。

整合资源是不能空麻袋背米的,总要有些自家的资源。这个老头在向两位大佬推荐自己儿子时,估计得拿个照片什么的。长得歪瓜裂枣,就难了。可能还要个简历什么的,常青藤盟校毕业就更有说服力了。

同理,造手机也一样。你一个真屌丝,两头就会不太愿意和你接触。你是高富帅,愿意和你接触的概率就大了。你这个高富帅还很有名,概率又大了。做的ROM受到很多关注,概率又可以增大。

互联网行当的创业大抵就是这样的:没钱没用户,没用户也不会有钱。这时候的忽悠,有时候就得编故事,讲…唔…姑且称之为夸张的话吧。

很显然,上海的创业公司,不谙此道。其实很吃亏。

现在来看看受众市场。换而言之,就是作为读者的上海人。如果他们对这种故事足够感兴趣,媒体报道者怎么着也会写两篇,被报道者再不情愿,慢慢也会情愿的。问题是,大部分上海人,不感兴趣

前文提到,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城市,比起北京那种你没打算创业都不好意思和人聊天的疯狂气氛,上海那是绝对要自愧不如的。这个职场文化浓厚的城市,对创业这件事兴趣不大,也没什么奇怪。

但这不等于说,压根没人关心。正相反的是,虽然比例不大,但毕竟上海人口庞大,绝对数量而言,不会小到连一个媒体都撑不起来。《第一财经周刊》,这个可以说某个角度创造了业内奇迹的杂志(据说第一年就盈利),对创业公司的报道还是浓墨重彩的。它用讲故事的手法,来报道一个创业项目。这本杂志主要的阅读群体是职场小白——也就是进入职场几年的小白领——看上去,还是挺受欢迎的。但我一向认为,《第一财经周刊》是传统媒体在日薄西山时的一次回光返照。这本杂志的成功,不代表杂志业从此复苏。种种原因吧,《第一财经周刊》很快就没了全盛之时的光环,而纸媒业的没落,也越来越变得毫无疑问。但上海的网络媒体,没有接上。

北京有两本专门聚焦于创业的杂志,甚至他们由三个字组成的刊名里都有“创业”两个字。J杂志后来大力拓展它的互联网媒体,而B杂志,本来就是靠一个网络社区发展出来的。科技媒体里,北京大大小小真不少,这些网络科技媒体,对创业故事非常感兴趣。说起来,那个以超人母星球命名的科技媒体,以前还是上海的,呵呵。

上海并没有太有力量的专注商业经济的网络媒体。上报倒真搞了一个财经媒体,不过,总部还是在北京。文广旗下的第一财经系网络媒体,还是不够强。完全没有当年它的纸媒在同业里的地位。

既然创业公司多在北京,而且他们喜欢向媒体唠叨,那么,喜欢报道创业故事的媒体云集北京也就不奇怪了。至于读者嘛,这种报道商业故事的互联网媒体,本来就不太在乎读者(或者叫用户)究竟在哪里。960万平方公里,想读这种故事的人多了去,和上海也好北京也好,地域性已经不再重要。

上海倒是有一个专注于创业人群报道的网络媒体,不过这个成立于11年的彼时声称聚焦于八零后创新人群故事传播的平台,聚焦的不是商业(创业),而是创业的人本身。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我曾经写过上海为什么出不了平台级的互联网公司,但那篇文章我其实压根没有那个意思说这点很不好,我只是很简单地分析原因。我从来不觉得纽约不能成为硅谷有什么可遗憾的。上海没有平台级互联网公司,有啥好遗憾的。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特点。这个世界,打工的人群数量,在可见的未来里,比做老板的多,是很正常的。

所以,沪媒不热衷于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也没啥好痛心疾首的。

【钛媒体专栏作者魏武挥,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