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科技品牌衰落之谜:缺人才 董事会不健全

2013-09-24 09:19 稿源:搜狐IT  0条评论

【搜狐IT消息】北京时间9月24日消息,台湾科技领域两大领导品牌:宏碁连续两年严重亏损,恐遭并购的流言满天飞;HTC近两年来市值蒸发9000亿新台币(约1862.2亿元人民币),内部惊爆间谍案更凸显管理模式存在重大漏洞。台湾科技界的品牌梦,为何总是伤痕累累?

“从宏碁、华硕到HTC,其实面临的挑战本质都是一样,”一位品牌创始人私底下感慨。

台湾本地市场空间太小,自然难有科技业最关键的产业标准定义能力,比如操作系统源代码、基础通讯专利等。台湾也不会选择韩国模式,倾尽全力打造一个品牌。

“小地区资源要聚集,多多少少要容忍资本主义精神,”台湾政大科技管理与智慧财产研究所所长邱奕嘉指出,台湾的科技政策讲究公平、多元,反而像披着狼皮(资本主义)的羊(社会主义),使得瞄准全球70亿人口的台湾科技品牌,先天不良,后天失调。

宏碁、HTC,虽然都曾在两个不同领域占据领头羊的地位,但现在却面临相同的命运:企业获利变动剧烈。

台湾科技企业衰落有以下几个原因:

  1、缺少国际化人才

“HTC的市场规模是宏碁的5倍多,成立时间却缩短了6倍,面临的压力自然很强。像HTC这样大起大落,没什么好奇怪的。”一位科技企业的创始人解释称,当今的科技产业竞争,全球调动的资源超过以往任何时期,特别是需要大量烧钱的“品牌营销”。

“台湾品牌很难生存。三星卖手机就像卖洗发水,连训练销售人员都向宝洁、乐购(Tesco)取经,”一位前三星主管透露,三星把科技品牌当做快速消费品,大胆烧钱,三星在营销方面投入的经费,约为HTC的三倍多。有传闻称,任何经销店的业务员,只要卖出一台三星手机,就能获得500元新台币的奖励。

另外一个需要大笔投入的资源,就是人才。

“打一场全球化的仗,需要国际化的人才,”宏碁董事长王振堂曾说,宏碁愿意用国际级的薪资标准,全球猎才,重赏有能者。

“台湾企业国际知名度不高,也缺乏市场发展优势支撑,因此只有用超过一般水平的薪资,才能请到一流的国际人才。”台湾政大企业管理系教授别莲蒂观察指出。

宏碁不是没有在国际人才上花过钱,却后继无力。

翻开宏碁2012年年报,宏碁前首席营销官狄普勒、管理亚太营运总部的全球资深副总裁林义万、掌管欧洲市场全球资深副总裁奥利弗,薪资级介于5000万至1亿新台币(约1034万至2068万元人民币)之间,比宏碁全球总裁翁建仁还高。但同期,宏碁市场占有率却从13%下降至8.3%。

“领高薪,却看不到公司业绩有好转,”一位宏碁内部人士抱怨称,兰奇离开后,宏碁已经没有财力另外聘请更好的国际人才。

而HTC重用前索尼管理团队,靠着前首席营运官科斯特洛(Matthew Costello)牵线,大动作入股美国耳机品牌Beats,却又出售股权,为投资不利止血。

靠着前首席技术官卢克(Ronald Luke)牵线,HTC花掉4500万美元并购多媒体内容平台Saffron Digital,今年又以4700万美元卖掉。两桩并购都未能给HTC带来实际作用。

“用一批外国人,做一堆并购,就叫国际化吗?”一位从HTC离职的高管忿忿不平。

  2、董事会不健全

为什么台湾科技企业无法和国际经营团队善始善终?

“因为台湾企业没有功能强大、运作健全的董事会,”邱奕嘉指出,台湾科技品牌太仰赖CEO个人的能力。

放眼美国,IBM董事会可以找到郭士纳(Louis Gerstner)起死回生。雅虎董事会也找对梅耶尔(Marissa Mayer),再造雅虎。

“董事会机制要健全,才能一步一步建构管理力,”邱奕嘉说。

  3、随时重新定位能力不行

过去,HTC靠着技术领先,做出了全球第一台Android手机,成为各大运营商首选的合作对象。但靠着技术站上成功的巅峰后,HTC却轻视了智能手机快速向中、低端市场发展的趋势。HTC内部,也不是没有推出过中低端手机,从高通道联发科各种手机芯片解决方案,各种价格段,也都测试过。

“Peter(HTC CEO周永明)要求完美、要求顶级,谁敢在他面前提案中低端手机啊?一惹毛他,搞不好今年奖金就没了,”一位内部人士透露。

智能手机高速成长五年,竞争重点已从“规格”变成了“价格”。

“当苹果都要强调手机处理器的功能时,你就知道,产品差异化已经不大。单靠品牌,无法决胜负,”一位代工大厂董事长分析称。

HTC的“高贵”,引发运营商的不满。“当你只是买人家的面板、处理器来组装,你凭什么卖高价?HTC要重新定位自己,他的对手不是三星、苹果,应该是索尼、LG、华为,”一位运营商总经理直言。

随时重新定位,是品牌战中必要的生存技巧。

“掌握商业模式和典范转移,是科技品牌厂的成长天险,”台湾交大管理科学系教授朱博涌说,“小米手机窜起,你说是别人来取代HTC吗?不是。”

宏碁也在产品弹性上,受到限制。单一产品线,单一新经销商战术,时代改变了,过去的成功因素都成了今日的败因。五年前,为了冲刺市场占有率并购的捷威、Packard Bell、eMachines,如今都成了宏碁沉重的包袱。品牌的无形资产减损,将大大削弱宏碁体质,使得宏碁今年难获利。

  总结:小地区应该学瑞士

“小地区还是可以‘智胜’,只要懂得聚焦,”台大商学院教授刘顺仁建议,台湾可以另辟战场,精耕B2B品牌。

瑞士模式,值得借镜。“瑞士强调‘唯精唯一’,透过聚焦和精通,瑞士掌控全球钞票墨水八成的占有率,钟表也做出高利润,”刘顺仁建议,台湾也能在许多利基市场变成全球的“隐形冠军”。

艰辛的路,不会白走。

荷兰半导体业虽只剩下半导体设备制造商艾司摩尔(ASML),但全球半导体大厂都少不了它,去年毛利高达42%。

英国模仿硅谷虽失败了,剑桥却诞生了手机处理器技术授权大厂安谋(ARM),虽小如钉子,使对力气,也能使大象如英特尔感到担忧。(Zik)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