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四年快乐创业史 重视版权探索新盈利模式

2009-09-12 09:13 稿源:华军资讯  0条评论

“四年前,我和雷鸣,坐在斯坦福大学的草坪上,一起畅谈对数字音乐产业的憧憬。2005年回国后创立了酷我科技,开始了酷我的创业生涯。”9月9日以“音乐·创新·共赢”为主题的“酷我音乐盒2009”新闻发布会在其创始人之一的怀奇女士的回忆中开始了。

(酷我音乐盒创始人 怀奇和雷鸣)

在斯坦福草坪上的思想撞击

从北大到百度,从百度到斯坦福,再从斯坦福到酷我。作为酷我的另一位创始人,雷鸣的经历似乎让许多人惊奇。

就读于北大的雷鸣,毕业后拿到了国外7所著名大学的全奖,在光明的学术前景面前,他却选择了刚刚起步的百度。而在百度取得成功之后,雷鸣却又选择继续回到校园充电。在斯坦福的两年,雷鸣积累了新的创业理念。在这里,雷鸣与怀奇相识了。

“四年前,我在斯坦福大学读MBA,认识了同班同学雷鸣。有一次,我们坐在斯坦福大学的草坪上一起聊未来,畅谈梦想,谈论对数字音乐产业的憧憬。”怀奇回忆起,酷我的创立就是当时与雷鸣思想撞击后的结晶。

(酷我音乐盒创始人之一 怀奇)

于是,从斯坦福毕业的雷鸣,拒绝了年薪20多万美元的工作,与曾担任过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A.T. Kearney)高级咨询顾问的怀奇一拍即合,毅然回国自己创业。他们一起共同创建了亿览在线,并获得融资。开始了他们的创业之路。

中关村管委会夏颖奇:酷我的快乐创业

带着从斯坦福草坪带来的创业气息,雷鸣和怀奇选择到中关村来实现自己的梦想。2005年8月,毕业回国的他们在中关村五道口租了一个三室一厅。

“酷我跟当时的李彦宏一样,租的是简单的住宅,用的是别人搬家留下的简陋家具,很艰苦。”作为酷我创业历史从初期到现在的见证者,中关村管委会夏颖奇对酷我创业初期的艰苦历历在目,但留给他更深的印象是酷我的快乐创业精神。“他们当时还请了一个中年大婶当保姆,帮忙做饭、搞卫生,那么小的地方,还专门弄一个小房间供大家健身,跳跳蹦蹦,鼓舞大家的士气。”

(酷我音乐盒创始人之一 雷鸣)

“音乐陪伴着我们的一生,感动了我们心灵。”简单的一句话,雷鸣道出了酷我科技将音乐定位为战略方向的原因。“酷我,酷是指给用户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服务,我是指以用户为中心,不断跟用户交流。”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奋斗,酷我音乐盒在2007年初正式发布,转眼已经过去两年。

在雷鸣的眼中,四年一直没有离开中关村的酷我,从零开始。短短几年内,酷我音乐盒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最主流的音乐产品之一。

重视版权 酷我探索新盈利模式

如今的酷我,已经从最初6、7个人发展到60多人。“酷我”现在提供的“酷我音乐盒”、“酷我星吧”、MV等产品,都获得了广大网民的喜爱。2007年,“酷我”入选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经济类杂志《财富》评选的2007年度酷公司(“COOL Company”)排行榜。在2008年初国内多家专业IT媒体举办的软件评选活动中也获得了大奖。

谈到这些成绩,雷鸣自信地说,“互联网是日异月新,只有在发展变化中不断的去发展创新,酷我就可以不断的走在前面。”雷鸣坚持,一个企业想要在竞争中保持一定优势,就必须不断跟用户沟通,去发现用户需求。

(酷我音乐盒2009 音频指纹)

此次,“酷我音乐盒2009”提供的音频指纹技术正是酷我为了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而开发的。“我亲自上马,跟实验室沟通,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发出来。”据雷鸣透露,酷我音乐盒2009通过对音频指纹技术的优化,可以通过旋律自动识别歌曲,修正错误或添加缺失的歌曲信息,从而彻底解决音乐信息混乱的问题。

对于时下备受关注的版权问题,雷鸣则直言,“版权问题我们是中国音乐在线播放做得最好的一家,我们非常有信心。”据悉,酷我目前已经和包括国际四大唱片公司在内的200余家唱片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而对于最初赚不到一分钱的酷我,如今依旧在不断探索酷我的盈利模式。“我们都是探索者,目前酷我主要有两种盈利模式,一个是广告一个是第三方合作。”雷鸣介绍,现在的盈利模式已经能够让酷我科技正常运转,“未来,我们会在互联网和无线方面寻求新的赢利点,比如订购彩铃等,同时我们也在探索增值模式,是不是在提供给用户VIP功能时,收取一些费用。”

(酷我音乐盒2009发布会现场)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