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增设手机检测点 深圳山寨机燃上岸冲动

2008-08-12 15:47 稿源:中国站长站  0条评论
核心提示: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原来“高门槛”之下,不少山寨机企业干脆选择远而避之,宁愿“山寨”谋生,而“深圳设立入网检测点,相信会有利于更多的山寨机厂商走上正轨”。

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整治风暴过后,珠三角的山寨机产业静中观变。

今年8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管理局在深圳召开全国移动电话生产企业会议,其间,一则消息在深圳山寨机业者中不胫而走——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位于深圳的南方分院(中国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将正式开展手机进网检测业务。

“这是迄今为止,除北京泰尔实验室外,唯一一个设在地方的手机入网检测机构。”一位与会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长久以来,由于地处北京的泰尔实验室在手机入网检测上“必须且唯一”的性质,举国手机企业呈现千军万马赴京排队待检的盛况,导致手机检测耗时长,成本高,这已成业内质疑阻碍手机产业发展的说辞。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原来“高门槛”之下,不少山寨机企业干脆选择远而避之,宁愿“山寨”谋生,而“深圳设立入网检测点,相信会有利于更多的山寨机厂商走上正轨”。

降低检测门槛

8月7日,一位参加了全国移动电话生产企业会议的手机企业人士对记者透露,该会议同时通报了取消生产核准后新的手机进网管理政策:调整检测项目、下调检测资费,以及缩短承诺的检测时间。

“增设手机检测点,管理层也有‘招安’方面的考量。”该人士认为。

据记者了解,南方手机检测中心位于深圳上沙创新科技园,与毗邻的天安数码城,和稍远处的华强北,同处在深圳市福田区。

“在深圳设立手机入网检测机构,福田区政府实为幕后推手。”多位深圳手机界人士对记者表示。

以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地区手机产量占全国的40%,亦是全球手机主要生产基地。但长久以来,由于全国仅一家手机入网检测机构设在北京,深圳的众多手机企业不得不不辞辛劳北上送检,每每为此承担巨大成本。

在此背景之下,在深圳这个全国最为集中的手机生产区域设立一家入网检测机构的想法,纳入了深圳福田区政府的构想。

最终在深圳政府的争取和原信产部的支持下。2007年10月,作为高交会的一个项目,南方手机检测中心正式落户深圳。据悉,福田区政府亦参股其中。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南方手机检测中心最终亮相,于月初开始承接手机入网检测业务。

上述手机企业与会人士还透露,手机入网检测将做出四项令人期待的调整:一是增加检测资源,珠三角企业可以自愿选择将样品送深圳南方分院实验室或北京的实验室进行检测;二是调整检测项目,其中GSM手机检测项目减少10项,CDMA手机检测项目减少了11项;三是降低检测费用,在目前基础上下调33%左右;四是调整进网管理流程,要求实验室将手机进网检测平均时间缩短至8个工作日内,无论产品第一次检测合格与否,都将出具检测报告,对于不合格的要求企业整改,待整改合格后出具合格报告。

“这对于手机企业来说,肯定是好消息。”8月7日,宇龙酷派市场部人士对记者表示,长久以来,作为地处深圳的手机企业,公司的研发部门还要在北京成立专班,负责手机的检测业务,人力和财力都是一笔固定的不小的支出。

“南方手机检测中心成立后,我们肯定会遵循就近原则,不仅是资金上的节省,还会减少手机的检测时间。”上述宇龙酷派人士明确告诉记者。

记者采访多家深圳手机企业获悉,对于南方手机检测中心的设立,大多持积极欢迎态度。“虽然即便增添一家检测中心,全国仅两家检测机构,相对于庞大的手机生产企业依然嫌少。但对于入网主管部门来说,毕竟是一个不小进步。”深圳多位手机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期待与现实的反差

相比较品牌企业积极乐观的一面,不少“山寨机”厂商对新添的入网监测点的设立依然心存顾虑。

“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和北京的泰尔实验室同属一家,无非就是新增加了一个监测点而已。”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新监测点的设立并未改变原来的格局,“距离期待中的更具市场化的检测模式,尚存距离”。

国家认证检测机构深圳电子产品质量检测中心主任邓志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手机检测的门槛并非高不可攀。

“全国至少有五到六家检测机构,具备这种检测能力,但是均未得到工信部的授权。”邓志新表示,这一方面造成了一定的检测资源未被充分利用,另一方面又造成手机企业“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窘境。

对于降低33%的检测费用,不少深圳手机企业在表示欢迎的同时,依然对于检测成本心存质疑。

据记者了解,此前手机入网检测根据手机不同型号而要求的检测功能不同,收费也有所差别,但一般要在30万元左右。

“按照新的收费标准,费用即便降至20万元左右,依然过高。”邓志新给记者分析,手机入网检测主要是在原来电子产品3C检测的基础上,增加了音频、模拟现场等几项入网性能检测,“3C的检测收费在2万元左右,手机入网检测的成本最多也就在4万元到5万元左右。”

在邓和一些手机厂商人士看来,20万元的检测费用显然过高。

8月7日下午,记者就此致电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办公室求证,对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与检测费用同样受到关注的,还有检测时间的问题。多位深圳从事“山寨机”厂商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企业而言,手机送检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入网许可证,“但入网检测时间和拿到入网许可证的时间是两回事。”

有手机厂商人士表示,以往一款手机从检测到拿证一般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甚至有的被拖到三个月。这对于更新换代周期极快的手机行业,无疑是不利于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因素。

多位手机业内人士认为,之所以检测周期过长,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之于数量庞大的手机企业,仅有的两家手机检测机构,显得“僧多粥少”。

“如果能够开设更多的检测机构,甚至引入具备入网检测能力的市场化的检测机构,采取授权的方式参与其中,检测费用和时间都将大大减少。”多位深圳手机界人士呼吁。

严打与“招安”并举

据记者了解,就在南方手机检测中心亮相的同时,深圳市工商局和福田区政府联合给深圳市市政府上报了一份材料,建议政府着力安抚“山寨机”厂商,而不是一味地打击。

“这表明政府在对待‘山寨机’的态度上发生了微妙变化,由一贯的行政管制,转变为遵循市场规律的引导。”一深圳手机界人士对记者评价说。也就是说,在经历了一轮暴风雨似的“严打”之后,除了新设入网检测点外,政府对待山寨机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苏杰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山寨机产业的“活跃”有它自身的市场基础,一味的强调严打管制,往往是治标不治本,难从源头上根治“山寨机”产业本身。

记者采访获悉,来自“山寨机”企业的呼声,也引起了政府层面的考量。就在“严打”山寨机的同时,位于山寨机“重灾区”的福田区的有关部门也悄然对行业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

此次摸底过程中,除了企业集中反映的“入网许可证的费用太高,时间太长”之外,还有不少山寨机厂商认为,手机企业注册门槛过高,从客观上也造成了“山寨机”厂商难以上岸。

据悉,目前手机企业的注册资金至少要在1000万元以上,而现实是不少“山寨机”厂商仅用300万元到500万元就可启动一款手机的生产。

“1000万元的注册资金对于规模在千万台以下的山寨机厂商来说,显然要求过高。”有深圳山寨机厂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而记者从深圳手机协会获悉,在深圳当地的“山寨机”企业中,规模在千万台以下的小企业大约占到手机企业总数的60%。

此外,众多山寨机厂商工厂设置零散,有的甚至没有自己的固定生产工厂,而是临时按照订单组织加工。这也不符合注册手机企业要有拥有自己控股工厂的政策要求,很多企业因此在注册环节就被“拒之门外”。

在摸底调研的基础上,深圳市工商局和福田区政府联合给深圳市政府递交了一份“建议书”。其大意是建议政府放松对手机产业的各种管制,让部分注重质量的山寨机转变成为正规的手机企业,而对一些不讲求质量的小企业乃至很多翻新、高仿的厂家进行坚决打击。

目前,关于此次建议书的具体细节尚未对外披露,但此前,深圳市工商局对记者回复:“建议书已在市政府审批阶段。”

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苏杰认为,不论最终能否获得批复,但第一次由政府主导递交建议书,反映在对待山寨机产业上,政府已经开始遵循市场化原则进行产业引导,而不是一味的采取行政手段打压。

记者从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获悉,在山寨机严打和招安的双重作用下,近期手机企业出现了一次集中注册的高潮。仅深圳一地近期申请注册手机企业的数量就接近20家,而截至去年,全国范围内的注册手机企业不过百家。

“申请注册的企业中,不乏原来的山寨机厂商。”苏杰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