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梦想的SY :从模特到海归互联网创业者

2008-07-09 09:49 稿源:站长网  0条评论

刘心怡:模特,华尔街从业者,IT业从业者。

刘心怡,因为在广东话里心怡被念作sum yee,久而久之,大家都喜欢叫她SY,在网上,她称自己为“乘着梦想的SY”,所谓“乘着梦想”,一是因为自己这些年一路飞,从上海到纽约、休斯敦、硅谷……一直到去年来了北京,二是因为,乘着梦想代表着希望,不管在哪里,遇到什么,SY都告诉自己,要坚持梦想。

她念的是金融,一边在华尔街做证券交易,一边却硬是闯入纽约时尚圈,要做一名漂亮的模特。不承想,一场9·11,让她的心情跌到谷底,几经周折,她选择了北京,开始了回国创业生涯。去年夏天,她和另外两位硅谷回来的朋友一起,在北京创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www.facekoo.com,誓要做成中国的Facebook。

入行:亚洲面孔赢得一席之地

SY从小生活在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上海名医。高中毕业时,她跟随父母一起移民美国。但是这些年,她一直在追求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爸爸妈妈总希望我可以像他们期望的那样,规规矩矩的大学毕业,找一份好工作,然后结婚、生孩子……也许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让他们失望了。我希望能进演艺圈,但爸妈觉得没面子,不许我去这种地方……”

SY身材高挑,爱美,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恋”,尽管成绩优异,又手握金融硕士和MBA两大王牌,骨子里有些“不安分”的她,还是希望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而诱惑着她的,便是模特业。她一直期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模特。“我就喜欢穿好看的衣服,喜欢漂亮,最大心愿是不要老,每天有新衣服穿。”

“我一直在追求,也是想要证明给自己和父母看,自己可以在模特这条路上闯出个名堂来。大学毕业后,我来到纽约工作,找了很多机构,他们都不要我,因为我既不会走猫步,身高也有局限,170厘米,在‘高人’林立的欧美模特界,真的完全没有优势。”

SY锲而不舍地参加各种面试,投了一份又一份简历,终于用诚意和恒心打动了全美排名前15位的模特经纪公司——Women Model Management。那年是2000年夏天,她学习了走猫步,学习在不同的T台、不同的设计师秀摆不同的POSE,很快掌握了模特的技巧,也许正是因为她亚洲人的面孔,为她赢得了一席之地,她很快获得了一系列在亚裔设计师的时装展上走秀的机会。

为了能让自己更符合做模特的形象要求,SY那个时候进行了疯狂瘦身。“所有的油都不吃,半年减掉20磅,那时候减肥不能不吃减肥药,很多人都是吃完就吐,吃很多减肥药……最后我瘦到了80多磅(70多斤)。”

在经纪公司,SY有自己的经纪人Marilyn,对她特别严格,但是现在回想起来,SY却是满心感激。

“虽然她对我特别严格,但是她教会了我很多。一开始我很紧张,就怕自己走错,一走就容易走呆掉,每到这个时候,她就对我大喊大叫,‘要放松!’‘走的时候要忘记台下有人!’‘你就是亚洲人,你要把自己表现出来!’她对我的要求和定位,当时看来很苛刻,但是我发觉,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我看到了自己在模特圈打拼下去的希望。”

就是因为经纪人帮自己争取,为自己鼓劲,2001年,SY有机会参与了她自己认为在纽约所表演过的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秀——Vivienne Tam的秀。

“2001年的时候, Tam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要在纽约办秀。当时有一款衣服,欧美的模特一个个试,但是大家都穿不出这个味道,因为我是亚洲人,结果我穿这个衣服,设计师和造型师都一致认为穿出了这个味道。于是我就上了Vogue,帮Vogue拍了一套时装片。那是我最难忘也是最重要的一次秀,对我的影响很大,也是对我的肯定。”

因为熟谙时尚圈,所以SY对时尚有自己的见解,“相对于日本风和韩国风来讲,我还是更欣赏欧洲和美国的一些年轻的设计师。时尚业,实际上还是归根于设计师的创新+模仿。Fashion的概念和时尚的定位基本是在欧洲,作为大的牌子,必须是每年每个季节的一个时尚引领者。时尚是一种艺术,时装是商品。但是全球化一体化的趋势日益明显。无论是生活在纽约、旧金山、巴黎,还是北京或上海,整个世界的生活节奏和习惯也变得类似起来。实际上时尚的差别越来越微小。更多的亚裔设计师,像新一代的Derek Lam的设计风格是被全世界认可的。我也希望中国可以有更多的设计师走向巴黎、米兰和纽约。”

华尔街:做交易师经历9·11

不要以为做模特是SY的正职,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她业余的最大爱好。白天,她是穿着正装在华尔街行色匆匆的交易师,在全美第5大金融公司 Bear Stearns任职。“做金融就要到华尔街,它比较疯狂,挑战也很大。”

在这个大公司,当时基本上没有几个中国人在工作,而中国女性就只有她一个了。“当时做期货比较多,买卖黄金、石油,欧洲市场、亚洲市场、美国市场都有。美国跟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是不可以买跌的,美国可以。就是买卖,操纵,其实压力蛮大的。手上钱最多的时候,每个交易员都有好几百万美金在操作。我们一般都会说你手上有多少个百万美金,百万就是一个单位,看每个人的胆量,一般我比较谨慎,出手都比较少。女的不容易做决断,但是因为我脑筋比较简单,不会想很多,反而就适合了。这是每个月都要看业绩的工作,压力很大。”

华尔街生涯的终结源自9·11。那一天,她和往常一样,正在朝双塔走去,结果就目睹了那一幕。飞机撞向双塔的那一幕,要不是这次汶川地震,她都再没有勇气去回忆,去面对。

“5·12的地震,看到废墟,看到创伤,一下子又把我带回了那个刻骨铭心的瞬间。快7年了,以为可以把所有的恐惧和害怕掩藏得很深很好,结果还是回到了当初的那种无言的震惊和恐惧感。那个初秋的早上,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纽约的街头,满是忙忙碌碌的人们。记得还有个晴朗的太阳。我也是那匆匆赶着上班的人群中的一个。当时上班的大楼就紧挨着双子塔。突然一阵强烈的飞机噪声传来,我和路人一样都停下来,情不自禁地抬头去找,眼看着一架飞机笔直而迅速地钻进了Twin Tower的南楼。那个瞬间,周边惊叫声不绝于耳,我只是呆呆地站着,被周围的人群推来推去。看着飞机撕破了南楼,漫天的灰尘,纷纷扬扬地飘了起来,夹杂着一些偶然扑通落下的不明物体。还是被周围的人群推着往不知道的方向流动。接着,第二架飞机就撞进了Twin Tower的北楼,真正的恐怖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一边跑,一边停下来看着两幢冒着熊熊烈火和浓烟的摩天大楼,我的惊叫声被淹没在周边此起彼伏的各种声响中,当时的感觉是: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惨痛让SY离开了纽约,一年后才慢慢接受现实,SY在硅谷另外一家世界知名企业 Siebel System 任市场工作。

去年,SY两个先期回国的朋友来到北京,他们一个来自Yahoo,一个来自eBay,现在回到国内,希望做国内最好的Facebook,两位好友看中SY在金融方面的经验,力劝她加盟,于是三个好伙伴组成了Facekoo网站,想为年轻人打造一个交流的新平台。

这几年海龟回国创业并不新鲜,在SY看来,很多人的心态都是为了短期融资、赚钱,但是整个产品没有真正的本地化,“我们当然也有借鉴外面好的产品,但是我们每一块都是自己亲手打造的,在它身上能够实现一些新的功能。要保证让用户觉得好玩,让他们受益。我们没有因为觉得自己是国外回来而有优势感。”

离开了T台和华尔街的SY,每天忙碌在她的新世界里,她依然追求美丽,依然非常自恋,但是她已经懂得,做一个美丽的普通人,会来得更实在,时尚和美是女人一辈子的追求,“不管在哪里,找到符合自己的味道,就是最主要的,而美丽是一辈子不会变的目标。”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