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默默无名到成为年入千万的网红,我只用了三个月

2018-09-11 11:06 稿源:凤凰科技  0条评论

主播,直播.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出品 《风眼》 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杨雪 主编 于浩

微信编辑 刘考坤

6 月 22 日 14 点 55 分,陈莴笋敲下发送键,一条揭秘创造 101 内幕的视频被发送到他微博 13 万粉丝的信息流当中。当时的他可能并未意识到,这条微博将就此改变自己的生活。

在视频中,他自称本宫,镜头外的观众被称呼为姐妹。其实只需要露出上半身,简单的黑色T恤,但是需要出镜的脸化了精致的妆:肤色均匀毫无瑕疵,眼影微红,鼻尖高耸,配以时下流行的姨妈色口红。他说话的语速偏快,表情和手势稍显夸张。

5 分 14 秒,陈莴笋在镜头前,用堪称专业的表演,例数综艺节目《创造101》的三大内幕。如果你足够仔细,甚至能在每句话的结尾听到他的湖南口音。

数字蹭蹭上涨,转发、点赞、评论,以及随之关注他的粉丝,陈莴笋通过手机微博的通知声来进行判断——几个小时之后,这条时常仅有 5 分钟的视频微博被近 3 万人转发,得到了 8 万多人的点赞。几天之后,他点开自己的微博主页,显示粉丝量的那行不起眼的数字,由 13 万变成了 63 万。

这条微博发出之后,陈莴笋被一家叫做快美妆的MCN机构签下,接受了一次当网红的流水线式训练。不再单打独斗的陈莴笋这才意识到,自己努力成为的网红,其实可以被“批量生产”。

“我毕业于编导专业,曾经在湖南卫视、央广、光线传媒工作过……但是现在我已经转型做美妆博主了。”这个 23 岁男孩对着还不了解的观众们介绍自己。

如今他坐在我的对面。清瘦高挑,脸上干净没有修饰,头发比视频中略长,一身黑色衣服。他认真回答我的每次提问。及至开口,他思维活跃,语言精练,把他的故事、心路连同那些背后的辛苦,轻描淡写地倾倒给我。如果我停止发问,他便保持沉默。

只有见过他的这一面,你才能理解他所说的,“我觉得它(美妆博主)就是一份工作,我热爱这份工作,我也有表演的天分。”

火,是这个时代的关键词之一。陈莴笋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在微博上发短视频的papi酱和艾克里里正在走红。这个编导专业的 90 后对此十分敏感,与那些偶然蹿红或者有幕后推手的网红不同,陈莴笋在时代浪潮之中意识到,短视频是很值得做的事业。

开始尝试,持续发视频,逐渐积累一两万粉丝,还未毕业的陈莴笋对此感到兴奋。在随后的两份工作中,他更加确定:KOL(美妆行业意见领袖)的工作是自己感兴趣的,他们赚得很多,“原来自媒体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事业,它还商机无限。”

2016 年,在美拍积累了近 60 万粉丝之后,陈莴笋离职,成了一名全职美妆博主。拍视频不再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了,而是一种谋生手段。

陆昊和陈莴笋一样,在网红经济的大趋势中看到了机会,并且及时抓住了它。

2015 年,陆昊在深圳创立快美妆。因为有十年电视媒体的经验,同时又发现了网红经济中“最富有”的美妆细分市场,这位CEO很快找到了他带领这家公司发展成为最大的美妆类MCN的灵感:“做(网红)中介,没有意义,不创造价值。所以我把中国做美妆时尚的MCN做了一轮更新。和美国当时的一些Studio不太一致,我们既介入红人的内容生产,又介入红人的整个帐号运营,又去做这些红人后端的变现、IP打造、红人品牌孵化。”

“制造”网络红人的大致流程是这样:发现有潜力、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博主,通常是非凡的女性,敢说敢做——这个门槛在不断抬高,漂亮也只是基础。接着,对方达成合作意向,后者成为签约红人;为红人配备专业的导演、经纪人、拍摄团队和商务,有节奏的生产视频;等到时机成熟,联络微博、美拍、B站等平台开始力推——网络为红人们提升流量和关注度。接下来,专业的运营团队出现,推波助澜。

像陈莴笋这样原本“个人经营”的美妆博主,独自创作,独立运营,能够谋生。但接到快美妆的邀约后,他很快与之签约。

公司与博主之间并非雇佣关系,而是类似经纪人式的全方位代理。而这也正在成为行业标准。MCN让陈莴笋体验到了自己一个人永远做不到的“专业”。为了让他“火”,快美妆提供的服务是横跨整个产业链的。

早期,他需要流量。快美妆是微博视频电商时尚战略合作伙伴,美拍合作伙伴,B站最佳合作伙伴——这意味着它拥有最高级别的流量。陈莴笋完全不需要为流量发愁。紧接着,快美妆会对他的内容进行很深的重塑和打造,这里有行业最有经验的内容团队,而陈莴笋要做的就是接受公司为他打造的人设,以及用专业的表演完成系列的内容。

随着行业的发展,分工越来越明确。快美妆会给每位红人配备自己专门的团队完成全部制作和商务合作,形成流水线的工作程序。MCN负责红人的成长,双方在变现的时候进行分成。

有人负责内容研发,经纪人负责红人的日常安排以及偶尔的指点迷津,商务人员则负责赚钱的事情。从做大账号孵化红人,到广告品牌营销,再到红人电商变现,快美妆已经摸索到了一套标准化的方法。

内容怎么做,人设怎么做,人设做完之后,内容跟各个平台的特色怎么结合,怎么运营,怎么上微博热搜,都是有一整套的体系和路径的。陆昊介绍,快美妆甚至对市场上的网红的人设类型有一个大的数据库,不断验证。“这个整体的运作体系,才是一个核心竞争力。”

如果红人自己一个人能做所有的事,MCN不提供衍生价值,不提供这种产业链条的效率,红人就不会产生依赖度。快美妆打造的“流水线”模式,其实就是为了为红人建造一个核心壁垒。

有了方法论,粉丝增长看上去就不再是困难的事。三个月后,陈莴笋的粉丝人数新增 140 万。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